長者之光:柳與楓的初夏相遇——九旬阿嬤遠洋求法

文 / 編輯室整理 圖 / 邱嘉祥

因為從來沒有親眼見過朝思暮想的師長,
她要趁著體力還行時,遠赴P島親見真如老師。

六月初的 PEI(Prince Edward Island 加拿大愛德華王子島)請法團會場,原本肅穆靜謐,突然歡聲雷動,原來是真如老師從法座上走了下來!她一步步邁入聽眾群,直朝現場最高齡的學員——「柳劉秀蓮奶奶」走去,然後伸出雙手,擁抱了這位 90 歲的聽法者。驀地,所有人的心都暖暖地被充滿了,聲聲隨喜讚歎。究竟是什麼樣的心力,感得眼前動人的一幕?

柳劉秀蓮奶奶柳劉秀蓮奶奶柳劉秀蓮奶奶

好學
九旬高齡的柳奶奶,擁有一顆好樂學習的心。平時固定參與兩個班的課程,分別是週六長青廣論班及週四長青讚頌班。柳奶奶總是謙虛客氣地說自己「聽力不好」,坐入第一排上課;但讚頌班班長翠敏師姐悄悄告訴我們,柳奶奶是說客氣話,實際上是因為她非常好學,希望坐在前排,讓自己聽得更清楚。

柳奶奶唱讚頌很投入。課程中,只見她全副精神傾聽,當講師美如師姐講解讚頌詞義,目光便凝聚讚頌本上,待琴音一起,立即同步詠唱。如此專注恬靜的柳奶奶,自然散發出一種嚴謹自持的優雅,而她那挺立的身姿,在在透露出一心向學的熱烈希求。

柳奶奶少時的成績非常優秀,一直讀到國民學校高等科(現改制為國民中學),才因家族因素沒再升學。即便如此,她從未放棄學習,甚至更為渴求。近午時分,讚頌班同學都下課了,柳奶奶卻沒離開,原來是和幾位同學約好,留下來繼續練ㄅㄆㄇㄈ——由教職退休的翠敏班長為主動要求學習的她們授課。老奶奶們沒有絲毫疲累的樣子,續航力耐人尋味。柳奶奶雖然不熟悉注音,卻寫得一手好字,從小接受日本教育的柳奶奶說:「以前沒機會學注音,難得有這麼認真的班長願意教,我要好好珍惜。」

平常一到上課日,柳奶奶會穿上自己做的衣裳,後背小書包,從林口搭車到公館。翠敏師姐和長青廣論班班長寶玉師姐,都對她的好學精神深深隨喜。直誇獎說:「柳師姐很認真,又很會關心同學,無論教她什麼,都會認真學習、努力練習。像是班上宣導回家要誦經、念佛,她都能做得很到位,一點兒也不用班幹部們操心。」除此之外,「柳師姐一向不缺席、不早退,總是靜靜地不散心雜話,是班上的模範生。偶爾因為車子誤點遲到,抵達教室後的第一件事,也一定是先跟班長道歉。」

勵行
寶玉班長說,有一次為參加皈依法會,柳奶奶的腳起水泡都腫起來了,走路相當不適,但她仍從林口搭車到公館與班上同學會合,再前往鳳山寺。途中,她一聲不吭,極為安忍。直到抵達寺內,脫了鞋子,義工才發現,問她:「您這樣不會疼嗎?」柳奶奶平平穩穩地說:「當然會疼!」卻也只是淡定地坐在那兒受皈依。

談到去 P 島求法,柳奶奶說是從去年開始就一直聽在內地的兒子說起;今年又聽到兒子說要再去 P 島,便好奇地問:「去年才去見老師,今年又要去?有那麼好,那我也要去!」於是積極地立即連繫報名事宜,然因年事高,受理者擔心體力負荷問題,希望她能再考慮看看。最終,她始終堅定的信心打動了大家。就這樣,柳奶奶隻身從臺灣出發,飛往內地與兒子、媳婦會合,經歷兩天逾 20 小時的航程,終於踏上 P 島的土地,促成了這一次的驚喜會面。

好學,也讓柳奶奶跨越時差。結束 P 島行程回到臺灣已是週五,長時間坐飛機的疲勞以及時差、溫差,都沒能擊退她想學習的心,隔天週六依然準時到長青廣論班上課。寶玉班長見她出現,大為吃驚:「您不累嗎?沒有時差嗎?」柳奶奶說:「有時差,但還是要先來上課,不然要再等一個星期。」柳奶奶回答得單純可愛,可背後那顆希求法的心,讓所有聽者都動容。

好學的她也熱心助人。除了週四週六的學習,柳奶奶週五還去臺大醫院當志工,為新進住院病患服務,曾獲頒「優良志工」獎狀。

敬師
出生在日治時期的柳奶奶,對師長特別恭敬,對她來說,老師高高在上,跟父母一般,必須絕對尊重依從。她還記得小學五年級時,日籍男導師——新屋憲男讓她幫忙登記班上文具用品的帳簿;健康檢查時,請她協助測量女同學的胸圍。幫老師額外處理課業以外的事務,柳奶奶不僅不引以為苦,反而覺得承事師長是件光榮且備受疼惜的事。

除此之外,柳奶奶很懂得觀功念恩。日治時代,學童多沒穿鞋上學,常就這樣髒兮兮地踩進教室。但新屋老師特別規定學生要把腳洗乾淨才能進教室,這是別的班級沒有的規矩。「老師讓我們從小就養成恭敬學習的習慣。」柳奶奶眼裡流露崇敬:「學校的規矩,沒有人比得上他。」

