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手轉動業的巨輪

在屏東里港從事漁業養殖及飼料買賣的李達彰,因賣魚給清泉佛堂放生而認識了羅進福主任,羅師兄力邀他進研討班讀《廣論》。為了生意而讀《廣論》的李達彰,跟法並不相應,他說自己從小就不愛讀書,看到這麼厚的一本書,心裡想應付幾個月就離開了。但是因為班上學員越來越少,出來護持的義工只剩下他一位男眾能承擔粗重的工作,善根深厚的他因此繼續留下來。

學佛了解業果

攜手轉動業的巨輪

李達彰二十幾年來投資生意一直都不順利,這幾年從事養殖漁業常因魚類成群死亡而虧損連連,飼料買賣也因為呆帳問題,積欠飼料廠一千多萬,長年做生意交際應酬,更是讓他和家人的關係降至冰點。

讀了《廣論》後在他內心產生很大的衝擊。在研討班第一次消文時恰好講述到寒冰地獄的相狀,李達彰想到平日處理包裝魚貨時,須先將魚撈起倒進放有冰塊的大型塑膠桶,將魚急速冷凍,魚兒從掙扎到漸漸冰冷僵硬的情景浮現腦海。李達彰對於自己造作深重惡業,還連累母親也造作相同惡業,令他懺悔不已。

開始思索轉業

攜手轉動業的巨輪

第一次到清泉佛堂當義工,法師鼓勵他,只要對師父、團體有信心,業就會轉;馮垂中班長也教他向師父祈求。2008年到鳳山寺參加體驗營,法師分享出家因緣,顛覆了他的想法。法師們在世間皆是有社會地位、高所得,他們卻寧可放棄一切追求生命的提升。法師們對修行的決心,讓他重新燃起對生命的熱情,彷彿黑暗中的一線曙光,他開始認真思考,如何轉業。

就在去年李達彰毅然結束最賺錢的魚販生意,不再造直接殺生的業,只單純養魚。但是,他還是對於養魚感到矛盾不安,每當完成一筆交易,他便將收據供在佛前,向師長三寶祈求發願,希望師父三寶能攝受這些魚,將自己護持義工的資糧都回向給牠們,希望牠們能往生善趣。

盡力投入義工

這幾年他全心投入研討班、清泉佛堂、尼眾僧團、旗山教室等護持義工,去年尼僧團從南海寺搬遷到和春時,他全心的投入,只要一通電話,二話不說,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前來護持。他說,以前跟朋友吃喝玩樂,那種快樂是很短暫的;但是像八八水災救災,白天很辛苦,但是晚上回來後的快樂是一直持續、一直持續的。

在護持過程中,他體會到師法友增上環境的重要,他更珍惜目前所擁有的,他將自己的學習和體會跟家人分享,家人看到他的改變,陸續加入廣論研討班,皈依師長三寶。

太太林蘭芳師姐說,之前先生常出外交際應酬、喝酒,因此常起很大的爭執。這些日子來,她真的看到達彰師兄的轉變,雖然還是經常不在家,出去護持義工,但是和小孩的互動比較頻繁,在美濃周遭的朋友也說:「你先生怎麼變一個人了?」

決定結束養殖

在面臨債務與父母極力反對的巨大壓力下,李達彰對於是否結束養殖漁業原本一直猶豫不決,今年八月魚池租約即將到期,再簽下去,又是一個惡業的輪迴。四月參加淨智營之後,他便決心結束目前的事業,轉而投入師長志業。

攜手轉動業的巨輪李達彰在現實與理想之間,面臨又一次的天人交戰,賣魚可以解決大部分的債務,而放生卻得額外增加許多開銷及負擔。剛開始說要放生,李達彰心裡想說怎麼可能,這麼多的魚怎麼可能全數都放掉。所以把大魚先留下來,如果放不完,把大魚賣掉,可以解決債務的一部分。七月份屏東支苑放生,支苑長看到魚,說:「你怎麼給我這麼小的魚?」李達彰聽了心裡很是委屈,回去向旗山教室長謝文寬師兄請益,文寬師兄說:「我也能體諒你有債務的壓力,但是重要的是要對這群魚的生命負責。」

李達彰和太太討論後,決定將可以轉換現金的大魚全數放掉。在支苑和眾多同行的協助下,他們前後舉辦了四十六場放生法會,十七萬尾魚因此和師長三寶結下善緣,重返大自然的懷抱。雖然緊接而來的是現實的債務,但他們深深相信,有福,就能還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