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當老師的快樂

雲林  王朝興

雲林科技大學的「生命教育」課程是大一必修的通識課。這門課的內容包括:觀功念恩、業果、無限生命、食品真相、有機與健康生活、體驗農耕活動,及立定志向、尋找生命的導師等。我負責雲科大建築系一年級的生命教育課程,為此每天都在想:「要如何引導學生?」開車想,走路想,晚上睡不著也在想:「要如何告訴學生業果的概念?該準備什麼故事?播什麼感人的影片?」教了那麼多年書,從未投入這麼多時間心力,但我心裡知道,這門課的內容可以真正幫助學生。 

為什麼學生不上課?  

開學第一個月出席率只有一半,我很傷心很委屈。那時候的感覺,就像師父(日常老和尚)當年開始講《菩提道次第廣論》時,講著講著只剩一個人時,師父哭了——為什麼這麼好的法,沒有人要學呢?——生命教育這麼好的課,為什麼同學一直翹課呢?難道要逼我點名嗎? 

體會當老師的快樂

師父講廣論是不點名的,哪怕只剩一個人。上師也教我別跟學生對立,所以當開學兩週出席率都只有一半時,我堅持不點名,我要想辦法讓他們心悅誠服地喜歡上這門課。我知道這很困難,因為建築系的學生經常熬夜或徹夜趕設計圖,隔天早上是他們補眠的時間,我的課就是在早上。 

建築系有許多傳統,例如在校慶週,同學要分組做很大的模型在校園展覽;還有國片週,大一學生要演舞台劇。這些活動的準備工作,加上本來就有的專業課程作業,逼得同學只得犧牲非專業的通識課。

有一次,我的課程安排創校校長回來演講,全體大一學生都要出席,結果建築系有二十幾位同學集體缺席。看著其他系的同學坐得滿滿的,再看看身旁建築系兩排的空位,我的臉真不知要往哪裡擺。我假裝鎮定地問班代原因,才得知他們一起去竹山找竹子,因為校慶週的大模型展覽需要用到竹子。老實說,那場演講我沒法認真聽,因為煩惱早已佔據我的心。

到了校慶那一週更誇張,我正要走進教室時,看到大草原上有好多同學忙著做大模型,仔細一瞧,那些不是我建築系的學生嗎?上課鐘響了,他們似乎沒有要進教室的意思,而且還有同學跑來說:「老師,今天的課可以不要上嗎?」他們想要繼續做模型…… 

關愛教育指引下一步 

本來我滿心期待著上課,瞬間變成烏雲密佈,我沒有馬上答應,只說:「你們繼續做模型,我先去教室看看。」結果只有十幾位同學等著上課,因為他們的模型已經做好了。我心想:「生命教育是何等的重要啊!何況我花了那麼多時間,準備得那麼充分,我都走到教室門口了,竟然要求我停課!」我的心再次被掐住,一直思考該如何處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這是關鍵的一刻!這時我隱約感覺上師的教誡——關愛教育正指引我謹慎地走下一步。 

真如上師曾說:「學生也有生死的苦、煩惱的苦,這是一個永恆的、可以原諒別人的理路(思惟的方式)。」想到這裡,我心頭的煩惱已經解開一半。上師也說過:「不要造成師生對立,要一直關心他們、陪伴他們,師生間有了信心之後,再來要求他們。」 

不要造成師生對立,要一直關心他們、陪伴他們

我知道下一步該如何走了!我沒有透露不悅的臉色,第一節課我在教室陪那十幾位同學,播一些短片給他們看。第二節課我去大草原陪伴那群正努力趕工的同學。跟他們聊天才知道,他們有些人已經連續熬夜一星期,有人昨晚沒睡一直在做模型,因為隔天校慶就要展覽了,他們為了模型犧牲睡眠的精神令我非常佩服。此時,我發現了他們潛在的美,不悅的心情一掃而空,反過來開始憐憫他們、同情他們、支持他們。

我拿起相機,一組一組幫他們拍照,了解他們作品的內涵,看著他們侃侃而談,說著他們心血結晶的歡欣表情,生命教育的課好像移到了大草原,而他們是講師,我變成了學生;角色互換之後,我更能走進同學的內心。 

用生命感動生命 

經歷這次事件,我領悟到許多以前學過的道理,上師說:「教育是心與心的傳遞,用生命感動生命的歷程。」如果今天我依著以前教書的習性,要他們馬上停工回教室上課,或甚至發脾氣教訓他們一頓,那我的內心所傳遞出去的是什麼?又能感動他們什麼?我很慶幸沒有用無知去造成師生的對立,而是用佛法的道理得到快樂。上師說:「我們修行人要學會依靠法得到快樂、得到支撐。」我想今天學到的就是這個道理吧! 

