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想娘,路長

還沒學佛時,影響我很深的一句話是陳之藩先生在〈謝天〉一文中所說:「得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是的,在我們短短數十年生命中,得到別人的恩惠太多太多,而能回報的又太少太少,尤其是生我、養我、育我的父母。

我出生在動盪不安的 1950 年代,3 歲時父親因病過世,母親是我的慈母兼嚴父,也是我的啟蒙老師。母親謹言慎行,我卻是聒噪多言,每次高談闊論之餘,母親總是淡淡地說一句:「蛤蟆不咬人,吵人。」頓時澆息我的躁惱,自動收斂起來。

子想娘,路長

2002 年,恩師日常老和尚到雲林辦校,成立福智教育園區。我隻身來到這兒任教,母親萬般不捨,但她知道這是一件正確的事,所以沒有反對我。因為掛心母親,每隔兩週,我就會回家探視她老人家一次,就這樣在高速公路上奔馳了 2 年。第 3 年,母親毅然決然搬到雲林跟我同住。那時她已經 90 高齡了,想想一棵老樹要移植到一個新的環境,談何容易?但是母親什麼話也沒說,我知道她是為了讓我安心。

雖然母親已經離開人世 4 年多,但想起她對我的種種,還是不禁潸然落淚。母親曾說:「娘疼子,路長;子念娘,扁擔長。」每天早上在佛菩薩前上香、供水之後,我一定會在母親遺照前供上一炷馨香,說:「媽媽,謝謝您為我鋪陳了這一條學習的路,我一定會好好努力,您也要拉緊佛菩薩的手,而且生生世世跟緊喔!」

媽媽,我對您的思念和感恩,也像路那麼長!

子想娘,路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