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小豪這本書

我任教某國中,每天面對十幾歲、頑皮叛逆的孩子,常有心力交瘁的感覺。幸好在福智團體學習觀功念恩、代人著想的文教理念,偶爾可以得到支撐的力量。有次聽日常師父說:「不要損惱眾生」。反省到自己經常在斥責孩子時損惱到眾生!漸漸的,當初那種「我兇你是為你好」的理所當然變成一種愧疚。

一次,法師開示:「信則人任,惠則足以使人」,省思自己總沒辦法探觸到學生的心靈,而且費盡力氣學生也不感激,甚至還會去教育局網站告你!原來,問題在於我總是用「我的標準」要求學生,卻很少去理解、體諒他們,「如果學生沒有先對我有好感,先喜歡我,那麼他們怎麼會聽我的話?怎麼會欣然地接受師父的法呢?」

新學期、新學生即將到來,我想用師長的慈悲跟善巧,好好的迎接這一群師父的孩子。

小豪曾經讓我恨得牙癢癢——不愛上課、不愛交作業、不愛打掃,上課玩、搗亂,只愛打籃球。整整一年,我盡量對他好言相勸,我想跟日常師父一樣帶他的「心」。當其他孩子在包容、鼓勵下不斷進步的同時,小豪卻不見起色,甚至有越來越糟的趨勢,我們的眼神始終無法對焦,而且他能閃就閃,非常滑溜。

每次氣不過,想要狠狠修理他一頓時,師父慈愛的眼神、師父的話語還有笑容,像一條繩子拉住了快要氣瘋的我,讓我「再給他一次機會」。有時候,真的很想捲起袖子跟他拼了,管他什麼正向管教、關愛教育,我要給他一點顏色瞧瞧,讓他知道:不要欺人太甚!

記得福智接班人真如上師曾說:「不是沒有美,而是缺乏發現美的眼睛。」以及:「你為什麼要一直看著你門前的垃圾堆呢?你可以看看垃圾堆的角落有不起眼的小花,你可以聞聞他的香氣呀!」就會現起。可是上師啊!他的垃圾多到可以把他的小花壓死呢!

長期的拉拔讓我很痛苦,幾次因為他,我坐在家裡對著師父哭,然後發呆,可是師父卻總是給我溫暖的微笑,好像在安慰我、鼓勵我,所以師生火拼的計畫一再延宕。去年九月,鼓起勇氣請教福智台北學苑李主任,李主任引用真如上師的話指引出一個方向,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我決定用上師的方法放手一搏,試最後一次。

整理好心情,隔天一早,我用和緩的口氣對小豪表達想要幫助他的誠意,而他也同意了,於是我在聯絡簿上出了幾個題目讓他思考:你為什麼喜歡打籃球?你的哪些壞習慣阻礙了你在籃球上的進步?你可以怎麼幫自己?老師可以怎麼幫你?

隔天一大早,小豪經常缺交的聯絡簿居然準時的出現在講桌的正中央,我很高興他遵守了我們的約定,慢慢的,我跟小豪有了對話。原來,這就是啟動學生的「按鈕」!這麼明顯的擺在眼前,我卻視而不見!

數日後,小豪在聯絡簿上寫:「老師,我不知道怎麼樣讓自己在課堂上安靜下來。」這句話像一把利刃刺進我的心!想起了李主任說的話:「這樣的孩子需要的是關愛,而不是剝奪!從小到大,他們已經很習慣被剝奪了,不缺你這個老師再來剝奪他!」如果沒有善知識的教導,我不知道會對這個孩子做出什麼殘忍的事!

打開小孩這本書

這件事像電光一樣的,照亮了我的心和現行。有件事情我一直不敢承認:「其實我真的很厭惡這個孩子!」我很氣他惹來許許多多的麻煩,讓我有處理不完的投訴和抱怨,在同學面前做不良示範,帶壞其他學生,干擾我的班級經營,也影響了其他乖孩子的學習……面對這樣不知感恩、不受教的孩子,我抗拒「從頭到腳都關愛他」。

原來長久以來,我「偽裝出關愛的樣子」、「不認為他打球能打出什麼名堂」,我只關愛聽話、給我成就感的孩子。這一切騙過了自己,卻騙不了小豪,我的語言、眼神、動作都流露出對他的厭惡,我不夠謙卑,所以走不進他的心,當然也感化不了他。

一路走來,師長、同行總是給我最有力的協助。頹喪的時候,日常師父常敗將軍屢敗屢戰的精神不斷的鼓勵我,真如上師說:「我是獅子兒,我要像您一樣!」

不能被打倒,我有師父撐我,可是這些孩子呢?如果連我都放棄他了,如果他在無限生命中墜落了,那師父會不會傷心?所以我要練習始終如一地站定位置,撐著孩子,「不撐著,他就倒了」。感謝法師的引導,幫助我理解師長的密意;同行善友的支持,教我種種引導孩子的善巧方法;感謝孩子出功課,考驗我的關愛教育是做真的還是做假的?雖然小豪有很多壞習慣,我和他仍有許多功課要學,但是沒關係,福智接班人真如上師已經幫我把這本書打開了。

文章來源《福智之聲》第202期

 

 
   雖然小豪有很多壞習慣,我和他仍有許多功課要學,但是沒關係,上師已經幫我把這本書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