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證和尚
如證和尚

如何面對戰爭及疾疫

 

最近(2003年3月),世界上發生兩件事情,對於整體人類影響相當大:一件是美國跟伊拉克的戰爭,第二件是傳染病,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戰爭跟傳染病這兩件事情,未來如果沒有改善的話,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以傳染病而言,對其他比較早期感染的地方,像香港以及新加坡已經宣布大學以下的學校全面停課,都產生了相當的影響。而這個病是剛剛傳來台灣,所以也可能在台灣造成一波影響。所以在這一波影響之前,師父特地叫我來跟大家講一些概念,也就是我們要用什麼心態來看待這一件事情,對於自己,乃至社會、國家能夠最有利益。

淫殺二業感惡果,認清正因不恐慌

首先我們來看,會產生傳染病戰爭最重要的原因,是來自於兩種惡業:第一種是殺業,第二種是淫業。這兩種業,在台灣以及世界比較先進的國家,都算相當的嚴重。老一輩的大概都很清楚,以前的人沒有吃那麼多肉,也沒有用那麼多農藥,殺業也沒有造得這麼嚴重。可是現在的人,眼前的福報比較大,可是相對的我們所造的這個惡業也比較重,所以祖師曾經講過:「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聞屠門夜半聲。」

還有一點特別重要的,就是不要因此而太過恐慌,聽說有人已經很恐慌,如果公車上有一個人咳嗽,下一站可能就會有很多人下車。這樣做是不是可以解決問題呢?要仔細的想一想。因為傳染病之因是淫業跟殺業,眼前這樣恐慌是不能解決問題的。我們不該因為急而造成慌亂,而是先去找出解決這件事情的正因到底是什麼,這才是更重要的。正因,也就是正確解決這件事情的因是什麼。如果找錯因,可能忙了一輩子也於事無補,就像很多人生病,病了以後就會慌,慌了以後就亂投醫。

四事重要:懺悔、祈求、發願、持戒 

大家仔細想一想,正因到底是什麼?師父告訴我們,最重要是戒淫跟殺兩個業!其中有四件事情特別重要:第一多懺悔,懺悔我們過去所造的這些惡業。還沒有學佛之前,一定很多人在無知下犯了殺業和淫業,怎樣才能避免這些惡業感果?廣論共中士道講到,促成業感果的作用力來自於「俱有緣」──我們的煩惱。為什麼叫大家不要恐慌呢?因為恐慌讓我們的心沒有辦法靜下來找到正確的因。如果我們能夠靜下心來接受這個事實,用比較理智的心態來看待這件事情的話,就比較能夠正確的判斷這件事情的原委。所以,既然我們過去所造的業,它召感的力量是來自於我們的煩惱,如果現在可以讓你的煩惱稍微減少一點,是不是召感這個業的機會就變得比較少一點?所以最重要的事情是懺悔。

多懺悔、多追悔過去因為貪、瞋、癡三毒所造的殺業和淫業;包括自己做的、教唆他人做的、見別人做了而我心生歡喜的惡業,都要懺悔。然後發願:從今天以後,我絕對不要再造這樣的惡業,也就是根本遮止最粗猛的煩惱。《廣論》教我們「四力懺悔」,第一力就是追悔力,追悔我們以往所造的惡業及煩惱,內心生起不願再造也不敢再造的心意,讓我們本來造這個惡業的力量停止,這個是懺悔。另外,第二力是對治力,過去所造的惡業必須要讓它清淨,這個就必須靠著修福跟誦經,所以師父交代要持誦《大般若經》,這些都是很重要的。

第二點是祈求。如果你過去的業不會很嚴重的話,可以靠著祈求佛菩薩加持的力量,這個業就能夠減緩。我們可以用染病在即的心情,至誠殷重地對觀世音菩薩像前多祈求,希望人類的這些惡業能夠平息;也祈求透由佛菩薩加持,讓我過去所造的惡業,如果不太嚴重,能夠不要那麼強烈的感果;或者,如果已經感果,希望這個力量不要對我未來學佛這條路會有所衰損。至心殷重地祈求,必無不救。

