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斤?論兩?

剛開始做「觀功念恩」是為了應付功課,並非出於本心的去思考他人對自己的恩德;直到最近,在細心觀察周圍的人事物後,慢慢感到受用,便覺得蠻好的,而且心比較細了。

前幾天,我和先生到黃昏市場買菜,那時六點鐘,所以很匆忙的買現成的菜就回來了,其中滷好的竹筍要價一斤八十元,結果先生回家一路便一直唸著:「菜那麼貴,一斤八十元……」連吃飯時都還在念。以前我的心跟著他轉,也想:「菜那麼貴……」但現在的想法不一樣,我跟他說:「我把我的想法跟你說一下,看你是不是贊同。」

「其實這道菜真的不貴,你想這八十元的竹筍要動用多少人工:要到山上採竹筍,要做種種的處理,又要煮,這過程那麼長,而我們得來卻那麼簡單,只要花八十元,全家這餐就吃不完了,以時間比例算起來實在很便宜、很值得。

像之前日本大地震,你想同樣花一斤八十元,在當地八十元能到哪裡買東西,搞不好八千元都找不到一斤竹筍好買,那時想一斤八十元的竹筍會很貴嗎?

我想,反而應該感謝賣菜的人,現在我要吃什麼,市場已經有一大堆東西可任我選擇,以我喜好的口味去買,雖然論斤論兩會覺得很貴,但以成本比例來說,實在非常便宜。」

後來,我先生說:「對呀!之前日本大地震,八千元也找不到一斤竹筍好吃。」那時他的心已經跟我一樣了。我說:「我非常感謝他們,不知道你的想法如何?」他說:「確實要感謝他們,要不然竹筍要到哪裡吃呢!」

記得我第一次做「觀功念恩」,是為了應付功課而去做的,而現在確實慢慢的從內心隨喜、感恩這些賣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