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師父,就歡喜!

台北 瑞青

我只有讀到小學,識字不多,打開《廣論》就想打瞌睡,聽錄音帶也聽不懂。但是一想到師父(日常老和尚)、看到師父、聽到別人提起師父,我都會很高興很高興。

早年師父常到各地關心弟子,見到師父的機會比較多。如果有機會跟師父面對面,他都會鼓勵我。

比如說 1994 年第三屆福智教師營在高雄瑞祥國中舉辦,那時候師父的叔叔黃爺爺還在,有一天他拉著我說:「來來來,我帶你去給師父加持!」當我們見到師父的時候,師父摸摸我的頭說:「好好加油!」

又有一年大年初一,我載著岳父岳母去新竹鳳山寺向師父拜年,一見到師父我就很高興地向師父介紹說:「師父,師父,這是我的岳父、岳母!」師父很慈祥地問候他們。事隔數年,有一次師父竟然問我:「你的岳父、岳母身體好嗎?」感覺我只是個小小的普通的弟子,師父卻一直把我放在心上。

師父不捨眾生

想到師父,就歡喜!

有一件事我的印象很深。

1995 年慈心事業剛開始,台中東勢的石岡農場舉辦啟業法會。從北中南各地來了一、兩百人齊聚石岡,由師父親自主持。中午十一點多法會結束,師父慈悲地坐在樹下跟我們聊天。

師父講什麼我已不記得,印象最深的是蒼蠅事件。

因為旁邊就是堆肥區,蒼蠅很多。牠們看我們來了,也聚集過來。

蒼蠅在師父腳邊飛來飛去,甚至停在師父的腳上、僧鞋上不走。我蹲在地上,盯著這些蒼蠅看了很久,想想牠們叮我就算了,怎麼可以叮師父呢?

後來,我終於忍不住了,決定掏出口袋裡的香茅油(因為擔心農場有蚊蠅,所以特地帶著香茅油。)準備對準師父的腳噴下去......沒想到師父的反應很快,馬上用手把我的香茅油撥開,看了我一下,然後繼續對大家講話。

我愣住,不知道師父為什麼要阻止我。事後旁邊的師兄跟我說:「你不要小看那些蒼蠅,你比蒼蠅還沒福報,牠們可以在師父的身邊圍繞,你呢?」

我說:「牠們一直擾亂師父,為什麼師父不讓我把牠們趕走?」他說:「師父是一位大乘行者,任何一個眾生都是他要攝授的對象。」

現在回憶起來,師父一定是不忍心我傷害牠們。師父多生多劫救眾生,要有因緣才能救,那麼要怎樣才能造成一個因緣呢?當蒼蠅停在師父的腳上,就是一個因緣啊!

那為什麼當時不懂呢?因為我很愚癡,即使身為人也不能好好學,還好師父教我要集資糧。

載資材,集資糧

我本身經營一個小代工廠,跟太太一起努力維持全家生活。

1994 年我開始當義工,在太太護持下,只要法師、同修開口要我幫忙載法人資材,我都全力配合。

新竹鳳山寺、屏東南海寺、雲林大悲精舍、福智教育園區......南來北往,不管東西再大、再重、再多,不管大太陽、大風雨、天氣再冷再熱,只要我能負荷,都不會拒絕。

記得有一次我報名參加大悲精舍的淨智營,沒想到前一天接到法師電話要我載資材去大悲。於是我沒有搭遊覽車,一個人很早就起床載貨運到大悲,忙完一看,已經錯過正行報到的時間了。我問法師怎麼辦,我還可以進去上課嗎?法師特別為我請問師父,師父指示:「為眾人付出,這是依教奉行!」我還聽說師父很歡喜,所以我也為這件事隨喜自己。

這樣的日子,算不出有多少了!早晨晚上,不定時出發,半夜或隔天才回家,還有幾次,因為台北高雄跑,弄到車子的水箱過熱燒壞。我的車子換了好幾次,從小車換成九人座,又從九人座換成大貨車,往來沒有厭患,一晃眼就二十年。  

這樣有沒有集到資糧呢?我想是有的,因為我現在比較能聽懂《廣論》了,而且也能誦讀《大般若波羅蜜多經》,還會寫很多很多字,記一些筆記。我希望自己的智慧可以趕快打開,生生世世都能承事師父,跟師父出家,學弘宗大師的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