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發現幸福

從睡夢中醒來,聽到母親在廚房裡忙碌的鍋鏟聲,我睜開眼睛,感受著幸福的片刻。感謝師父,教我觀功念恩,讓我的人生不是越來越糟,而是越來越好!

其實我本來不是一個好孩子,即使出社會成為一個教育別人的老師,我跟自己的母親之間,始終豎立著一道道冰冷高大的心牆。

三歲的時候,父親因為車禍殘障,家裡經濟頓時陷入困難,母親一肩扛下。她自律甚嚴,對孩子們的管教,不論課業、行、住、坐、臥的要求相當嚴格。久而久之,每次我做錯事或沒有達到母親的標準時,心裡的壓力指數就會飆高,乃至胃痛。母親以為我是身體不好,不再讓我參加校外活動。上了大學,原本以為可以得到自由,可是跟媽媽提到學校的任何活動,從來沒有被允許過。眼看同學的大學生活如此逍遙,我的不滿與日俱增。

擔任教職、賺錢養家後,以為可以自主了,但母親仍以安全、健康為由,不希望我晚上和同事聚餐,假日也不能參加一天以上的活動,包括旅遊。母親說:「我是為你好。」可是我沒辦法體會,漸漸拒絕跟她溝通、不想接近她,也不想喊她媽。我們就像圓形直徑的兩端,處在最遙遠的距離,中間是一道道厚厚的心牆!

我將生活重心放在工作上,當一名工作狂。我努力辦活動,希望讓學生留下開心的回憶,也讓自己得到未曾擁有的快樂。但這樣的快樂,感覺好像搭雲霄飛車,又像在大海載浮載沈,有一種說不出的空虛感。我很清楚,母親是牽動我情緒起伏的關鍵,而且我竟然不知不覺也和母親一樣,不斷以自己的標準要求著身旁的人!

父母——我們的救命恩人

在家發現幸福

此時,同事鼓勵我參加福智文教基金會的課程。基金會的創辦人,日常老和尚告訴我們:「父母是我們的恩德田,一定要好好對父母觀功念恩。」「身為老師要以身作則,自己學會孝順父母,才能教給學生。」

老和尚的行誼使我仰望,我很想要聽他的話改變自己。但是剛開始我不得要竅,表面上壓抑對母親的不滿,內心還是不太愉快。每當母女又要衝突時,就想起老和尚說的:「百善孝為先,如果把父母當初對我的恩惠忘得乾乾淨淨,那麼我跟畜生有什麼兩樣?」然後很努力回想從小到大母親對我所做的一切,比如:母親握著我的手一筆一畫學寫字;國中一場大病,母親不眠不休照顧我,結果她也累病了……

而且一旦自己想改變,助力就會不斷出現。有一次去福智上課,我們討論到「環境與習性」的問題,我猛然領悟母親的嚴格,無非想將我塑造成一個具有好習慣、好品德的人,我第一次流下懺悔的眼淚。另一次擔任義工,我必須徒手整理很多髒臭的廚餘,就在噁心、頭皮發麻的那一瞬間,腦海中閃過:「當我還是小嬰兒時,母親是如何幫我把屎把尿的?」當下真的好慚愧,也很感恩母親!

有一天,福智研討班的同學問我:「學了觀功念恩後,該怎麼看待救命恩人呢?」「當然要報恩啊!」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他卻提到,我們小時候,肚子餓了都是父母親餵飽我們肚子的,所以父母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這番話真是當頭棒喝!從那時候開始,我對母親越來越恭敬。

讓父母高興,自己也會高興!

上學期,我在基金會的「生命教育工作坊」跟其他老師一起研討《中國式家教》一書,寫古人教養小孩的故事,在在表達父母對孩子的期望以及「愛之深,責之切」的用心。我忽然覺得:「好熟呀!這不也是母親管教我的原則嗎?」原來,母親是把我當「人才」來栽培,這就是母親對我的愛啊!那天下課後,我很高興地回家和母親分享我的心得,並對母親道出真心的感恩。

我慢慢學會觀照自己的心,找到讓內心平靜的方法,做事情的時候也比較會觀察母親的需要、站在母親的角度去思考。有一個星期日,我報名參加戶外活動,言談中,我察覺母親希望我能留在家陪她,當下就說:「媽,如果妳真的不希望我出門,我馬上取消活動,請您不要再煩惱了。」母親的心情就立刻變好了,我這才發現,原來讓母親高興,自己也好快樂!

我在學校也曾擔任訓導、輔導工作。透過關懷瀕臨中輟的學生,更能以不同的角度看待母親——在家庭經濟重挫時,不但沒有拋下三個嗷嗷待哺的小孩,反而堅強地撐起來——是環境造就母親的強悍,她拚了命在照亮著我們、守護著我們,只是我太自私,只看到自己沒有的,忽略了我擁有的。

叫他去福智學習!

觀功念恩,讓我看見母親嚴肅背後隱藏的愛;觀功念恩,瓦解了我和母親間的心牆、拉近心的距離。我更能包容母親的嘮叨、發脾氣;意見不和時,我也會試著以較幽默的方式去化解。現在,當我賴床時,聽見母親動鍋鏟的聲音,就覺得自己真幸福!面對學生的問題,我也比較能心平氣和地處理,同事曾好奇地對我說:「你背後好像有一股堅定的力量支持著!」不只同事說我臉上的笑容變多了,我也發現自己越來越篤定、自在、快樂!母親也變得比較溫和、幽默,面對妹妹的叛逆,她會叫我帶妹妹到福智學習;看到電視劇裡的壞人時,母親還會轉頭對我說:「這個人真應該叫他去福智學習!」

以前,我覺得「家」是充滿怨懟的枷鎖;現在我覺得,「家」是練習觀功念恩的好地方,如果你願意試試看,可以發現很多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