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師

茶師-呂美瑩

在銀行工作,業績不錯、獎金又多,快樂的捧著金飯碗的呂美瑩師姐,2007 年參加淨智營時,驚覺自己到底在造什麼業?這一生要這樣過嗎?痛哭流涕的她,發了一個願——我要進入師父的事業體。

心轉業就轉

2008 年 11 月,呂美瑩調到企業放款部門,白天洽客戶、下午開會、晚上作報告,更是忙得不可開交,竟然整整三個月沒上廣論課。有一天和同事例行聚餐後,回到辦公室,看到桌上師父的法照,猛然覺得自己被行銷亮麗成績、嘉獎、頒獎包圍住,離師父好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整個人竟被業流牽著走,於是當天毅然遞出辭呈,離開工作二十一年的職場。

2009 年 8 月,美瑩到淨源茶廠做行政助理。廣福組陳永龍組長於茶廠開會時說到,如果茶廠能出現一位全方位的製茶師,這樣推廣有機就有希望了。當時美瑩聽了全身發抖,想到自己是個女眾,扛不動裝茶菁的大布袋、也沒氣力捉住滾動中的揉布球,但她想承擔的心依舊,希望師父的志業能夠開展出來。便對永龍組長說:「我可以做萎凋,但我只有上過一次課,這樣可以嗎?」永龍師兄鼓勵她:「就是不會,所以才要學。」美瑩便從萎凋學起,一步步朝成為全方位的製茶師邁進。

嚴師出高徒

茶.師在跟著許多製茶師學習中,嘉義縣梅山鄉的葉文德師傅是以嚴格出名的。美瑩拚命寫筆記、認真按表操課。做了幾批茶請大家喝,全都一片叫好,美瑩開心地寄給葉師傅,請他指導。期待著葉師傅的肯定,沒想到來電卻是一記當頭棒喝:「你寄什麼茶給我喝?像水溝水一樣,這是我教的嗎?」美瑩的心情大受打擊,一路哭回家。她的挫折並非來自於承受責罵,而是老師花了這麼多時間在她身上,而她竟然連「好」與「不好」都分不出來,是她傷了葉師傅的心。

隔了一段時間後,她鼓起勇氣打給老師:「老師,當您下次再來的時候,我會更認真學習。」葉師傅客氣地說,他脾氣不好,很嚴格、會罵人,但美瑩堅持跟著他學。製茶的學習從阿里山、梅山,甚至到了福壽山,她一路緊隨,把握每一個學習機會。

某次提問,被葉師傅訓了半個多小時:「你到現在還問我這個問題,你比沒學過的人還不如,你確定你要再學、再做嗎?你不適合,既不能熬夜,又沒有資質,我看你不要做了。」美瑩師姐不斷承認自己的不是,也不斷表達自己是真心想學。葉師傅說:「你要學就不是這樣,你應該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排除,好好地做。」美瑩直點頭:「只要您願意教。」葉師傅接著又提:「你不要再寫筆記,你就是被你的筆記綁死的,你要做的是一個真正的製茶師傅。」美瑩點頭答應。

唯一的女弟子

2010 年春茶,美瑩捨棄自己的習慣、以師傅的要求用心學習的歷程,終於有了回饋。葉師傅稱讚她說:「我覺得你真的有進步,我收你為徒弟,可是你不可以丟我的面子!」這可是難能可貴的機會,因為在美瑩師姐之前,有些跟著葉師傅一、二十年的學生,都還沒成為他的徒弟。美瑩師姐說:「老師,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即便眼前做不到,但我一定會把你期待的品質,當作我努力的目標;淨源茶以後一定可以做出高品質,因為我有發願。」於是,她成了這位嚴格的師傅,唯一的女弟子。

茶.師茶.師

問她為甚麼能堅持學習?她說,茶廠一定要有自己的製茶師,才有利於擴展有機耕作面積,師父的志業,才能遍地開花。曾聽研討班同學說淨源茶不好喝,是為了護持,才勉強喝。她當時聽到,便發願一定要做出好茶,讓護持的人喝得歡喜,用這樣的心供養師父。雖然學習的過程很辛苦,但想到師父,想到自己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會是未來依師的資糧,便願意不斷努力。希望有一天,自己可以做得跟師傅一樣,這樣就可以報答師父的恩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