第三是發願。我們猛利的發願:為了正法久住,我希望下半輩子或下輩子能夠好好的學佛,我要好好利用剩餘的暇滿人身來護持正法,協助正法久住。如果這個業很強的話,過去那個惡業的力量會遮止住。一般人如果認真思惟,比較能發起懺悔及祈求的心,卻很難發起希望正法久住的心。但是對於長期護持法人事業的同學,就比較能夠感受到建立教法的殊勝。如果發的願很精純,而且過去所造的惡業不會太重的話,它可以讓我們過去的業不會那麼快感果。

對初學佛者而言,可能不太容易體會到這一點。大部分人發願會希望家庭美滿,或者希望自己的脾氣能夠好一點,或人際關係好一點,這種願的力量就不會太強。如果說你能夠好好的去發願:希望我能為了佛陀的教法久住,盡心盡力!甚至投入法人事業較多的同修,還可以多發願:「如果我能夠活著,我要盡全部的生命奉獻給正法!」這個就會變成是一個很大的重業。同時,對於因為戰爭或傳染病而受到傷害的有情,我們也可以發願,盡未來際我能夠好好的學習正確無誤清淨的佛法,未來我能夠帶著這些有情成就無上菩提──不管他們往生到哪一道,我都能夠帶著他們成就無上菩提。

在這種惡業跟善業交雜會集時,實際上周圍有許多的善神跟惡神,同時也在交戰當中。所以,對於我們所看不到的這些有情,也可以多為他們祝願:瞋心很強的有情,或者說會損害正法的有情,希望透由我們所造的善業功德回向給他們,這些有情之瞋心、煩惱和傷害眾生的業能夠平息。如果我們常常祈求,把這些功德回向給這些有情的話,我們本身的業也能夠比較清淨。而對於護持正法的有情,我們也可以多發願,把這些功德回向給他們,希望他們護持正法的力量能夠變得更強大。為著人類的未來,為著正法的未來,我們廣發正願,這種心愈真誠,這種業的力量也就愈強。

第四點就是持戒。持戒是什麼?論語中,顏淵問孔子什麼叫做「仁」。孔子回答:「克己復禮為仁。」克己就是克制自己,不該做的不要去做;復禮,該做的要去做。顏淵接著「請問其目」,就是請問克己復禮的方法是什麼?孔子講:「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不該做的,不要去做;該做的,就應該要去做。

所以戒淫跟戒殺二業,如果你們以前很喜歡看電視,尤其是喜歡看暴力片的,最好不要看;有些人很喜歡看色情片的,我也建議最好不要看。不該做的,不要去做;該做的,對人類的生命有意義的,有意義的都去做,這個就是戒。所以,剛剛講到的四力懺悔裡面,第一力,就是追悔力,追悔過去的惡業。追悔的同時,必須要有一個足夠的力量,能夠跟你這個惡業相抗衡,所以要多修福,或者多誦經。有了修福跟持誦的力量,惡業的力量可以稍微平息。

但若因為我們又讓很粗猛的業習氣現行,那也是沒有用的。如果你們很喜歡看暴力片,會發現即使一兩年沒看了,只要旁邊有人開電視,你就會想:「瞄一眼該有多好。」我們那種惡業的習氣是非常、非常強大的。所以,遮止自己隨喜這種淫、殺的業,最重要的是不要再犯!讓自己這種業的相續之流能夠扭轉,變成想要利益眾生,想要護生的業。這種業的現行,你能夠扭轉、轉變方向的話,召感這個惡業以及惡果的影響力自然會大大的減低。

莫觀他人非,不求眼前果

但是在我們作懺悔、祈求、發願、持戒的過程當中,有一點很重要,就是知道了這個道理後,不是去看別人的不是。如果周圍有人得了這種病,不要非理作意:「唉呀,這個人一定是殺業不清淨,淫業不清淨。」因為每個人過去生所造的業,我們不清楚,經典中也提及,在末法時期遭受刀兵劫、瘟疫劫、還有饑饉劫的過程當中,有兩種人會遭受到傷害:一種人是造善業的人,一種人是造很多惡業的人。

如果是造善業的人,他受到傷害的過程當中,也會死掉,而他死掉的原因,不是因為造了惡業而死掉;而是因為在他最後還一些惡業沒有淨除,就在這種過程當中,他的惡業淨除了。而造很多惡業的人,也會在這個過程當中死掉,並且馬上就墮落了。所以,要記得不可以去看別人,也不是去看那個果怎樣。如果說有一天你真的也得了這個病,你想說:「唉呀,會不會是我的業不清淨?或者會不會師父講的有問題?」不一定是眼前的業不清淨,也不是師父講的有錯誤!最重要的是去看因,如果說我們的因正確了,那你不用擔心,擔心的應該是我們造了錯誤的因。所以,如果說我們能夠把眼光看得遠,不去看眼前的好壞,而是看未來的話,我們這種恐懼就可以大大的減低。

