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情,上師恩——感謝真如老師

福智真如老師非常關心弟子們在家裡是怎樣修行的?一再懇切叮嚀:別在廣論班裡造善業,卻在家裡造惡業,因為善惡交雜一定會感果的。故再再期勉,希望弟子們在家裡能行善法;在廣論班裡所緣的善法,在家裡也能相續。而在家裡行善法的第一步,就是從關心家人、感恩家人做起。

學《廣論》十年的季珍,聽從日常老和尚(師父)、真如老師教誨,孝順長輩、關心家人,父親與家人因此也到福智團體學習,父親更在 2014 年 7 月份福智心靈提昇營中,得到真如老師的攝受,體會到老師那與師父無二無別的悲心與智慧,更感恩師父與老師的恩德。以下這篇文章就是這位老父親分享他與女兒季珍的真實故事。

父女情,上師恩 

◆草屯 李瑞杉

父女情,上師恩—感謝真如上師

年近八十,無論智力體能都在急速退化中,加上家運不順,這些年來一直處於委靡不振、消極悲觀的情緒中。難得學《廣論》十年的長女季珍一片孝心,不忍看老父如此抑鬱終老,總是遇休假就南下陪伴。

季珍學《廣論》後,開始為父母弟妹的無限生命時時掛心。我形容她是「傳教士」,總是借境對我們說法,有時用因果道理,有時勸我們要「觀功念恩」。這幾年她用盡心思,善巧的把家人一個個引進福智團體!我先在長青班學習,2012 年轉到廣論研討班,活了大半輩子,習氣那麼重,要改很難,所以學《廣論》有一搭沒一搭,自認不是一個很相應的佛弟子。季珍總是很有耐心的陪著我,講《廣論》理路給我聽。

記得 6 月一個周末,季珍回草屯陪我,周一上午臨回台北前,她發現有大紅蟻在我的衣櫥內築巢,當下決定留下幫忙處理。當移動衣物時,大紅蟻四處奔爬,我瞋心大起,順手拿起蠅拍就要動手,季珍急忙制止我,一面從包包裡取出大悲水噴灑,並為牠們做三皈依;然後細心的把那些蟻群裝在畚斗,倒在屋外草叢中。事後,婉言勸我不要殺生,並說了很多師父、老師護生的小故事。我當下很感動,為自己擁有這麼一個仁慈悲心的女兒感到安慰。

直至 7 月參加心靈提升營,初次見到真如老師聖顏,聆聽老師法音,讓殘年將盡的我重燃希望之火。真如老師明智果斷,謙虛度眾,使我了解——我有這麼一個孝順、善巧的女兒,不是我的功勞,原來都是師父、老師教導有方!

摘錄自《福智之聲》第21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