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個「工讀生」

國小時,附近市場有些生意忙到沒空做飯的店家,會向我們家包伙食,自然地,他們子女的便當也放心地交給我的媽媽處理。後來不知怎的,一些不相識的學生也會帶便當過來訂飯,生意居然擴展到每天中午最少要做 400 多份的便當。我每天做完功課,要負責把同一個學校的便當盒放在一起,清點隔日各區所需的份數,所以對顧客的姓名略有所知。

記得國二時,應該是十月天,媽媽一直在打聽一個叫「阿辰」的學生,我知道他是我隔壁班的,從上學期就是訂飯的老顧客了。去補習時,常看到他在附近的電動玩具店晃來晃去。後來媽媽探聽到他的母親在前一年過世,父親是火車司機,輪班時間不固定,所以三餐常自行料理。

我家有個「工讀生」接著,阿辰放學就會來我們家。先幫媽媽工作,然後和我們一起吃飯,再一起去補習。不補習的時候,也留下來和我們一起讀書。姊姊問媽媽這是怎麼回事,媽媽只回答說,他是來我們家當「工讀生」,當然要讓人家吃飽,回家也沒人,和我們一起讀書有個伴。其實他看起來很少做家事,幫不了多少忙,做功課又不專心,母親一向精明,此舉令我不解。幸好姊姊有本事教他,以後也慢慢能專心了。

國三時,阿辰沒來我家,可是還是常在課後跑來和母親聊天,偶爾也幫點忙,吃過飯再離開。國三下學期,他搬到臺中,我們便沒聯絡了。不料 10 年後,他帶著新婚妻子來拜年,進門一看到母親,激動得眼淚都流出來,告訴妻子:「這就是我說的恩人!」我實在一頭霧水,趕緊把他們請進屋裡,聽他細說從前。

原來他到我家「打工」以前,已經白吃了一個多月。他從暑假迷上打電動,把飯錢都賠進去了。他不敢來拿便當,每次都請同學代拿,心中老是擔心:「吃飯沒交錢,或許今天開始就沒得吃了吧!不知老闆娘會不會告訴老師和爸爸?」忐忑了好久,卻依然天天有熱騰騰的便當,直到有一天午休,媽媽跑去學校找他問個明白。在他和盤托出後,母親溫和地說:「我不會告訴老師或你爸爸,但是你不能白吃。從今天起,放學後到我那邊做工補回來。」

他轉頭對妻子說:「剛開始我是不情願的,但又怕老闆娘會告訴老師和爸爸,只好答應。她居然留我吃晚飯,解決了我晚餐無著落的問題。我試探過老闆娘的小孩好幾次,知道老闆娘真的沒把我的糗事掀出來。漸漸融入他們的生活,知道一份便當來之不易,實在不應該白吃。」

說完,他就起身進我們廚房去轉一圈。摸著那張放雜物的長桌子,笑道:「哈!它還在。這個桌以前是打菜、裝便當的地方,飯後我負責用肥皂水把桌子洗擦乾淨,每個人各據一角,就是大書桌了。它實在夠克難的,每次有人用橡皮擦,整個桌子就跟著晃動。但是就在這裡,我把荒廢的功課挽救回來,把我的信心重建起來。我們做功課,老闆娘就在那邊準備隔天要用的備料,空氣中飄著食物的香氣。這一幕在我離開後好幾年,還常在夢中出現。」

他拍拍我的肩,說道:「每次我背書包離開時,都好羡慕你們。雖然這裡蚊子很多,沒有空調,又要做很多家事,但你們有個好媽媽,有個溫暖的家。有時我心情不好,跑來聊聊再回去讀書,就比較有勁呢!」

當他的妻子起身向母親道謝時,母親笑說:「我實在沒做什麼,好幾百人吃飯,多一個人吃也沒差啦!我也困苦過,留他幫忙,只是想減少他去電動玩具店的時間。不過這倒印證了一件事:『人啊,如果留給他面子,給他環境去改掉壞習慣,他會很願意努力向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