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老和尚
日常老和尚

在圓根燈會,點亮心燈

藏曆的陰曆 10 月 25 日是宗大師的誕辰與涅槃日,福智每年在此時節都會舉辦「圓根燈會」向大師供燈致意,祈求大師加持。本文是日常老和尚對弟子的開示,探討「點燈」的意義,以及身為宗大師弟子,應該如何修行。

點亮心燈

日常老和尚開示於 2000 年 11 月 20 日圓根燈會

今天我們有因緣接受宗大師的教法,這個法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我們得到大師的教法,應該以什麼樣的心情來看待?在座都是學《廣論》的老同學,我覺得從眼前看,你這一生也許二十年、也許二十多年,但是我看見的「老」同學,不是二十年,也不是二百年、二千年,我相信是很久很久,我們才有因緣在今天遇見。所以能不能還用世間的眼光來點這盞燈?世間的眼光就是說:「啊!今天晚上輪到我,別人沒有份。」假定這樣的話,我會對不起我自己。

今天晚上點這盞燈是什麼燈?我們說「心燈」,要照亮我們的心。為什麼要照亮這顆心?因為這顆心本身跟佛是無二無別的,我們稱為「佛性」——我們每個人都具足的,每個人都想離苦得樂。離苦得樂不是語言文字,我們一生是不是都是被離苦得樂這個力量推動著?但是內心雖然有這個力量,卻沒有朝這個方向去發展,所以我們稱它為「障礙」,這個障礙分為煩惱障、所知障,我們整個的被困在這裡。

我們每次講要點亮這盞心燈,講了多少遍了?今天晚上不妨想想看,我們被什麼東西障礙著?假定我們看不見那個障礙,不拿掉那個障礙的話,心燈點得起來嗎?如果火不是點在燈心上面,或者燈心上面有個很厚很厚的鐵片,燈點得起來嗎?現在想想看,眼前什麼東西障礙著我們?理論上我們都知道是名利啊,世間的恩愛啊,在家人有在家人的障礙,出家人還是一樣有,因為我跟你們一樣,也做過在家人,比你們好的是,我也做過出家人,而且現在還是出家人。

進一步來看,現在內心當中真正要求的,有一樣東西是真實的——離苦得樂,可是我們潛意識裡是不是都用世間的方法去求?一方面有這個佛性的推動,一方面又有這個障礙的力量同時在拉拔。今天晚上我們要想點亮這盞心燈的話,發個願:「請大師加持我,無論如何我也要苦熬下去,一定要點亮它;一定要把障礙我的東西,盡我的一切力量排除。」

這個排除,並不是回去以後跟太太說:「你給我出去,你不出去我就離開。」這個形式上面的不是點亮「心」燈,只是點外面的燈,如果你以為只要出了家,心燈就會點起來了,那你就錯了,不是這樣的!

所以,不論在家人或出家人,既然老同學們已經對《廣論》有了認識,我們必須從現實的客觀環境當中去觀察:為什麼這個佛性、覺性被障礙?被什麼東西障礙著?哪些是我們放不下的?這才是真正的關鍵問題。特別有一個非常重要的觀念:「就算你種種樣樣都保得住,但是你能保得住你的命嗎?現在你樣樣保得很安全,你死了怎麼辦?帶得走嗎?」我們現在說了很多道理,可是起心動念都是眼前,我們在此可以稍微花一點時間想想看這一點。所以點這盞燈之前,假定每個人把這些事情很認真地想一想,那今天在大師面前發願,然後,紀念這個日子,就有完全不一樣的意義。

點亮心燈

進一步來說,圓根燈會是宗大師的誕辰也是涅槃日。為了紀念他死的那一天,佛法稱死亡為涅槃,確實對我們是一個最大的紀念,世間一般人的看法是,有人離開我們,我們悲傷,所以去紀念他;今天學了佛,得到三寶的加持,我的體驗便不是這樣了。以世間現象來說,死了就是不見了,而且永遠不見,學了佛以後,我們內心十分信得過生命應該是無限的,沒有死,既然是沒有死,怎麼說他死了呢?那麼為什麼臨命終時我們又放不下呢?放不下什麼?因為我們始終就是以世俗的標準去看,事實上他不見了,而我們對世俗都有一份執著,這一份執著就讓我們放不下!

所以我們放不下是因為我們執著的是眼前,眼前都把握不住了,那死亡降在我們身上就極為恐慌。如果這個人對我們很有意義,那麼他消失掉了我們怎麼辦?錢,我們把握住了,我們卻恐慌它會消失掉;地位,我們把握住了,我們也會恐慌它失去。

其實,識並沒有死,而是繼續下去,可是活著時,我是把握得住的,死了以後,生命消失以後,我是把握不住的,這是一件事實。沒有學佛時,雖然生命無限,可是把握不住;而正因為曉得生命無限,唯一有機會可以把握、提升的是不是只有學佛?這件事是不是大家都肯定的?那麼學了佛以後,要把握生命無限的障礙是什麼?是「現世」!現世把你無限的生命切成一段一段,儘管還有下一世,可是下一世對你沒有意義,而如果有意義的話,當你把握住現世的時候,下一世卻把你送下地獄,這個下一世比沒有還要糟糕!如果你看不見這一點,還是迷迷糊糊的,明年再來參加圓根燈會,我不會拒絕你,我還是會很歡迎你,可是你願意做這樣的糊塗人,一生一生下去嗎?

所以大師示現給我們:他並沒有死,別人的死叫做死,是恐怖的,他的死不叫死,叫涅槃,他的累贅完全消失掉了。也就是說同樣的現世,可是對著這個世間的境,我們積累的因不一樣,有很多人對著世間積的是升天之因,有很多人積的是下地獄之因,有很多人積的不但是升天的因,而且是超越三界之因。

超越三界之因,有聲聞之因,有緣覺之因,還有大乘菩薩之因,還有佛的因。大師以他完整的生命告訴了我們,只要把握住了這一點,當因圓滿的時候,呈現的果便是這樣,這個特點與根本的離苦得樂是完全相應的。離苦得樂的心,大家完全一模一樣,不同的地方是我照著正確的方法,照著老師告訴我的話,點亮了這盞心燈,所以我能夠充分利用這個因,並且超越了。

所以我非常感謝大家,因為今天這個日子不但讓我能夠真正策勵自己,同樣的,我現在年紀大了,有人說:「師父您要留下來!」說到老病,老與病,是死因,我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懼,喜的是愈來愈靠近涅槃了,我這個因要成就了;可是實際上我沒有像大師一樣,我就害怕,我還是想:趕快努力啊!因為怕,所以讓我更認真的努力,求無上菩提的因。對我來說,我把世間放不下的東西更能夠看清楚,器世間要放下它,而不是逃避它,然後多結一分涅槃之因,逃避是沒用的。然後,當我漸漸靠近死亡,對我而言不是怕,我最希望的就是為這件事情而努力。

今天我非常感謝大家,你們諸位都是大師的示現,大師的千百億化身,坐在這個地方像諸位一樣來教誡我,非常感謝!我在大師前面報告我的心得,不曉得大師滿意不滿意,我祈求大師繼續來加持我,我會努力的,我一定要把這盞心燈點亮!

本文摘自《福智之聲》第 109-110 期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