大學生是沒有固定教室的,他們來上課兩小時,下課鐘響人就跑光了。不過還好,我離開的時候,都抱著一疊成長札記(他們一週的學習與心情記事)。如果說學生像風箏,成長札記就是那條線,只要握著那條線,就有辦法了解學生的心,靠著那條線,可以把師父教我們的佛法、上師的關愛傳達給他們。 

王老師和學生一起合照

一學期下來,我除了準備課程,還要批閱他們的成長札記,體力上真的有點累,但精神上卻是無比的快樂。越到學期末,我越期待每週五生命教育這門課的到來,因為他們開始喜歡上這門課,而我也越來越喜歡他們,發現他們很多的優點。 

期末倒數第二週,我跟他們說:「老師有個小小的請求。」我話剛講完,就有同學說:「老師,我們想要跟您拍大合照。」這正是我的小小請求,這種師生的默契多難得啊!感謝師父與上師的法,靠著師長的智慧一路指引,我們才能到達如今的境界! 

學期最後一週,同學各組上台發表他們的期末報告。我坐在台下,聽著台上同學報告這學期的心得與成果。下課前五分鐘,班代走到台前,接過麥克風說:「老師,請您過來一下!」我很聽話地起身走向前,正在猜想他要做什麼?班長隨即從背後拿出一本冊子交給我,說:「老師,謝謝您!」

我接過來一看,封面是畫得很精緻、很漂亮的畫,斗大的字寫著:「王朝興老師,謝謝您!」翻開一頁又一頁,全是同學寫給我的感恩小卡片及照片。我的眼睛看著班代,忍不住熱淚盈眶,全班同學高喊:「老師,不要哭、不要哭、不要哭!」此時的我,怎能忍得住不哭呢?我教他們觀功念恩,而他們把觀功念恩做了比我更好的詮釋。 

生命中完美的經歷 

透過關愛教育的學習,還有生命教育的教學過程,我更瞭解上師說的:「要走進一個人的心,就必須懷著一顆謙卑的心。」學期末,我在他們的成長札記上寫了一段話,表達由衷的感恩: 

「學期即將結束,老師內心非常不捨。然而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此刻老師要真心感謝班上每位同學,讓我有此學習機會。跟你們相處一學期,老師明瞭你們不是一碰就爛的草莓族,那有什麼水果可以代表你們呢?芭樂?太俗了!芒果?榴槤?這些都不足以代表你們。我想了很久……對了!就是椰子最能代表你們——椰子的綠皮代表你們的青春。堅硬的外殼代表你們的毅力。厚厚的纖維是你們細膩的設計思維。潛藏在核心的椰子汁是可以潤澤心靈的泉源,也是生命教育要追尋的寶藏。 

學期初,我站在一棵高高的椰子樹下,仰著頭,望著你們。心想:這麼高的椰子要怎麼才摘得到呢?我大聲地喊,用力地喊。椰子一動也不動。我想唯一的辦法,只有脫掉偽裝老師形象的皮鞋、西裝,放下身段,赤手赤腳爬上樹。手摸著粗糙但很堅實的椰子樹,才發現當我雙手緊抱樹幹時,正是我的生命與你們的生命最接近的一刻。 

我很用力爬,雖然累,但內心充滿喜悅,因為我知道自己正一步一步靠近你們。四個月過去了,好不容易爬上來了,滿頭汗水,抬頭竟發現,每個椰子都在對我微笑,給我鼓勵。此刻我往下看,發現是你們引導我,一步一步往上爬,我才能到達這個高度,這是值得感恩的一刻!老師誠摯地感謝你們每一位同學給我的支持與鼓勵,真心的謝謝你們!」 

真如上師說:「教育是心與心的傳遞,是生命感動生命的歷程。」學生用最真誠的心感動了我,這群孩子讓我體驗到身為人師的快樂,我和他們的心是這麼靠近,我和他們的生命全是滿滿的感動,這真是天上難尋、地上難找的完美經歷。

摘錄自《福智之聲》第2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