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谷見晨光.陪伴見師恩

孫恩師姐二十餘年來重症不斷,一連串的化療、開刀,痛苦好似永無止期,她是怎麼走過來的?先生鄭信師兄陪在一旁飽受人間煉獄般的煎熬,甚至生起觀過心,他又是如何轉過來的?讓我們一起隨著他們的生命故事,來感受這兩顆因為師父、因為老師而昇華的心靈!

幽谷見晨光 ◆ 孫恩

在人生最晦暗的時候,我值遇了日常老和尚與他為福智團體選定的接班人——真如老師,我看見了人生的曙光,改變了今生即將墮落的命運。

三十五歲時,老天爺送給我第一個禮物——肌肉萎縮症,折騰了我十三年。喘息兩年後,2006 年,老天爺又送上第二個禮物——第三期 C 級卵巢癌。半年後,再送上第三個禮物——甲狀腺癌。此後,我的生命跌進死蔭幽谷。

夜深人靜時,常自艾自憐著:「老天爺為什麼要這樣折磨我?」「我到底做了什麼壞事?」感傷自己的命運為何如此坎坷,紛亂的思緒總是伴隨著疑惑一幕幕的浮現:「一個癌都治不好了,怎麼又來了第二個?」「我的人生舞台要落幕了嗎?」夜晚醒來,看著熟睡的家人,想到未來的生命是一團迷霧,常不自禁流下淚來,到佛菩薩面前哭訴,祈求祂們賜予我力量去對抗病魔。

化療的壓力,有如千斤萬擔,不僅要忍受種種痛苦,還要擔心化療的成果。想到每隔 21 天便要化療一次,心裡就很懼怕,第一週可以說是大苦,第二週是中苦,第三週是小苦,等到身體稍微舒緩,想到下週又要去作化療了,心裡總是非常掙扎,想當化療的逃兵。病情起起伏伏,如坐雲霄飛車。常在午夜夢迴驚醒,感覺死神已來叩門。

抗癌的路上,外子始終對我不離不棄,使我在與死神的拔河中不覺孤單。他鼓勵我:「生命是屬於堅持到最後的人,心念一定要轉化,生命才會轉化,心改變,世界就改變。」讓我備感溫馨,也激起我的求生意志。

外子鼓勵我每天誦經回向給癌細胞,他說癌細胞也是生命有情,要去安撫牠們,往昔所造諸惡業,也不要再去追究了。又鼓勵我多參加法會,讓我專注於那寧靜莊嚴的氛圍中,忘懷於對生命的執取與身心的苦受。後來,我也完全茹素,想到自己病得這麼嚴重,就不想再去殘害一條小生命。 就在我快突破「五年存活率」時,老天爺又送上第四個禮物——癌細胞轉移到肝臟。心情再次重重跌落谷底!

2012 年 3 月,剛結束一輪的化療,外子要我進入《廣論》研討班學習,生命出現了曙光!班長帶得很生動,又很會關懷學員,我很喜歡去上課。班長告訴我們說:「日常老和尚曾說過:生病的因緣主要來自宿業力。」我才漸漸釋懷。這段時間,師父的法語總是陪伴著我。

我也開始當義工,師姐們關懷著我,讓我忘懷於那苦苦的感受。2013 年 1 月底去福智大專青年生命成長營當義工,聽到真如老師要我們拜三十五佛懺,我也開始每天拜佛。讀著《廣論》,當著義工,生活覺得踏實,心裡似乎不再那麼害怕了。

同年四月,又診斷出卵巢癌復發,要馬上安排開刀處理,我幾乎當場昏倒!《廣論》讀了一年多,是否佛菩薩在考驗我?我祈求師父、真如老師加持我,給我力量,不要讓我倒下去,這已是第五次開刀了。化療時,外子很慈悲,都會給癌細胞作四皈依;我也每天誦《藥師經》回向給癌細胞,希望它們離苦得樂;班長說上課時會為我誦經回向,我感激涕零。

開刀後不久,外子鼓勵我參加學制的八關齋戒。承蒙法師接見,法師說:「生病了,要以無限生命的概念看待這生的果報。平常不要把心念都放在自己的病苦上,生病時,要練習發菩提心,代受眾生苦,將眾生的病苦都承受起來。」這段話給了我勇於面對病苦煎迫的力量。

