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看護的璀燦歲月

「噫!她不是越南人嗎?怎會背佛經!」雲林縣斗六簡易法庭宿舍區的空地,經常可以看到越籍看護工陳氏艷貞帶著一名阿婆邊散步、邊背經,還不時留意著一旁的阿婆,阿婆靜默著微笑,偶爾兩人還一起唸誦佛號、心經,這樣的畫面既感人又溫馨。

剛來台灣只會說中文「你好」的艷貞,因一場憶師恩法會,生命方向徹底轉彎,到福智團體讀了兩年廣論研討班的她,已能認識《菩提道次第廣論》大部分的文字,還可讀誦《地藏經》、《法華經》、《大般若經》⋯⋯其間,艷貞以對師父、接班上師的修信念恩,突破不識中文的重重障礙,處處顯現其恆心、毅力及決心,堅定修習其所抉擇的猛利誓願。

2007年憶恩師法會,艷貞師姐隨著陳定國師兄、黃瑞井師姐一家人到林口體育館,當她看到剪輯片播放師父以五十八歲高齡,帶著病弱的身驅,為利益眾生去印度求法的艱辛過程,深為師父的悲心所撼動,於是發願每天聽《廣論》、學《廣論》;一拿到《廣論》,她感動地抱緊這本法寶,如同擁抱久已未見的親人。

上研討班初期,說、聽中文雖難不倒她,卻認不得字,如「盲人」般,找不到師父開示的錄音帶段落在哪裡,內心除了著急,還難過地哭泣,不斷懺悔祈求,並持續恭敬聽帶,隔天再尋找,竟能看懂部分文字,找到前一晚研討班上課的段落,她喜極而泣,更感受到祈求力量的不可思議。

艷貞發願聽抄,但不識中文,必須看一眼才寫下一筆或一劃, 一百八十三字的《廣論》原文,就費時三小時,抄寫後,再改以越語書寫師父消文的內容;很多同修看著這些一筆一劃如同刻字般稚氣卻整齊的字體,隨喜心激盪了好久好久。

未學《廣論》時,俱慧法師已送她越文的《地藏經》、《百喻經》,性銓法師也送她有注音符號的《賢愚經》、《百業經》;學《廣論》後,她認真學ㄅㄆㄇ,難的字看不懂,就詢問師兄姐,還有熱心的師姐為她抄寫《入菩薩行》,貼心地加上注音符號,漸漸地,能讀誦的經論愈來愈多。

八年前,艷貞師姐以看護工名義來到定國師兄家,主要照顧瑞井師姐的媽媽,並幫忙看顧家中的三名孩子;雖然人生地不熟,卻有「回家」的感覺,晚上睡覺,阿婆還會幫她蓋被子,對定國、瑞井支持她學《廣論》,專程接送她上下課,在她為蜂窩性組織炎所苦的八、九個月,多次出入醫院時也未棄捨,她內心有太多的感恩。

定國、瑞井夫婦都擔任法官,也是資深學員,他倆在艷貞適應家裡作息後就建議她讀《廣論》,艷貞雖沒意願,但瑞井載孩子去園區讀幼稚園,艷貞及阿婆會待在園區做義工,樂於做義工的艷貞還隨著師兄姐在根本道場、大悲精舍留下心業力。

2009年8月,艷貞在根本道場做義工時,被芒草刺到,引發蜂窩性組織炎而住院治療,但芒草未取出,不斷復發;她不知蜂窩性組織炎的嚴重性,也認為是消業障,雖出院後仍須擠膿血,還須痛苦走路,卻沒放心上,後來,又兩度復發,一次次地刮除傷口,讓她吃足了苦頭,直到挖出那一小截的芒草,才結束了這場痛不欲生的業病障苦。

芒草事件,讓艷貞淨除罪障,學佛之路突飛猛進,早晚都利用時間誦經、讀《廣論》、供燈。過去逛街買衣服,如今,會想想有需要或是想要,因想要而購買,是貪——不買,看到愛吃的食物流口水,是貪——不吃。

夜晚睡覺有蚊子,她原本以棉被蒙住全身,但想到蚊子也要吃東西,叮不到她,恐改叮阿婆,乾脆伸出雙手讓蚊子叮咬,如觀察到蚊子已吸飽血卻還持續吸,會告訴蚊子——吃飽就好不能太貪心。

瑞井師姐說,艷貞對老人、小孩有耐心又善巧,可以整晚開導鬧彆扭的孩子,還教中風且有糖尿病、高血壓的阿婆背《心經》、誦佛號,瑞井也滿心地感恩與佩服。

外籍看護來台灣,原本僅一次三年,因政策改變才可一延再延,艷貞剛來,其越南的家人就來信要她寄十萬元台幣回老家蓋新屋,瑞井二話不說先予協助,定國、瑞井因有庭期及辦案期限等壓力,最怕突發狀況,艷貞生病住院或參加法會,一家人就人仰馬翻,但兩人還是努力協調出一人請假來照顧或護持,除了把艷貞當家人,也是希望有一天,艷貞回越南推動當地讀《廣論》的風氣。

艷貞已離家一段時間,但因越南還沒有學《廣論》的環境,自己又非常珍惜能繼續追隨師長學法的暇滿人身,因此,雖然會想家,為了讀《廣論》,她選擇再續約三年,誓願為自己未來的生命再增添更豐富的色彩。

想想,師父與艷貞間的師弟之情是怎樣的深厚?才讓一個越南人千里遙遙來到台灣的《廣論》家庭擔任看護工,又如何讓不識中文的艷貞,因剪輯片畫面感受到師父的發心、悲心而發願學《廣論》,一旦抉擇了人生的方向,她堅定修習,因聽法、學法而心靈提升,並發願回越南度化當地有情;我們讚歎她的善根,也祝福她心願早日達成。 

摘錄自《福智之聲》18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