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老師
真如老師

真如老師:堅持聽師父帶子

福智真如上師老師最大的希望——希望福智團體每一個廣論學員,再再提起非常、非常認真聞思修《廣論》的決斷!

修行人一期生死中特別特別重視的——我的心對境的時候,正知見是否明晰?是否打得過煩惱習氣?打得過的話,用多長時間打過?它出現的頻率是多高?再出現的時候,還是會那麼猛嗎?還是有所減損?

在解脫道精勤努力的人,會非常在意——煩惱調伏得怎樣了?《廣論》學得好不好?對老師、三寶的信心,是否與日俱增?所受持的律儀,是否越來越清淨?

這些,都是我們學《廣論》者極需注意之處。如果希望能夠得到暇滿人身,希望能夠得到成佛的教授,這些都是基本的。每每想到師父諄諄教誨,一定要注意《廣論》的聞思修,一定不能離開學習《廣論》;我們離開學習《廣論》,生命真的不知何去何從。所以大家一定要再再地、反覆地學習,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把正知見建立在自己的心中,也不是一朝一夕突然可以扭轉得了無始劫來的煩惱習氣。

老師引《廣論》中「易於獲得勝者密意」這一段,來講說學習《廣論》的重要性——「至言及論諸大教典,雖是第一最勝教授,然初發業未曾慣修補特伽羅,若不依止善士教授,直趣彼等難獲密意。」未曾慣修,就是我們對於修學菩提道次第還沒有學到一種習慣性,這是我們的一個現狀。老師說,這樣的一種現狀之下,如果不依止《廣論》這樣殊勝的教授,我們去學習其他的大經大論,是很難獲得它的密意的,「設能獲得,亦必觀待長久時期極大勤勞」。

老師講這一段時,提出一個問題:其實看到「極大勤勞」幾個字,我們想想,有多少人肯為了經典的一句密意,去長年累月地花那麼大的心力去思考,能夠花上「極大勤勞」?能夠肯花「極大勤勞」?多半都是——看看不懂,就這樣過了。前十年不懂,後二十年不懂,也就這樣過了。

我們是不是多半都這樣?如果連對經論的極大勤勞都沒有,經論的密意就不能獲得。經論的密意沒辦法獲得,如果沒有善士教授的話,是不是根本不可能學會,所以老師告訴我們,如果沒有一個環境、不跟隨著善知識走,沒有幾個人能走過去吧!懈怠、諸多的障礙,還有病苦等等,這些都足以摧殘自己的道心。

「若能依止尊長教授,則易通達,以此教授能速授與決定解了經論扼要。」老師解釋——以前問師父這個「易通達」是對比於什麼變成「易」的?當然是對比於不依止「尊長教授」,依止了之後,就變成容易的。師父也講說,這個「易」和「難」,時間上可能是用「無量劫」啊!那無量劫是受很大、很大的痛苦,可能也不一定了解這樣的教授。所以是費了很多有過失的知見所花費的時間,還有為這種知見自己所付出的種種痛苦代價。

所以這一個「易」字,不是說「幾分鐘」或者「幾年」,一旦我們去學習沒有得到修行的扼要之後,盲修瞎練,或者學一腦子很奇怪的見解——就是都沒有清淨傳承的這種見地——一直修,並且跟別人亂講,不知會造多少惡業!還有,為這種惡業,我們將付出多少的代價!

沒有很認真地比對經論,會不會養成一種不好的習慣?養成不好的習慣,會不會用這個再告訴別人?你用這個再告訴別人,自己不曉得怎麼去突破,別人也不曉得怎麼突破,到最後一盲引眾盲,這個業會不會回到你身上?就把你綁死了!

可是,正因為我們依止了《菩提道次第廣論》,依止了善士的教授這樣的一個宗規,清淨的宗規,我們就比起那個來說,太容易了!所以是個「易」啊!

儘管如此,由於我們慧力弱,如果沒有智者智慧的光明照耀的話,我們沒有辦法獲得密意,即使去聽聞《廣論》,我們對《廣論》的道理也很難了解,因此一定要聽聞、學習師父一百六十卷的《廣論》帶子才能夠通達。如果我們能夠常常聽聞《廣論》的教授,能夠依照清淨的次第修行的話,那是令師父最高興的,也是令宗大師最高興的!

所以老師期許我們——非常希望堅持上研討班,堅持聽師父帶子!這就是報答傑仁波切寫了《菩提道次第廣論》的恩德,及對我們的期待。最好的方法,一個字、一個字學,一個字、一個字聽聞,並且把它放在自己的內心之中珍貴執持。用自己珍貴執持的心意傳遞給其他人。我覺得這就是諸位最殊勝、最了不起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堅持聽聞、學習下去。常年地、堅持不懈地聞思修《菩提道次第廣論》的話,我們漸漸地就會對修心有經驗。

老師對我們狀況很清楚!建議大家不要只聽到結論就想說——我知道,就是好好聽聞《廣論》。可是前面這些理路沒有聽清楚,你不會知道現實碰到調伏煩惱或是學習困難的時候,和一個字、一個字聽聞,一個字、一個字學習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你就不會想到用《廣論》去解決困難。所以,這一講希望大家能夠很認真地聽聞思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