不管別人怎麼樣,也不管這個時代會變得怎樣,我們要不斷去種正確的因。如果我們這一群人,能夠好好的在這個因上努力的話,就會慢慢的扭轉。這一種清淨的業,對這個時代也會有很大的幫助。如果說你們有空,可以像我剛才講的努力懺悔、祈求、發願、持戒,好好的祈求佛菩薩,或者說好好的誦經,回向,祈求世間的災害能夠消失,人類能夠安寧,眾生因為無明所造作的恐懼能夠大大的平撫,除了讓我們的心能夠比較理智的去觀待這一件事情外,我們也應該努力造正確的因,脫離這個現實共業的輪迴。

因緣相觀待,生命無限不執著

還有一點相當重要,就是除了因以外,還要有正確的緣。正確的緣是什麼?就像我們生病了,不能單是祈求,還是要看醫生。你不要認為,法師說懺悔、祈求、發願、持戒最重要,所以我現在發燒了,只要懺悔、祈求、發願、持戒就可以,而不去看醫生,絕對不能這樣!緣很重要,譬如說,如果周圍真有這種人得了這種病,你不要說:「靠近他應該沒關係,反正一切都是業,如果有這個業,我自然會感染;如果沒有個業,我自然不會感染。」這是不正確的,如果你故意去創造讓你感果的緣,到時候得了這個病,還是自找來的。

緣很重要,你該有的緣,你還是要去圓滿,但是因跟緣兩樣東西,它一定是以過去的因為主,我們現在努力去懺悔,修改這個因,這是根本關鍵。相反的,如果忘失了這個因,失去了皈依,只在這個緣上面拚命努力,到最後會讓你的心更加恐慌,甚至被整個共業牽著走。另外有一種可能,這一群人如果宿生福夠,可能會全部留下來,會繼續當人,會繼續在這個地方建立教法;也有可能這一群人的共業福不夠,這一群人雖然死光了,但是其中相應正法的人會跑到另外一個淨土去建立正法。

所以,一開始我跟大家講,絕對不要因為這件事情而恐懼,要以平靜的心去看清正確的「因」,至於「緣」的部分則隨分隨力去圓滿。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在最理智的狀況下,去處理周圍所發生的事情。

前面講的這一些是重要的基本原則,包括:憶念師父的教誡,斷除淫業與殺業、不要恐懼、找正確的因、懺悔、祈求、發願、持戒、看自己不要看別人、不要求眼前的果、以及因跟緣的觀待。如果你們周圍有學佛的人,懂得這些道理的,也可以讓他知道,但是最重要是自己要好好的做,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說,傳染病或者戰爭真的對我們這邊有影響的話,我想政府會採取一些措施,這些措施我們還是要配合,在這種狀況底下,你們也不要因此而恐慌。你待在家裡,就可以好好的誦經、祈求、發願,希望世界太平祥和,正法早日建立。

最重要的事情,認清了生命無限,一切事情就容易多了。我們身體本來就是假有的,可是人會恐慌的原因來自於哪裡?是不是因為這個「我」的執著。擔心我被傷害,或者說擔心生命會失去。實際上生命本來就是因緣而生的,因緣而滅的,如果緣到了,它就消失。所以怎樣讓這個生命能夠在這一生發揮最大的利益,這是最重要的。但是這個身體還是要顧,為什麼?因為只要活著,我們就可以多付出一分的心力,為了人類的幸福,以及人類美好的未來而努力,所以,這個身體還是有用的。

為什麼還要注意「緣」呢?我們以清醒的理智去觀待這一件事情,如果你真的生病了,就要把這個身體醫好,為什麼?因為我們要建立教法。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緣不具足,這個身體真的必須捨掉,那你就好好發願,希望下一輩子能夠再來,能夠再做利益有情的事情。若以這種心態衡量,那就輕鬆多了,不用太擔心,該走就走嘛。正確心態的把持才是最重要的。

摘自 2003 年 3 月 31 日如證法師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