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踐《廣論》報師恩

實踐廣論報師恩——2017福智講經法會的義工小故事

福智講經法會第一次在雲林湖山分院舉行,從 2017 年 2 月到 4 月,時間長人員多,籌備學問更多。每個星期,住在臺灣北、中、南各地的廣論研討班學員,輪流前往擔任義工,讓法會順利進行。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因為在廣論班的學習體會日深,願意放下工作、舒適的生活來當義工,希望為聽法者提供一個好的學習環境,也藉由做事修練自心,累積福德與智慧。以下就是幾則動人的幕後小故事:

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

一、師父,我要成為您

年近 80 歲的陳蕭玉蘭,非常喜歡當義工,從年初的福智朝禮法會、祈願法會、講經法會、八戒,一路做到佛七......而且在福智教育園區當義工已逾 10 年。

說起當義工的經歷,玉蘭說,她 63 歲讀長青班,後來因為老伴過世,足不出戶,女兒們就把她從臺北帶到園區當義工,沒想到,一到園區就很歡喜,很多人年紀與她相仿,很談得來,大家相約下次見,也就一次又一次來報到。成為種子義工後,每周南北奔波,從不喊累。

後來,為了要當法會義工,她又去報名廣論研討班。從此以後,常常可在營隊、法會中,看到她在餐飲組認真洗菜、撿菜、切菜的身影。

為什麼那麼喜歡當義工?玉蘭說,自己年紀那麼大才讀《廣論》,讀到「業果」才知道以前做過很不好的惡業,她告訴自己:「師父教我們那麼好的方法,一定要照做,多造善業,才對得起師父。」

以前聽不懂師父的開示,透由不斷當義工,現在已經比較聽得懂師父的口音了,而且聽真如老師、法師開示的時候,她也不會再打瞌睡。玉蘭去年底曾昏迷過三天兩夜,因為對師父有強大的信心,所以學到了面對無常的勇氣。她常在心裡跟師父說話:「師父,這一生,您的錄音帶我聽不懂,下一生一定要聽得懂。我要生生世世追隨您,像您一樣利益眾生。」

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

二、真正的離苦得樂

「學了《廣論》才知道,世間人講的離苦得樂與佛法講的離苦得樂,幾乎相互背馳。」義工陳江裕說,年輕時以升官發財為目標,如今才知道,這樣只會加重在生死輪迴中的浮沉,沒有真實的意義。

陳江裕、葉招蓉夫妻是義工團隊常見的身影。江裕平日很用功,會讀《廣論》、聽帶、誦經、持咒,也喜歡做義工。但是因為他是高度近視,膝蓋又罹患退化性關節炎,所以出門做義工都請招蓉開車,彼此照料。

江裕說,當初學《廣論》是為了離苦得樂,沒想到,學了才知道世間的離苦得樂,大多都是在種苦因,未來會得到苦果。追求的快樂是吃、喝、玩、樂,其實一切都是無常,是「積集皆銷散,崇高必墮落,合會終別離,有命咸歸死。」

招蓉說,讀《廣論》重視教理,配合當義工可以落實、印證教理。過去她會執著自己的看法,如今比較會調伏自己,接受不同意見。她說,學了《廣論》才知道什麼是善惡,什麼該做、不該做;當心裡常常幫別人設想、為他人服務時,回饋的也是善良的循環,讓心情很快樂。 

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

三、任務機動,內心下功夫

這次法會期間,因為義工人數較少,北區庶務大組義工自許為機動組,也就是不論報到組、交通組、財務組、香燈組、服務組、場地組、環保組、餐飲組有需要,他們都會去支援。

義工黃邦政因此體驗了許多工作——到大殿舖紅地毯與八吉祥、路邊指揮交通、開車接駁學員,準備法師拖鞋、學員鞋套,支援餐飲組裝菜飯、載運便當茶水、資源回收,還追過垃圾車倒垃圾......

去年才開始讀廣論增上班的邦政說,粗重活難不倒他,辛苦的是很多事雖然有文字紀錄,但缺乏實際演練,很難掌握精髓。又因為對湖山分院的場地陌生,增加一層難度。外面職場講求效率、品質、公平,但在福智當義工,重視的是大家合作,要觀功念恩、代人著想,這是修行的真功夫。他說,回去以後要好好學《廣論》,再來當義工實踐學到的法義!

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

四、炒作組的揣摩

在廚房的炒作組,事情忙,時間趕,必須保持冷靜,否則什麼事都做不了!

今年因為使用僧眾的廚房,早上八點前,女眾不得進入工作。於是,每天七百多份早餐的重責大任,就落在男眾身上。北區新店教室的四位男眾,扮演重角。他們必須 3 點半起床,4 點準時進入廚房,6 點前把所有的早餐就緒。

四位男眾中,邱國通、邱國清兄弟曾從事餐飲業,一起來當義工,心裡都很高興。邱國清說,學《廣論》這麼多年,最近好像有些開竅,這都要歸功於法會早晚,法師都會帶義工上課。例如如亨法師以生活化的方式詮釋《廣論》裡的「七支供養」,讓他突破以往的認知。過去他認為,禮敬支只要恭敬佛菩薩、恭敬三寶,這次學到,不論是對待家人或同伴,也要用恭敬心去互動。

