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鳴菩薩造 北涼天竺三藏曇無讖譯
《佛所行讚》五卷,從生品第一起到分舍利品第二十八,以優美的偈頌,呈現釋尊之誕生、出家、修行、成佛、轉法輪、入涅槃一生的完整事蹟。
佛所行讚
佛所行讚卷第一 (亦云佛本行經)

厭患品第三

外有諸園林 流泉清涼池

眾雜華果樹 行列垂玄蔭

異類諸奇鳥 奮飛戲其中

水陸四種花 炎色流妙香

伎女因奏樂 弦歌告太子

太子聞音樂 歎美彼園林

內懷甚踊悅 思樂出遊觀

猶如繫狂象 常慕閑曠野

父王聞太子 樂出彼園遊

即勅諸群臣 嚴飾備羽儀

平治正王路 并除諸醜穢

老病形殘類 羸劣貧窮苦

無令少樂子 見起厭惡心

莊嚴悉備已 啟請求拜辭

王見太子至 摩頭瞻顏色

悲喜情交結 口許而心留

眾寶軒飾車 結駟駿平流

賢良善術藝 年少美姿容

妙淨鮮花服 同車為執御

街巷散眾華 寶縵蔽路傍

垣樹列道側 寶器以莊嚴

繒蓋諸幢幡 繽紛隨風揚

觀者挾長路 側身目連光

瞪矚而不瞬 如並青蓮花

臣民悉扈從 如星隨宿王

異口同聲歎 稱慶世希有

貴賤及貧富 長幼及中年

悉皆恭敬禮 唯願令吉祥

郭邑及田里 聞太子當出

尊卑不待辭 寤寐不相告

六畜不遑收 錢財不及斂

門戶不容閉 奔馳走路傍

樓閣堤塘樹 窓牖衢巷間

側身競容目 瞪矚觀無厭

高觀謂投地 步者謂乘虛

意專不自覺 形神若雙飛

虔虔恭形觀 不生放逸心

圓體𦟛支節 色若蓮花敷

今出處園林 願成聖法仙

太子見修塗 莊嚴從人眾

服乘鮮光澤 欣然心歡悅

國人瞻太子 嚴儀勝羽從

亦如諸天眾 見天太子生

時淨居天王 忽然在道側

變形衰老相 勸生厭離心

太子見老人 驚怪問御者

此是何等人 頭白而背僂

目冥身戰搖 任杖而羸步

為是身卒變 為受性自爾

御者心躊躇 不敢以實答

淨居加神力 令其表真言

色變氣虛微 多憂少歡樂

喜忘諸根羸 是名衰老相

此本為嬰兒 長養於母乳

及童子嬉遊 端正恣五欲

年逝形枯朽 今為老所壞

太子長歎息 而問御者言

但彼獨衰老 吾等亦當然

御者又答言 尊亦有此分

時移形自變 必至無所疑

少壯無不老 舉世知而求

菩薩久修習 清淨智慧業

廣殖諸德本 願果華於今

聞說衰老苦 戰慄身毛竪

雷霆霹靂聲 群獸怖奔走

菩薩亦如是 震怖長噓息

繫心於老苦 頷頭而瞪矚

念此衰老苦 世人何愛樂

老相之所壞 觸類無所擇

雖有壯色力 無一不遷變

目前見證相 如何不厭離

菩薩謂御者 宜速迴車還

念念衰老至 園林何足歡

受命即風馳 飛輪旋本宮

心存朽暮境 如歸空塜間

觸事不留情 所居無暫安

王聞子不悅 勸令重出遊

即勅諸群臣 莊嚴復勝前

天復化病人 守命在路傍

身瘦而腹大 呼吸長喘息

手脚攣枯燥 悲泣而呻吟

太子問御者 此復何等人

對曰是病者 四大俱錯亂

羸劣無所堪 轉側恃仰人

太子聞所說 即生哀愍心

問唯此人病 餘亦當復爾

對曰此世間 一切俱亦然

有身必有患 愚癡樂朝歡

太子聞其說 即生大恐怖

身心悉戰動 譬如揚波月

處斯大苦器 云何能自安

嗚呼世間人 愚惑癡闇障

病賊至無期 而生喜樂心

於是迴車還 愁憂念病苦

如人被打害 捲身待杖至

靜息於閑宮 專求反世樂

王復聞子還 勅問何因緣

對曰見病人 王怖猶失身

深責治路者 心結口不言

復增伎女眾 音樂倍勝前

以此悅視聽 樂俗不厭家

晝夜進聲色 其心未始歡

王自出遊歷 更求勝妙園

簡擇諸婇女 美艷極恣顏

諂黠能奉事 容媚能惑人

增修王御道 防制諸不淨

并勅善御者 瞻察擇路行

時彼淨居天 復化為死人

四人共持輿 現於菩薩前

餘人悉不覺 菩薩御者見

問此何等輿 幡花雜莊嚴

從者悉憂慼 散髮號哭隨

天神教御者 對曰為死人

諸根壞命斷 心散念識離

神逝形乾燥 挺直如枯木

親戚諸朋友 恩愛素纏綿

今悉不喜見 遠棄空塜間

太子聞死聲 悲痛心交結

問唯此人死 天下亦俱然

對曰普皆爾 夫始必有終

長幼及中年 有身莫不壞

太子心驚怛 身垂車軾前

息殆絕而嘆 世人一何誤

公見身磨滅 猶尚放逸生

心非枯木石 曾不慮無常

即勅迴車還 非復遊戲時

命絕死無期 如何縱心遊

御者奉王勅 畏怖不敢旋

正御疾驅馳 徑往至彼園

林流滿清淨 嘉木悉敷榮

靈禽雜奇獸 飛走欣和鳴

光耀悅耳目 猶天難陀園

 

 佛所行讚卷第一 厭患品第三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