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證和尚
如證和尚

媽媽愛心百分百

我們這一輩的人,小時候如果做錯事,父母親會拿棍子打。記得我七、八歲時,有一次,媽媽講了一句話,我回嘴,媽媽就拿起一把細細的竹枝打我。她一直打,我一直哭,媽媽說:「你再哭我就再打!」我還是哭個不停。媽媽看我如此難以管教,就把我關到大門外,叫我不要回來了。我不停地敲門,要媽媽放我進門,這時候,鄰家的小孩都圍在旁邊看熱鬧,我就是這樣長大的。

那時候我們都不敢做錯事,而且從小對父母就很孝順。記得我剛當完兵到社會上工作,第一次拿到薪水是一萬多元,我自己在身邊留了兩千元,作摩托車的加油錢,其他一萬多元都交給媽媽。在出家之前,我工作了兩年,期間一直都是如此,因為我對媽媽百分之百的信賴。

現在有些人說,「打小孩,小孩就不會孝順」,我倒覺得未必如此,這要看你怎麼教。為什麼社會問題這麼多?就是因為上一代良好的價值觀失去了,所以整個社會的價值觀也失去了平衡。小時候父母親帶我並不是單單靠打,而是在最嚴格的要求底下,他們有最真誠的愛心。

一直到現在,對於小時候和媽媽相處的情形,印象都很深刻。小時候我常常跟在媽媽身邊,媽媽用縫紉機做裁縫,我就坐在旁邊看;清晨四、五點起來,媽媽起灶升火,我也跟著在旁邊丟柴火;有很多媽媽會做的工作,我現在都會做,就是小時候跟在身邊學習的。從我有記憶開始,一直到我出家之前,每天早上,媽媽都會煮稀飯給我吃,因此現在每次吃到稀飯,都會想到媽媽。媽媽對我付出的愛心是百分之百,沒有怨言的。

我小時候常常坐在媽媽旁邊聽她講話,媽媽可能講這個人怎麼樣,那個人怎麼樣……你可以感受到那顆心的特質,每句話都有一顆心的作用在裡面,甚至於她熬的每一碗粥都有一顆心的作用在裡面。記得以前生病的時候,媽媽都會幫我熬中藥,那中藥好苦好苦,我很討厭喝,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會覺得很珍惜,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懷。

我出家的時候最捨不得的人是媽媽,可是她在去世之前,告訴我一句話,她說她這輩子最快樂的事,就是有一個孩子出家了。她說因為這件事,她可以安心地走了。最關心你、對你的前途最照料的也是媽媽。

傳統社會就有這種好處,你會覺得生命充滿了一切。因為有媽媽的愛心,長大以後我告訴自己,我也要學習著對別人關愛,當別人有困難的時候,我必須要給他方向,給他希望,這都是從媽媽的愛心得到的啟示。

摘錄自2001年1月6日  如證法師對台北福智大專班開示

轉載自福智青年全球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