「新屋老師不但管理學生有一套,還懂得讓學生體驗生活樂趣。吃便當時,他會用電唱機放音樂給學生聽,或是讓我們帶著輕食到郊外野餐,很有氣氛!」柳奶奶憶師恩點滴在心。因此,她畢業後,一直與老師保持聯絡,逢年過節也一定會寫信或卡片寄至日本問候;甚至在 80 多歲高齡,還相約少女時期的同學赴日禮師,舉辦暮年謝師宴;就連老師過世後,也繼續寫明信片向師母問安,維持聯繫。柳奶奶是用自己一輩子的實踐,來回報師恩。

求法
敬師的柳奶奶,更珍愛與真如老師相遇的那刻。6 月 4 日晚上,真如老師抵達營隊現場關懷學員。十分強調敬老、護老的真如老師,問起營隊中年紀最長者的歲數。由於柳奶奶從報名開始,就一直被關注,所以臺下立馬有人大聲回應:「是今年要滿 90 歲的柳奶奶。」孰料下一秒竟看見端坐法座的老師起身,欲下臺與長者面對面!

只見老師輕巧地走下臺階,很快來到會場中間,柳奶奶在媳婦李貞亮師姐陪伴下,也快步向前恭迎老師。得知柳奶奶來自臺灣,老師以臺語親切道了聲:「妳好!」貞亮師姐跟受寵若驚的柳奶奶傳達:「老師在跟妳問好喔!」柳奶奶開心到說不出話來。老師輕輕撫上柳奶奶的手臂,同時觸到她輕薄的衣袖,關心著:「妳穿這樣夠暖嗎?」「坐飛機這麼久還好嗎?」「為什麼想來 P 島呢?」一連串的關懷,讓柳奶奶是既緊張又高興,一面注視著心中期盼已久的老師,一面一字一句表達心聲(大意):「因為從來沒有親眼見過老師,一心一意就想來見老師,要趁著體力還行時,親自來 P 島見您!」

柳奶奶形容,當時見到老師的第一眼,彷彿看到佛菩薩冉冉來到自己面前,老師眼裡充滿笑意,如清涼月光傾注而下。老師伸出雙手親切擁抱她,更在她還不及反應之時,又摸了摸她那張體驗過世間百味,帶著淺淺皺紋的臉。跟老師近距離接觸的當下,柳奶奶內心充滿著難以言喻的感動和感激,個性內斂又害羞的她強忍眼眶裡的淚水,在心裡殷重發願,生生世世都要跟著老師學習《廣論》。

許是這樣的願力老師感應到了,柳奶奶沒想到,老師竟又再度擁抱了自己,認真地問著:「妳明年還來不來?」柳奶奶擔心自己年事已高,人生無常,不敢肯定,沒想到老師卻堅定地望著她的雙眼說:「妳沒問題,妳明年再來,一定要來,我等妳!」看著老師充滿信心地邀約明年再見,柳奶奶外表淡定,內心卻是感動萬分,久久不能自已。

此時,一旁的貞亮師姐馬上把握因緣跟老師祈請,希望老師可以送一張照片給婆婆。老師笑著應允,之後還摟著柳奶奶合照。

(左一)長青廣論班班長寶玉師姐樂當神秘禮物的頒贈者。(左一)長青廣論班班長寶玉師姐樂當神秘禮物的頒贈者。

禮物
請法行畫下句點,但老師對柳奶奶的關愛仍在綿延。把每個弟子放在心上的老師,務請法師將照片交與柳奶奶。這份愛的禮物,在老師祝福下飄洋過海來到內地;貞亮師姐為了給婆婆一個大驚喜,親自帶到台北長青廣論班,並攝影拍照當天實況,此時距揮別 P 島僅僅兩週。

但一切都在祕密進行中......

完全不知情的柳奶奶,一如往常地去上課,沒想到班長對全班宣布,真如老師託人送了一個禮物要給她。柳奶奶不可置信地走向班長,接過神祕禮物——一個牛皮紙信封。在全班引頸翹望下,柳奶奶緩緩打開、輕巧抽出——老師手捧楓葉的法照。

柳奶奶又驚又喜,捧著這珍貴的禮物與全班同學分享,看著照片在班上傳閱,她既開心、又擔心。開心的是,老師的關懷能傳遞到每位同行心中,大家都能得師攝受;擔心的是,深怕一個不小心照片被摸髒了,或是不見了。最後傳回手中時,她終於安心地將它如珍寶般,小心翼翼地收藏起來。

如今,柳奶奶每日對著法照晨昏定省,不論是唱讚頌、讀《廣論》、誦經、供養及日常定課,總是如對聖顏殷重造業,出門上課前也都會先啟白老師。前陣子,陪伴自己許久的女兒與孫女移居美國,獨居的柳奶奶既不害怕也不孤獨,她說心裡面有師父和老師,相信師長永遠會陪伴在自己身旁。她發願生生世世都要追隨師長學習《廣論》,生生世世都要跟師長在一起,生生世世永不變心。

喜獲老師親贈的照片,柳奶奶更加踏實,隨作何事,有何所須,皆供養啟白。喜獲老師親贈的照片,柳奶奶更加踏實,隨作何事,有何所須,皆供養啟白。

2017 初夏,一位耄耋長者帶著如小學生般嫩綠的心,飛越千山萬水見師求法,那份熱情如加拿大火紅的楓葉,願燦爛燃燒千生萬世。

來源:《福智之聲》232 期 第 102 ~ 109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