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房客到我家

鄉下地方,年輕一輩大都到外地工作,三代同堂的景象早不復見,兒孫輩幾乎只有逢年過節才會出現。我們家也不例外,屋外的院子,平時只有老媽會出來給植物澆澆水拔拔草,其他時間少有人會走動經過。

一天清晨,弟弟打開廚房後門,赫然發現四隻出生不久的貓咪。小貓像是等待許久似的,自自然然地跟著弟弟走進屋裡,絲毫沒有防衛。還沒斷奶的牠們,肚子一餓就喵喵大叫——既來之則安之,弟弟只好開始充當起牠們的臨時保母!

意外房客到我家

為了餵食這幾隻小貓咪,弟弟煞費苦,先找來乳膠手套充作餵食的工具,將牛奶灌進手套內,再在指尖剪一個小洞。弟弟還擔乳膠手套的觸感不似貓媽媽毛皮的溫暖,再找來小毛毯裹在手套外,讓貓咪抱著吸吮。

不久,外甥女放學途中撿到兩隻墜地、還不會飛的小燕子,也送到我家來。

家中多了這些嬌客,弟弟坐在電腦桌前的時間減少了,因為屋裡有燕子,屋外有貓咪,光是打點牠們的飲食及處理排泄物,就夠他忙的了。尤其是小燕子學飛期間,弟弟擔若在屋外練習,恐難逃身手矯捷的貓爪,而淪為牠們的點,所以決定讓小燕子在室內學飛。為此弟弟特別在屋內門邊臨時釘了幾根木條,讓小燕子飛累了可以休憩,直到牠們羽翼已豐、飛行無礙,才依依不捨地帶到戶外野放,與牠們道別。

小貓咪長大後就在沒有圍籬的院子裡自由自在地玩耍。天真無邪的小生命特別吸引純真的孩子——鄰居黃媽媽的幼兒坐在推車裡對小貓比手畫腳,呀呀地不知道想對小貓咪說些什麼;過路的小朋友上學前會先來跟小貓打招呼,甚至分享自己的早餐給牠們。放學時間更是熱鬧,幾個同學結伴一起來找貓咪玩,玩得不過癮時,還會問我弟弟:「叔叔,可不可以借我抱回家,等一下再抱回來?」而小燕子寄放我家餵養期間,幾個住附近的小女生天天都來探望、幫忙餵食,她們輪流把玩著,任由小燕子在手上、身上跳躍。

因為這幾個小生命,竟吸引了鄉下地方不少大、小朋友造訪,原本安靜的院子,不時就會傳來童稚歡笑的聲音。假日親戚帶著孩子來探望媽媽,大人在屋裡話家常,小孩也沒閒著,在院子與貓玩耍、餵食飼料,玩了一整天還捨不得離開,本來看似無趣的鄉下,頓時成為他們的最愛。

而臨時接下動物保母這個新任務的弟弟,也從老愛待在電腦前、少與人互動的宅男,變成孩子們眼中平易近人愛叔叔;家人與鄰居之間也因為更多的互動拉近不少距離。小屋的人氣指數增加,從裡到外顯得生氣蓬勃,帶給媽媽不少活力,這真是既溫馨又欣喜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