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頓年夜飯

台北 慧橋

今年過年,我深深為自己和家人喝采!

我的家庭很注重「吃」,每個人都是老饕,還是料理高手。記得弟媳婦剛嫁進我家時,說我們家平日的餐飲就跟別人家的年節差不多!尤其是我,更是家中「吃」的極致,愛吃、能吃、敢吃。

學佛後受師父(日常老和尚)引導,轉為茹素,至今快二十年,又在福智團體擔任蔬食推廣工作,可想而知,「素食」在我的生命中佔了極大的比重。

多年來,我一直努力想把吃素的好處帶給家人,可是困難重重,看著父母、兄弟及晚輩們大魚大肉吃得那麼高興,每到過年就變成我內心暗暗的痛,擔心這些傷害動物的業報將來要如何承擔?我常想:如果連自己的家人都不能影響,怎麼去勸別人吃蔬食呢?

雖然母親總是說:「年夜飯妳一定要回來吃,我會幫妳準備素食,妳吃妳的素,我們吃我們的葷。」但是幾年下來,看著他們盡情吃著所謂的山珍海味,我一個人靜靜地吃著自己的素菜,彷彿在兩個世界中,不但不能改善他們減少肉食的習慣,反而給他們一種「吃素很可憐」的錯誤印象,這樣對他們其實不太好。

前兩年因為一些行程安排,我沒辦法回家吃年夜飯,幸而父母也都體諒與同意。今年母親叫我一定要回家,我也覺得要珍惜和家人相處的機會,幫助他們改善飲食的習慣。想起師父教我們:凡事必然有次第。我多年不成功,一定是方法出了問題。

於是我以退為進,婉轉地跟媽媽說:其實我吃的很簡單,不需要麻煩她,而且多放一些素菜會佔了冰箱的空間,也沒有人跟我分享,我一個人吃素食沒意思,所以吃泡麵就好了。母親當然不答應!於是同意今年少兩道葷食,讓我多煮一點素菜。

除夕當天,年夜飯是重頭戲,為了準備豐盛的年夜飯,通常午餐都隨便吃。我突然靈機一動:一開始推廣蔬食,不應該在年夜飯的桌上和大魚大肉搶一席之地,於是決定把我的素菜「傑作」展現在中午那一餐。  

好一頓年夜飯

我輕輕鬆鬆做了天香回味鍋、黑胡椒排、猴菇排、麻辣雙拼……其實大部分都是一些現成的食材,但是他們在沒太多其他食物可以選擇的情況下,只能吃我的素食料理。他們邊吃邊誇:「哦,這個好吃,湯也不錯……」到了晚上吃年夜飯時,他們對我做的幾道素食也捧場地夾幾口,連稱:「不錯!不錯!」

到了初三,小弟和弟媳婦回來吃飯,由於連續吃了幾天的大魚大肉,竟然把我準備給自己吃的五色山藥和猴頭菇炒高麗菜幾乎吃光光,其他的葷食都沒動。

小弟說:「第一次感覺蔬食這麼好吃!」還對媽媽提議:「以後過年一定要有一天整天吃素!」媽媽說,初一早上我們本來就吃素,就挑初一吧!我想:那頓本來就吃素,而且大多數人都很晚起床,不會吃早餐,所以就跟媽媽建議初三比較合適,這個提議也獲得全家人一致通過。

我又想到,如果等到明年初三再吃素菜,這一整年他們吃葷食太久,對於素食恐怕又失去興趣,所以不能坐等明年初三再做。我決定今年要多下廚做幾次蔬食大餐,引起他們的想望,增進他們對素食的胃口,有好印象後就會有所期待!

這次過年,我從中得到一些體會:

 .凡事都要有次第,不應該在刀口上跟家人針鋒相對,應按部就班,先讓他們留下好印象。

.我們要傳遞好東西給別人,必須要在他最需要的時候給他最好的,他才容易意識到這東西好。

 .要放掉自己的執取,給彼此時間。

以前我排斥有農藥、化肥的菜,以及有食品添加物的食材,而且不自覺就會擺出一副很清高的樣子。這次我決定放下,只要他們願意吃素,就算有一點添加物也無妨,日後再慢慢提供健康飲食的建議。因為這樣放下堅持,我發現,家人對吃素的接受度是立竿見影的。

最高興的是:不是他們不能改變,是我的方法不對;只要用對方法,就能讓家人歡喜接受正確的觀念!

圖片版權:里仁事業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