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與亮亮

生活在現代,很多人缺乏與動物接觸的機會,所以對牠們感到陌生。其實動物也有痛苦與快樂的感受,也有豐沛情感、真摯友誼。對於這一點,我深有感觸,因為有時候牠們付出愛的能力、面對困難的勇氣都足以給人類許多啟發……安安與亮亮的故事就是如此,牠們幫我上過一課!

安安是一隻一歲半的母犬,一年多前的某一天,還是小狗的牠邁著短短的腿,跟著公司的貨車跑來了。我們不知牠來自何方,牠也無意離去,同事阿惠很喜歡牠,就決定收養了。從此,牠每天跟著阿惠來公司上班,擔任守門及搗蛋的工作。

一個寒流來襲的早晨,在公司對面的空地上,出現了一隻被遺棄的初生小狗;不知何故,牠的左後腿有一個碗口大的傷口,血肉模糊,招來了一群蒼蠅及螞蟻。那踡曲無力的左後腿無法平衡瘦弱的身子,牠只能搖搖晃晃地挪動位置,然後不時發出微弱的低鳴。

當我趨前觀察牠時,牠以迷濛無神的雙眼回望,一股傷口的腥臭味襲來,對於從來沒有養過寵物的我來說,真不知如何是好。我知道,此時如果不伸出援手,這小狗肯定沒命,有多少人會在意一隻小小狗的死活呢?

於是,我雖然沒經驗,又時近年終,公司業務繁忙,仍鼓起勇氣、小心翼翼地把小狗拎到紙箱中,帶回公司。

安安與亮亮從那天起,小黑狗亮亮走進我們的生活。起初,大家都不看好牠能活多久。只有安安例外,安安沒有當過媽媽,但是牠看到亮亮時,那種雀躍歡喜、完全沒有掩飾的興奮之情,感染了大家。只要一得空,牠便衝到亮亮身邊,蹦蹦跳跳地搖著尾巴,或輕柔地不斷舔舐小狗全身,尤其是滲著血水的傷口。

在安安的愛心呵護下,加上我們每日餵三餐、擦藥、定時打針、處理大小便、維持一個乾淨的狗屋、拉腿部做復健、短距離散步……亮亮的傷口復癒情形出乎意料地良好,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傷口就只剩一點點,更奇妙的是,以著地跑跳了!醫師嘖嘖稱奇,頻頻問我們給牠上了什麼神奇的藥?

我們同事幾個會心一笑,醫生不知道,其實是安安與亮亮幫我們上了一堂有關「慈悲」的課。我親眼看到動物之間相互幫助的溫暖情誼,也體驗「愛與關懷」對每一個生命所產生的神奇力量。當一顆心受到安慰與支持,他就會站起來,找尋屬於自己的生路。連安安都懂得付出,連亮亮都能在痛苦中堅強地活下來,更有能力幫助別人的人類,腦筋更好、更聰明的人類,怎能因為困境一厥不振,或是硬著心腸,冷漠對待身邊困頓的生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