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的雙向道

一切都要從這棟房子說起......1997 年,我因為看好房市前景,買了一間中古屋想保值。簽約完沒幾天,就發現房子會漏水。依法律規定,原屋主應該修復好再交屋,我於是要求屋主處理,但他竟然不願意再花錢,認為已經簽約了,是我自己沒弄清楚。

依我過去的個性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遇到不公平的事,一定要討回公道。買房子事關重大,我當然不例外,開始跑調解委員會、寄存證信函......沒想到對方一概不予理會,徒然讓我的生活失序,煩惱越來越多!

就在苦不堪言的時候,師父的話——日常老和尚教我的四個字「觀功念恩」從腦海中浮現出來。我想:「控告對方是樹立敵人,可否不要這樣?」想了很久,決定不告了,把房子買下來,自掏腰包整修。

請人整修,本來說一個月可以完工,結果折騰了三個月還沒好。施工期間的噪音、粉塵等問題引起鄰居很大的反感。我知道是我不對,每天下班就趕快去打掃,從頂樓掃到一樓。鄰居見到我每每追問完工日期,得不到肯定的答案,就講一些很不客氣的話。我不斷道歉,久了也不舒服啊,很想頂回去:「你家的房子沒修過嗎?我也不願意這樣啊!」但最後都忍了下來,心想我要有修養,要自我提升,不過為了避免被罵,每天都選鄰居不會出來的時候打掃。

善意的雙向道

三個月過去,房子終於修好了,又發現頂樓共用的水塔漏水嚴重。我徵求鄰居們同意,把它打掉重做,每戶攤一萬元。完工的時候,我挨家挨戶去收款,結果有人繳了,有人卻以我整修房子給他太多困擾為由,不肯繳錢。他不繳,我也無可奈何,因為我已經先墊錢了。沒想到其他繳錢的人又認為我不公平,我只好向他們道歉——總不能為了一萬塊錢去打官司吧!於是我認賠,再度忍耐下來。

頂樓有個抽水馬達,負責接電源抽水的鄰居看到我的房子修好了,就想把這項工作交給我,將抽水馬達的電源接到我的房子裡,年底再由我向住戶收錢。我答應了。沒想到年底的時候,同樣的事又發生了,有的錢收得到,有的收不到,不交錢的理由一堆,而且臉色非常難看,好像我向他借款一樣。

若照我以前的個性,我會把電線剪斷,看大家有沒有水喝!但是師長說要觀功念恩,要獲得快樂必須停止做不對的事,且把眼光放遠。於是,我又忍下來,想想一年一戶不過五、六百元,全棟也不過幾千元,乾脆我來負擔好了,吃一點虧,沒有關係。

再來,這棟房子從一樓到頂樓髒得不得了,我曾建議大家請清潔公司來掃地倒垃圾,但鄰居們不要。那環境髒亂怎麼辦?我就每個星期天來打掃。一樓信箱下面有很多廣告紙都隨便亂扔,我放一個字紙簍,來打掃時就打包帶走。就這樣默默做了三、四年。

善意的雙向道

到2000年的時候,有一天,我去打掃,發現二樓到三樓這一段樓梯特別乾淨。過了不久,三樓、四樓也很乾淨。再過一段時間,一樓到二樓也很乾淨,連一樓字紙簍也沒垃圾了。這是怎麼一回事?直到有一天我去打掃,被我撞見了鄰居在掃地,還提著水桶,拿著抹布在抹地板。我當場感激得不得了,他說:「這棟公寓是大家的,樓梯是大家走的,大家都有責任去維護。」我很感動,這實在是很美妙的事。以後,我還是每個星期去掃地,但是已經沒有垃圾、灰塵可以掃了。

還有,我們一樓樓梯間的電燈,是取二樓鄰居的電,他每年年底向各樓收款。當然我很樂意付給他,還感謝他,因為沒有他的話,一樓就會烏漆嘛黑什麼都看不到。剛開始他都跟我說:「我不會多收你們一毛錢,但也不會讓你們欠一毛錢,我會跟你們分得清清楚楚的。」我說:「是啊,你先幫我們墊錢,哪有讓你吃虧的道理,我們絕對會付的。」

大概是前年年底的時候,他遲遲沒有在一樓鐵門上貼出繳款單,我主動想去付錢,問他怎麼還沒有看到單子,他說:「不用收了,一戶一百多塊錢而已!」態度跟之前相差很多。現在鄰居碰到我都有說有笑的,什麼都談,一反以往敵意的態度,好像是我長期這樣打掃以後,他們也被我影響了。

人與人的互動是一來一往的,不是單向的。回首當時,因為購屋引發一連串的風波,當我克服自己的煩惱,接受賣方和鄰居的態度,並試著改變自己、為大家付出以後,對方也漸漸能感受到。有一個佛教故事的比喻說:如果大地佈滿荊棘,我想要走過去的話,把大地都鋪滿皮革是不可能的事,可是我可以穿皮鞋,這樣走到哪裡都沒問題。生活中要面對的人那麼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習慣,要改變他們是不可能的,唯有改變自己,才可能得到平靜與快樂。妙的是,釋出善意也會收到善意,不用要求人家對我好,人家也會用善意回饋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