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的人生

台北 月荷

2010 年,正是公公在和病魔搏鬥的時刻,不到一個月的光景,就辭別了人世。憶起公公生前的種種,內心真有無限的感動,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能夠這樣徹底地讓一個頑強的人改變呢?

公公生於 1928 年,年輕時是個小型公司的負責人,從事印刷行業長達四十五年之久。職場上的較勁不分今昔,各行各業都非常的競爭,所以公公為了公司的營運,必須要經常交際應酬。那時的公公,每天都打扮得光鮮亮麗,晚上則是經常喝得醉醺醺地,每每到三更半夜才拖著疲累的身子回家。

半夜訓話 罵人度日

退休之後,業績的壓力沒有了,輕鬆自在,找朋友聊天、抽煙、喝酒,到處閒逛,天天都過得很愜意。但好日子很快就消失了,現實的社會裡,退休的他,身份、權勢、地位全沒了,酒肉朋友一個個離開,寂寞、孤獨、悶悶不樂,讓他整天唉聲嘆氣,脾氣變得非常不好,且開始酗酒,常常在三更半夜酒後,把孩子們一個個叫起來排隊訓話,這時候家中大小就累了,他非得把家人從睡夢中叫醒,然後——聽他訓話不可,訓累了,他倒頭就睡,兒孫們卻仍在排排站,且瞇著睏眼問說:「媽媽,我們可以去睡了嗎?」有時一不高興就拿起電話怒罵住在外邊的親人,在家時,連曾孫們可愛的戲笑聲,他都無法忍受,天天都在無聊、無奈、罵人中度過。

後來我先生因病去世,我想這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但也是一個轉捩點,也許是看到無常吧,讓公公對生命有了另一番的省思,當我先生蓋棺前,公公對著先生說:「你安心的去吧,你尚未讀完的《廣論》我一定幫你讀完!」那時先生《廣論》才上到「業果」,其實他的心願也是希望公公能來讀《廣論》,還記得當公公說完這句話時,先生的遺容露出了開心的笑容,當時在身邊的親眷都曾看到。

兒子遺願 矢志完成

彩色的人生

公公終於在我的鼓勵下加入了長青班,看到班上同學上課時都這麼地開心,護持的義工們一個個和藹可親,倍感溫馨,公公深受感動。不過,我想影響公公學佛最大的動力,應該是到鳳山寺見過師父以後,因為他和師父同年,師父成就了這麼輝煌的事業,比對自己,在慚愧之餘,他真正生起了要向師父學習的心。公公後來也加入長青《廣論》班,對師父的理念非常相應,為了做個如法的弟子,他除了把抽了五十年的香煙以及喝了五十年的酒戒掉之外;也將師父的觀功念恩、代人著想、生命無限和業果的概念領納於心。

那時住家附近正在進行鐵路地下化的工程,工人們為了趕工,日以繼夜地工作,工程進行中難免會有噪音,以前的話,他一定會抱怨工程的喧鬧聲擾人清夢,但是學佛後的公公,面對這樣的境,內心卻是不忍,悲憫地說他們很辛苦。

以前關懷孫子考試,一定是拿起電話就命令式地說你該怎麼做……如今想關懷孫子考試的情況,他會考慮直接關懷可能會帶給他們壓力,所以就忍住不打電話,改以祈求佛菩薩及師長加持他們考試順利。有時孫子們坐在陽台吃餅乾,難免有些碎片掉落,引來一群一群的螞蟻,為了不傷害螞蟻,他就雙手合十,和螞蟻溝通請他們離開,很不可思議的是,從此螞蟻真的不再來了。

前後轉變 判若二人

公公的轉變,全家有目共睹,以前只要公公在家,孫子們絕對不敢在客廳跑來跑去,因為一定會被喝止,但現在公公卻很渴望週末的到來,期盼和兒、孫及曾孫們齊聚一堂,不但不覺得吵雜反而覺得熱鬧無比。

此外,師父生命無限的概念,對公公影響也很深,年紀漸長,難免對無常會有一些憂慮,但是想到生命無限,種因很重要,所以對無常的到來也不再恐懼,把握當下,種好因,這是來生得人身的依憑,他很清楚,下一生他一定要回來團體,繼續和師長學習,直到成佛。記得師父圓寂時,公公淚流滿面地說:「師父是那麼了不起的一個人,為什麼就這樣走了呢?該走的人是我啊!」因為他常覺得,師父留在世間愈久,就能利益更多的有情,比起師父,該走的是他才對。公公走過那些灰暗的年歲,他的晚年,心中只有感恩,感恩生命因為有了師父,人生從灰白變成彩色。公公往生時經過八小時的助念,全身相當柔軟,幫忙的師兄們直呼不可思議,也給家人及親朋做了最好的示範,對佛法生起了大的信心。 

選錄自《福智之聲》第2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