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谷迷途重生記

二哥難得返國探親,大哥想安排一趟特別的山區旅遊。本來大家擔心憂鬱症的小弟出門會有狀況,但想想有家人在身邊,即使遇到狀況,應該也能立即處理吧,所以還是讓小弟一同前往......

沒想到,出門第三天,小弟竟然走失了!大家遍尋不著,只得報警協尋,也打電話通知我。我接到電話時,正在跟福智讀書會的同學們一起研討《廣論》,便趕緊請大家幫忙回向,訊息很快傳出去,很多人都開始為小弟祝福。

我帶著師父的法照,一路驅車趕到溪頭。當時搜尋工作已經展開,大哥提醒:「救援人員很辛苦,無論如何都要心存感恩,不可以有任何抱怨或不滿。」其實我們在救援總部,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只好找個安靜的角落,拿出師父法照,殷重地祈求誦經,一遍遍將功德回向給走失的小弟,希望他記得誦《心經》、記得想師父和佛菩薩,也希望師父、佛菩薩能將他護送回來。

九月初的溪頭,夜晚非常寒冷,我裹著厚重的毯子和棉被仍瑟瑟發抖,不禁擔心身處山林、沒有足夠衣物的小弟,如何安然度過這樣的寒夜?一天、兩天、三天,來自各方十餘支搜救隊伍陸續加入搜救,但小弟依然杳無訊息。我們的心沉重起來,只能靠互相鼓勵撐住心力。救援人員也不斷幫我們打氣:「只要你們不放棄,我們一定堅持找下去,沒有找到人,絕不罷休!」

然而,連著三天的山區大雨,讓搜救工作更顯困難,救援總部的走廊上可見多處血跡——那是搜救隊員被水蛭吸附所流的血,還有四隻搜救犬,因為長途路程,爪也磨破出血......他們與我們非親非故,卻不分晝夜急人之急,我在感恩之餘,想起數年前,爸媽曾幫助一個走失的孩子回家,也免費接待許多來自國外的學子在家借住……從往事中回神,不禁希望藉著父母親往日的善行,感得佛菩薩加持,讓小弟可以安然回來。

過程中也感謝廣論同修們不斷給我們打氣,多次以電話、親自出現等方式關心我媽媽。媽媽雖然焦急,卻表現得沉穩,她說:「我不能倒,如果我倒了,你大哥一定會自責,怪自己粗心讓弟弟走失;你二哥也會自責從國外回來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我一定要堅強,相信三寶、師父一定會幫我們的!我相信你弟弟一定可以度過這個劫難!」

幽谷迷途重生記

在各方集合心力協助下,第五天中午,小弟終於被找回來了。見面第一句話,居然是問我:「二姊,『一切時處普攝護』是哪部經上說的?」「是《菩提道次第攝修求加持頌》、三十八攝頌說的!」我看他全身是傷,本來很不忍心,卻見他在危難中能憶念佛法及師父,感到欣慰歡喜。

小弟說,這幾天他困在山裡又餓又冷,好像看到、聽到很多事,一直等到他想起師父,擔心家人牽掛,終於才提起心力,不甘被幻象困住,一心一意想找路走出來,終於順利走出迷霧森林,看到農舍、農夫,終於安全回到我們身邊。小弟說,以後要認真上廣論研討班、當義工......

「無限感恩!」這是我們一家人共同的心聲。因為學佛,讓我們在弟弟性命交關的時刻,懂得要皈依三寶、代人著想,也受到廣論同學的關懷,見證了社會角落裡無名英雄的助人精神,讓我們覺得非常感恩與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