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她是我媽媽

下班搭捷運回家,下車時在捷運站遠遠看見一位拎著大包小包的老太太,手裡拿著一張紙條,逢人就問路;路人形色匆匆,面對老太太的詢問,不知是歸心似箭,還是真的無法作答,幾乎都是搖頭後繼續前行。

聽從師父教導幫助別人,我感到無比的喜悅。我看到老太太失落的眼神,老太太的年紀與年初才往生的媽媽相仿,我想到不識字的母親如果也徬徨在陌生城市的街頭,我一定會希望有人能幫助她。想到此,我趨前詢問,她像遇到救星一般,操著我不熟悉的台語急促地訴說著……原來老太太的兒子生病住院了,她隻身來到台北,經人指點,轉搭捷運來到這裡,我看了一下紙條上的地址——啊!她提前一站下車了!

我心想,與其跟她解釋哪裡左轉、哪裡再右轉,人生地不熟的她根本搞不清楚,甚至可能迷路,在掛心兒子的病情之餘,還要焦慮找不到路,情何以堪……左想右想,最後決定親自帶她過去。走了約莫一個捷運站的距離,把她帶到醫院詢問台,問到她兒子的病房,我才離開。臨走前,老太太不斷道謝,看到老太太感激的眼神,我也覺得很歡喜。

事後回想,若是以前的我,會怕麻煩,也會擔心被詐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可能選擇「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自保行為;但自從到福智團體上廣論研討班之後,師父(日常老和尚)要我們學習代人著想,觀功念恩,練習擴大心量,幫助別人。我嘗試聽從師父的教導向上跨一步,即有無比的喜悅,感恩師父,願將此次作師所喜供養師長!

摘錄自《福智之聲》第21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