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在我心

學《廣論》十六年的林楊月娥師姐,雖已八十高齡仍經常神采奕奕,談話不離《廣論》內涵與師父教授,引經據典令人折服;而且她的依師心力強盛,樂於在法人做義工,和她相處,如沐春風。 

林楊月娥師姐在還沒學佛之前,想到的全是賺錢養家,直到養母車禍意外身亡,悲痛之餘,經鄰居引導參加了佛七,將功德回向給養母,開始誦經念佛,家人也在此因緣下開始接觸佛法。 

反覆聽帶  樂在義工 

後來,家人相繼學了《廣論》,么兒甚至因此出家。在台北法人工作的女兒、女婿也經常打電話鼓勵她跟隨日常師父學習。為了不障礙子女精進,讓他們不必為母親擔心,再加上相信子女選擇師長的智慧,她加入台中一中的廣論班,從此改變一生。 

學《廣論》十六年的林楊月娥師姐

「初學《廣論》時,常用功到三更半夜,為了不願家人擔心,就拉起窗簾以防燈光外洩,反覆倒帶聽師父的開示,錄音機還因此聽壞了三次!」林楊月娥師姐笑說。讀了《廣論》之後,脾氣也改善不少,最重要的是深信業果,對無常體會更深。六十五歲時,她興起出家念頭,在師父面前親自祈請後,師父笑瞇瞇地鼓勵她護持法人事業也一樣有功德。學習《廣論》至今十七年的她,認真聽進師父的話,護持法人事業、不敢懈怠。 

她的義工工作經常是早上先護持香燈,晚些在廣福洗菜,再累都滿心歡喜。近幾年,她在資材組更是大小事一手包。為什麼能維持這麼高的心力呢?林楊月娥師姐說:「義工在法人事業所做的事情雖然只有一點點,卻如一滴海水融入大海,造下成就佛道的共業,也種下無限生命裡永遠親近大乘師長的正因⋯⋯眼前沒有師父的一百分,我也要有三、四、五分。」

勤背經典  供養師長

 「今天為明天做準備,今年為明年做準備,今生為來生做準備,生生世世為成佛做準備。」在中午休息時間,大家在談話或伏案休息時,總能看見她默默用功誦經、持咒的身影。 

經典背誦大會考

法人推動背誦經典後,林楊月娥師姐秉持著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緊跟著法人的學習脈動,時常找機會和同修互勉、串習。她笑說,我要效學師父「常敗將軍」、「困難不應退、皆由修力成」的精神。她曾有個經驗,在背完三十五佛懺後,邊背邊拜,但後來因為痛風無法跪拜而停止,結果已經背起來的經文,竟漸漸不復記憶。她因此得出結論:背書一定要時常串習,才能加強記憶,否則很快就會忘記。 

有時候背到一半,忘記了,她就會合掌跟師父說:「師父啊!弟子忘記這一段了!請師父安住在弟子的頂門、弟子的心間!」透過這樣殷重的祈求,遺忘的文句,常常就浮現出來了。她已經完成背誦的經典,有普門品、三十八攝頌、修心八偈、三十五佛懺、皈敬頌⋯⋯背誦中的歡喜、努力想向師父效學的心,讓林楊月娥師姐愉悅地走上親近師長之路。為了落實不斷串習的願,她因此養成每天早上緣念背誦過的經文,供養師長三寶的習慣。

2010年6月,林楊月娥師姐的兒子因突如其來的病痛往生,白髮人送黑髮人,聽聞者莫不哀慟。兒子往生後,林師姐不斷想起兒子種種孝順的行為,包括在冬天為她熬煮四物湯的身影。十天後,她帶著滴血的心、忍著內心巨大的傷痛,參加七月初在園區舉辦的讀經大會考,以背誦八千多字,成為社會組的領獎代表。之所以有這樣強大的支撐力,是因為她想到:「我沒有參加背經,沒有東西、沒有功德。我要作師所喜,背經功德是很大的,我一定要背經,才有功德回向給我那孝順的兒子,我要回饋他。」她帶著哽咽的聲音,化悲痛為力量,以至誠的心將師父的法化做內心最真實的動力,繼續這條菩提大道之旅。  

師父的法,能跨越年歲、跨越生死在兒子七七之間,林楊月娥師姐不僅參加讀經大會考,還參加上師教授提升營,之後又參加了中區大專營。她開闊的生命格局,努力把握每一次學習、努力淨罪集資的勇悍,令她身邊的同行們印象深刻、心生讚歎。她說,師父一定會攝受她的兒子,她兒子走的也必定是一條增上生道。「師父叫我來法人做義工⋯⋯我要生生世世,做下去。發願要像師父一樣,擁有無量的慈悲與智慧,功德圓滿,饒益一切有情眾生。」她點點滴滴的行誼,讓人看到師父的法,能跨越年歲、跨越生死,在一個人的生命中,開展出光輝燦爛、絢麗動人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