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不載的掙扎

在我們平常的生活中,一定要慢慢地擴大自己的視野,看到「以他人為中心」的這種修行生涯所帶來的、無邊的幸福和快樂。因為這是佛陀為我們展現的一條修行的路,也是一條快樂的路,也是所有眾生的歸宿。

——真如老師〈2016新春祝詞〉

幫助別人,有時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它可能直接挑戰自己的習氣、必須勉強自己,甚至讓自己吃虧。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學校上夜間部的課,臺北學苑的師姐打電話告訴我,鳳山寺最近幾天舉辦法會,有一位同修身體不舒服,想提前回臺北,希望我明天早上從新竹去臺北上課時,順道載這位同修回臺北。為了不干擾到上課,聽完師姐的敘述後,我很快地答應了。

其實我不想開車......

下課回家後,內心一直不是很平靜,一直想打電話給臺北師姐,告訴她其實我實在不想開車,請她另外想辦法。因為我住新竹,這幾年開車到臺北已經開怕了,理由很多,如停車困難,自己開車又危險,油費又貴……所以只要去臺北,我都儘量搭車。

但是我回到家已接近十點,學苑的師姐也應該回家了,而且,明早由新竹到臺北的人,可能師姐只有找到我一個人,我不載這位生病的同修,誰載呢?我可以不管嗎?內心就在「載」與「不載」間掙扎,實在是很煩,又不知如何是好。乾脆睡覺,早早上床,避開這擾人問題,明天再說吧!

半夜兩點多醒來,還在煩開車的問題,而且煩到睡不著,只好去想解決的辦法,讓自己能安心一些。由於自己不願開車,所以想的角度都是「怎樣才能讓自己不開車,又能讓這位不認識的病者平安回台北」的辦法。想了許久,都想不出好辦法。

載不載的掙扎

如果載的是——法師?

或許是三寶加持吧,我靈光乍現,突然想到:如果要載的是「鳳山寺的法師」我好像不會這麼煩耶?雖然開車有很多問題,但都是可克服的。為何載不認識的同修,這些開車的問題就都變成很難解決的問題?為何載法師比較快樂?載同修比較痛苦?再細想下去,發現到是內心所緣不同的關係:載法師,我想的是法師對團體的影響大,應該要盡量去服務;載師姐,我想的都是自己的問題,如停車困難,開車比較累......

那時心中現起《三十八攝頌》裡的一句話:「愛自即是眾苦因,愛他則是萬善根。」內心豁然開朗——原來我的煩惱痛苦來自於「愛自己」,擔心自己會吃虧!而佛法告訴我們:只有為他人付出、服務他人的生活,才能得到快樂,所以我只要抱著幫助同修的心,就能轉苦因為樂因!也因為思索出這個道理,我欣然完成這個善行,內心也高興了好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