師父也說:「儘管現在我這樣的話,常常不大舒服,可是我心裡實在很開心,越想越開心。我想我以前沒有學,所以現在老生病,現在曉得了好高興。以前的果報,那沒辦法,還他!」師父真的很勇敢,我一定要向師父學習,我要勇敢的活下去。

感恩我的主治醫師簡醫師的悉心醫護。感恩師父,感恩老師,感恩佛菩薩,感恩師兄姐們對我的關懷,使我在生死苦海之中,能夠提起心力,拉著師父的手,走向增上生道。祈求師父多給我些時間,能把《廣論》學好,能去根本道場做義工,能見到老師!

值遇日常老和尚與福智接班人真如上師,我們迎來人生的曙光

陪伴見師恩  ◆ 鄭信

內人的一生,只能以「多舛」形容。從罹患肌肉萎縮症、卵巢癌第三期 C 級,到甲狀腺癌,宛若世界末日到來!我時時刻刻牽掛著她、揹負著她,有如《無常經》云:「亦如蠶作繭,吐絲還自纏。」

在我們人生最低潮的這時候,老二也出了狀況,休學在家。蠟燭兩頭燒,感覺人生非常苦,好長的一段時間裡,自己好像也得了癌症似的,心緒如牢籠,也不知如何去面對。《廣論》才讀了兩年多,對境總是被擊倒,被那苦受纏得死死的。

有時一個人唱著〈密集嘛〉,一唱一個晚上。真如老師所作的讚頌陪伴著我走過人生最低潮的時刻,很感恩老師他以讚頌音聲攝受我。

每次看到內人咬緊牙關忍受著化療後的苦痛,心裡就很難過。我告訴自己:「用你最真誠的愛與慈悲去幫助她。」當有了這個認知與領悟後,一股悲心湧了上來。我知道,自己一定要放下目前所揹負的沉痛,若不能以同理心去面對她的處境,我將無法安住於愛與慈悲的氛圍中,就會感到痛苦,進而就想逃避,甚至想要擺脫她。

當病情漸漸平穩快五年時,癌細胞竟轉移到肝臟,彷彿又把我們拖入人間煉獄煎熬。我護持她的力量愈來愈薄弱,我開始觀過,觀過的背後總是帶來念怨,整個心續都是煩惱相應!警覺到這樣不行,她的生命有如風中之燭,隨時都會熄滅啊!便又重新思考究竟要如何才能幫助到她。

我勸她開始上《廣論》,這是生命的轉捩點。常看到她趴在桌上備課,老大說:「媽媽妳比我還認真。」也激起了他的鬥志,終於考上新北市地方特考,這都是師父的加持。

最讓我感動的是,內人對師父、真如老師與三寶那顆堅忍的信心。每次化療回來,總是病懨懨躺在床上好幾天,但問她要不要起來拜佛,她都會咬緊牙關爬起來,癱軟在沙發上,搖晃著頭,禮拜著佛菩薩。每每,讓我紅了眼,觸動了我對師父的感恩,久久不能平靜。

卵巢癌復發化療時,她又摔斷了股骨頸,但她鼓勵我不要放棄印度請法的機會,我安慰她說會在大昭寺為她祈求。

捱過了嚴苛的十八次化療,斷裂的股骨頸沒有移位現象,醫生說不必開刀了,並說行醫三十幾年沒看過這樣的病人。內人說,這段期間一直向師父祈求,是師父加持她,她要把換股骨頸的費用供養師父。這時,老二已在上班,變得乖巧,善解人意。我體悟到「熟自而後四攝」,與其想要改變別人,不如先改變自己;你在修行,旁邊的人也會跟著你修行。

內人罹癌的歲月已邁入第八年,許多苦痛的呻吟與哀號,逐漸遠離。現在的她,有如紅塵落盡,從病苦的世界觀看這個世界,雲淡風輕;陪伴她的,是那粗茶淡飯的《廣論》學習生活,是那天寬地闊的無限生命思惟,足叫人心嚮往之。感恩師父,感恩真如老師。 

摘錄自《福智之聲》第 21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