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滿生命的缺口

作者:高雄 慧圓

小女兒三歲前,我的人生是歡愉的,工作順利,家庭幸福,每天下班後全家到海邊,在夕陽下晚餐、游泳,日子過得非常愜意。直到漸漸發現小女兒的發展與同齡孩子有差異,到大醫院檢查,才知她是發展遲緩的特殊兒童。這意謂著我幸福快樂的生活就要畫下休止符,我很難接受。先生安慰我說:「老一輩的人不是說大隻雞慢啼嗎?妳不用擔心,我們不會那麼倒楣碰到這種事!」

怨天尤人 痛不欲生

我們懷抱希望,大醫院一家換過一家,但得到的結論仍是一樣,令人心灰意冷。尤其得知腦部傷害無法復原,想到小女兒將要這樣過一生,而生下她的我,必須陪伴她走完人生的道路,我的眼前就一片黑暗。

小女兒連簡單的動作都無法做到,我重複不停的教,仍無法達到我的期待,令我身心俱疲。每天睜開眼睛看到這個孩子,我便開始怨天尤人,為什麼上蒼要在我的生命中畫了一道缺口;我怪醫生,為什麼當初沒有發現她傷到腦部;怪女兒,為什麼要出現在我的生命中,打亂了我幸福快樂的生活,害我走不出去面對周遭的親友,我感到厭煩,甚至敵視她。

放棄公職 陪女復健

痛苦到極點時甚至想帶著她一起結束生命;幸好自己有個好強不服輸的個性,不相信自己走不出來。於是與先生商量放棄辛苦考上高考的工作,在家全心帶這個孩子,帶著她跑醫院做復健。

為了早療,希望她生活能夠自理,我帶著她一天跑三家醫院做復健。早上感覺統合、語言治療、職能治療;下午物理治療;晚上腳底按摩。孩子手部無力,為了訓練她的手部運動,教她揉麵團、夾綠豆,為了消化那些麵團,有很長時間,我們家每天都吃蔥油餅。為了訓練她大小便,陪著她坐馬桶,有時一坐半小時、一個小時,她哭我也哭。當時因不懂業果的道理,不知如何調心,也不懂善巧,吃了不少苦。

學習廣論 打開視界

圓滿生命的缺口

看到先生自從到福智團體參加廣論研討班後,彷彿樂在其中,除了上課還投入義工行列,經常出去當義工,有時一出門就好幾天。剛開始覺得他不負責任,把所有的重擔都丟給我,對他多有埋怨。好強不服輸的個性想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團體,想看看他到底在幹什麼,因此抱著好奇與踢館的心態來上《廣論》。

沒想到在上課的那兩個半小時中,我的心非常平靜,彷彿疲累緊繃的心得到休息。覺得這樣也不錯,一星期至少有一個晚上內心可以暫時得到休養與撫慰。但當讀到業果時,對於業未造不會遇的說法,一時無法接受,很想逃避。這些苦明明是小女兒給我的,怎麼是自己招感來的?

還好副班長的關懷鼓勵,加上持續不斷地學習後,慢慢才接受這個理路——原來這個孩子是用她的病痛來讓我學習。為了她,我必須學習種種照顧特殊兒童的方法,培養自己的耐心與愛心!原先敵視小女兒的情緒突然轉變成一種不捨、心疼和感恩。

女兒懂事 幸好有她

女兒大約是國小二年級時,先生常帶著她參加團體的活動,她總是安安靜靜地跟著爸爸上《廣論》、做義工,長達十年,受到同修很大的照顧,獲益非常多,她學會唱讚頌、誦〈密集嘛〉、《無常經》、《大般若經》,也會抄寫《心經》......從她身上我看到師長團體的功德,才慢慢體會到師父的悲智,覺得師父最厲害的地方是給我們法,讓我們的心調柔,秉持師父說的種正因,盡力去教,無論有什麼障礙,一定要做有用的人。班長也教我試著去祈求,關卡過不去就哭給師父菩薩聽,找到可以依靠的點。

現在孩子雖然還是無法達到正常人的標準,但生活已能自理,不太需要我費心,以前不敢想的現在都一一呈現在我面前。她目前在職場工作,當她領到生平第一份薪水交給我時,我悲喜交集哭著接受。有一次我出車禍,只有她在家陪我,煮飯給我吃,讓我非常感動,覺得她是佛菩薩派來的。

感恩師長的法,滋潤我的心,讓我在皈依的過程中找到力量,學習將負面情緒轉為正面能量,感恩師長給我的這一分功德,讓我學習慈悲喜捨;也感恩小女兒,因為她,我才有機會學習《廣論》,了解心靈提升的重要,因為她,才體會到善知識數數宣說永不疲憊的大悲心,感恩她豐富了我的生活!

摘錄自《福智之聲》第2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