葉承峻的職業和煮飯、炒菜都沾不上邊。他說,正因為是門外漢,只要聽話辦事就對了。但他坦承,要做到「聽話」很不簡單,以炸地瓜為例,因地瓜的數量多,法師建議的方法他們覺得不妥,便改變方式,不料開始煮的時候,因為時間太匆促,一直趕一直趕,不但心裡急,兩隻手臂也被油濺得很痛。可見跟著有經驗的人學習,自己也要好好虛心揣摩才行。

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

五、效學出家人

講經法會進行一陣子後,早餐改由法師負責,男眾居士從旁協助。義工劉學焜有機會跟法師一起備餐,對出家人的行誼深深讚嘆:「一般我們在外面做是都比較講求方便、時效、是否體面,但法師重視的卻是有沒有用心、惜福、愛護生命,一對比,真是慚愧!」

法師料理青江菜之前,會先檢查葉子,並用刷子輕柔仔細地刷掉菜蟲和蟲卵,護生的理念落實在生活中。處理紅蘿蔔時,不會丟掉看起來黑黑的部位,因為已經刷洗得很乾淨了,不需要再浪費食物。

義工鍾岳霖也發現,法師做事情的時候,宗旨把握得很準,做事前會先聽師父的《廣論》開示,雖然只有幾分鐘的時間,卻可以讓身心沉靜下來,用正確的動機全力以赴。盛裝、分配飯菜遇到突發狀況,法師不會大聲急躁地說話,而是從容不迫告知東西在哪裡,怎麼解決問題。岳霖說,光是聽到法師講話的語氣,他就安心不緊張了。還有,法師擺東西很整齊,也很有觀察力,會觀察居士的工作情況,如果有人事情完成,無事可做了,便會再交付任務,讓大家不會無所適從。

學焜、岳霖都說,與法師一起工作是珍貴難得的經驗,除了佩服、讚嘆,也很想效學呢!

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

六、精進阿嬤六人組

來自嘉義的六位阿嬤,是法會廚房的菜頭組資深義工,繁重的洗菜、切菜工作都難不倒她們。她們對日常師父的信心很深,有的不識字,不太懂《廣論》字句,卻很會跟佛菩薩、師父求救,比如說:「師父,我明天要去當義工了,請讓我『輕鬆點』。」「師父,如果我要生病,請讓我回家再生病好嗎?否則我就不能賺資糧了。」她們快樂、開心地當義工,只要身體還行,總不會錯過機會。出門多日,家人放心嗎?阿嬤說:「我們都是廣論家庭,子孫很隨喜我喔!」於是,嘉區六阿嬤,聲名遠播。

六阿嬤中,包括 88 歲的連吳秀、87 歲的李吳哖、84 歲的陳鄭金枝、82 歲的蕭劉鳳英、72 歲的陳碧霞、80 歲的吳黃森阿嬤。

連吳秀阿嬤,左腳開過三次刀,右腳也開過刀,兩個膝蓋骨都人工的。她說,以前會殺生,做錯又不知懺悔,遇到師父後,才知道不對。做義工可以消業障、積資糧,所以她很喜歡當義工,每次出門或回家都會報告師父。有一次,她報名當義工,卻發起高燒,經過不斷祈求佛菩薩和師父,結果,睡覺起來就退燒了,女兒也就放心載她去當義工。

李吳哖阿嬤,因為先生去世,曾經難過得整天悶在家裡,身體越來越差,兒子就想辦法勸她出來當義工。沒想到做著做著,心情開朗了,身體也健康許多。例如本來血壓高,每周都要去醫院打兩次針,後來情況改善,變成一周一次、一月一次......現在吃藥就好,三個月才須回診。她感謝地說:「師父不嫌我老了、病了,我就來好好做!」

陳鄭金枝阿嬤,自從孫子進福智教育園區讀書以後,也加入福智學習並擔任義工。她說,來這邊學《廣論》才知道「回向」就像存錢,當義工就是在存法財。所以她愈做愈歡喜,洗菜切菜都在唸佛號,還會關顧大局,哪裡缺人手就主動幫忙。

吳黃森阿嬤,早年在便當店當廚師,一天可煮 4、5 千份便當,煮飯、備菜、炒作都難不倒她。去年底突然眼中風,無法參與法會。最近,醫師說她眼睛沒有大礙了,就趕忙歸隊,因為當義工太歡喜了。阿嬤也透露,其實她的雙腳以前會癢會痛,還會流血,長期下來實在很困擾。後來師兄姐教她祈求的方法,她就常常對佛菩薩、師父的法照說:「我會做廚房的大小事,很勤勞也不怕苦,但雙腳都黑掉了,太嚇人,請您幫忙好嗎?」經過適當治療,情況改善很多,所以她常講:「要感恩師父!」

另外,蕭劉鳳英、陳碧霞兩位阿嬤,也都非常喜歡當義工,她們彼此邀約、相互陪伴,一場法會接一場,不喊累、不喊苦、不多話,贏得好評與讚嘆。廚房的菜頭組組長黃錦雲說:「阿嬤們超級棒,不喊累、不喊苦、默默做,很會祈求,一有空就念佛號,是師父派來策勵我的長輩!」

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實踐《廣論》報師恩

● 延伸閱讀:2017 福智講經法會,日宗仁波切慈悲講說,僧俗虔誠共薰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