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針線線報師恩

福智教育園區 高師姐

去年十一月,聽說師父(福智團體創辦人——日常老和尚)身體不太好,我就一直盼望著師父能來園區(福智教育園區)養病,園區的陽光充足,空氣又好,這裡的環境對師父有益,有天我猛利在師父房間的小佛堂供香祈請,沒想到隔天就接到訊息,師父過兩天就來!十二月二十八日師父果然來了!雖然師父來園區不一定與我的供養有關,然而真真實實造了這份請師的善淨之業,卻一點也不假,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悲心,要圓滿每一個眾生的願。

惜福的枕頭

師父來了一週以後,聽說法師想要「找」一個適合師父用的枕頭,我想或許我可以動手縫一個,經過啟白祈求,內心有一些靈感,尋找了現有資材,決定枕頭底層用藺草、上層用棉花,至於高度、軟硬都靠祈求完成,法師同時也從大悲精舍找來了兩個,一同讓師父選擇,結果師父選擇了我做的,並說:「這一個最好!」傍晚法師來電給組長,要組長轉達我:「師父說這是他用過的枕頭最好的一個。」啊!這是師父的悲心加持與攝受。

半邊的布套

針針線線報師恩過了兩天,法師要我幫忙做一個坐墊的布套,讓師父坐著時墊子不會往前滑,但這個布套只要能套住一半的坐墊就好,法師概略地告訴我做法,但又告訴我,師父說要尊重專業,需要怎麼做還是由我決定。我覺得好奇,為什麼只要套住一半的坐墊就好?法師說,因為師父認為後面坐不到,可以把布省下來。

這讓我很震驚,我做了四十年的裁縫工作,裁下來的碎布都不會丟棄,大都會物盡其用,然而在裁製任何作品時,則會毫不吝嗇使用布料,以做到最好的包裝,而師父卻是這麼有宗旨地把「儉樸」應用在每一件事情上,一小小塊布也要省著用。

更令我訝異的一件是,師父房裡本來有一套很好的沙發,後來師父要法師搬了出來放在交誼廳,原因是師父覺得用不著。有一次有幹部問師父沙發還有沒有用處?師父說可以當柴火。這就是師父的決斷,他在每個緣起教導我們什麼是宗旨,而我們卻總是聽不懂,常在物質與心靈的邊界游離。

師父的房間

農曆春節前,師父回新竹鳳山寺過年,我們進師長宿舍整理,踏進師父的房間那一刻,就感受到一股加持力,不自主地讓人屏息,看見室內的擺設更是訝然,師父的房間已不是原來我們幫他佈置的那樣,裡面沒有一件虛設的東西,我內心顫動不已,我們幾個人默然相望淚水湧眶,這就是師父啊!

看到師父浴室裡的毛巾,我們幾個人的內心更是深受撼動,師父的毛巾非常非常薄、破舊,上面已經有破洞,我們看了很想幫師父換一條新的,討論後我們決定還是保持原樣,因為這就是師父儉樸惜福的家風,也是弟子該學習的。

師父的圍巾

今年朝禮法會結束後,師父繼續住在園區,有天法師打來電話說,師父需要一條薄圍巾,師父要親自跟我說,我屏氣凝神,緊握聽筒,電話那端傳來師父帶著氣喘但鏗鏘有力的聲音,師父非常客氣告訴我,現在是春天,天氣有點涼,他年紀大了,脖子怕吹風,但厚圍巾又太熱,所以他需要一條薄圍巾。師父希望能利用現有的資材做,但為了免於尺寸的侷限,增添找布料的麻煩,所以師父給了我一個彈性的尺寸,師父是這樣的處處代人著想啊!後來,我找到學生上衣運動服的純棉布料,做了一條薄圍巾給師父。

陸陸續續都有一些幫師父修補的事,三個墊子、二件被單、貼口袋、毛衣補衣領、被套等,師父都會叫法師回應他使用的狀況。曾經師父有一條褲子要改褲腰,法師不太理解怎麼修,師父就畫了一個圖案,讓他帶來給我看,那個圖案雖然只有兩線一刀,卻可以感受到師父心思的靈活度。

有一次有一件非常破舊的黃色短背心,領邊都破了,但師父很惜福,只要衣服還可以修補就繼續穿,我看到師父這件背心很感動,思考該怎麼修補才好。後來,我持著咒把整個領邊拆開,不著痕跡地重車,修改好以後順便又燙了一下,看起來就像沒有破損的一樣。

中秋節晚上——師父離開園區前夕

晚餐前接到法師的電話說,師父有條褲子要修改,需要量一下,我準備好用具,還帶了打算供養的紅包(園區中秋普茶),進到師父的房間,如證法師和兩位侍者都在場,我先向師父供養,接著師父就如慈父般告訴我說,他現在很瘦弱,褲子已經不合穿,上洗手間不方便……師父侃侃而談他穿那條長褲的相狀,我請求師父找一條比較合身的褲子來讓我比一下,結果師父說,他可以讓我量一下,在量好長褲所需的尺寸後,師父又說:「上身也可以量一量,先量起來,以後要用就有。」我長跪在師父身旁,為師父量胸圍、頸圍、肩寬、袖長……師父還慈祥地告訴我:「這是百分之百純棉的褲子,是大陸北方的棉花,現在這種東西已經很少了。」

當我走出師父房間之後,手裡抱著師父的兩件褲子,不斷的問自己:「師父真的需要這麼精準的尺寸嗎?」我清楚了解到師父不需要的,真的不需要,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悲智所攝,是師父應機給予弟子的加持!

師父回新竹鳳山寺的第三天,我已修改好一條褲子,並託送至鳳山寺,當天晚上卻夢見侍者說,師父的腳斷了,我在夢中看師父安然坐在輪椅上,並沒有什麼異樣。醒來時有點不安,自問:「難道師父不再回園區了嗎?」後來就聽說師父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弟子唯有發願祈求!

時間一天天過去,每想到師父心情就凝重,十月十五日午餐前接到法師來話要找組長,心就有點懸著,用餐前一片寧靜中,感受地面震動,稍後左右晃動又停住。餐後回宿舍,望著窗外想著餐前的地震,隱含一股不安,內心一陣茫然,看著北方遙望鳳山寺憶念師父,祈請師父長久住世,把久藏的福智香末請出來點燃供養,時間正是下午一點十五分。

不願發生的事終究還是要面對,我希望師父不在的這段日子,自己好好努力去除無始以來的無明,身心相續能與師父相應,更期盼師父能繼續帶領我們學習。我想與師父約定,生生世世跟隨著,在師父座下學習成佛,也很想告訴師父:「弟子很愚鈍,但誓願努力,願依教奉行。」 

選錄自《福智之聲》第158-1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