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後重生

八十五年九月十六日下班途中,一輛載砂石的大卡車從旁邊撞到我,當時我就不醒人事了,據說卡車司機並不知道已撞著人,把我繼續拖了一段路,不巧路旁堆了一塊塊蓋水溝的硬石板,造成我左腳靠近腳踝處與石板磨擦,結果肌肉全都不見了,甚至骨頭也磨掉一部分,筋斷了、血管也乾枯了,現場一片血肉模糊。

難忍錐心之痛

當我甦醒時,是被送到醫院兩個多小時以後,司機告訴我,昏迷當中我不斷的問:「現在幾點鐘?」因車禍前心裡唯一掛念的是晚上的研討班,我必須提早去準備桌椅、麥克風、招呼同修等。在昏迷中我大概感覺來不及了,因此才放心不下一直追問時間。當睜開眼睛,看到先生站在床邊,才猛然的意識到這是一場車禍。不久就被推進開刀房,半身麻醉後,醫生幫我清洗傷口,因傷口黏了很多砂石,不易清洗乾淨,於是吩咐買了兩隻牙刷,大力的刷傷口,分秒難忍,卻足足清洗了三個多小時,我只能忍著痛不斷的念六字大明咒祈求加持。當時並不知道開刀房外有多位廣論班同修也在幫我祈求,推出開刀房,接觸到他們關懷的眼神,好感謝,也讓我害怕的心情減少不少。然而傷口的劇痛酸麻令我整晚不能合眼,加上隔床的病患整夜的呻吟聲,只有一心祈求觀世音菩薩,減輕隔鄰的痛苦,也幫助我度過難關。

第二天每隔四個小時清洗一次傷口,每次洗傷口的折磨都令我緊張又害怕,那種痛徹骨髓的感覺有如人間地獄,記得師父曾說過:「當你把肉割開加入鹽巴那種痛你嘗過嗎?」當時輕忽聽過去,沒有什麼感覺,而我現在就正在嘗受那種錐心的痛。

「當我們罹患惡疾,遭受煎熬時,是利器之輪回轉到我們身上,惡作還得自受,直到現在,我們總是傷害他人之身,自今以後,讓我們承受他人的痛苦。」我忽然對這幾句話感受良深,無始劫來我不斷的在損惱眾生,何曾觀功念恩?如今幸遇大乘師長及圓滿教法,卻仍然耽著世樂,何曾想要努力修行?一旦墮入地獄,其苦更甚於此刻百千萬倍,且純苦無樂,那時只顧一心喊痛,那裡還能起善念呢?想到這裡策勵自己:「應速速修啊!否則一失人身,萬劫不復。」

佛力加被度難關

我的折磨並未就此完了。九月十九日還得再進一次開刀房,醫生要替我割掉腋下的一大塊後臂肌肉,去填補腳上失去的肉,還要剝下大腿的皮去植皮,整個手術進行了九個多小時,除了感謝主治醫生的辛苦,也感受自己真是任人宰割,絲毫不能作主,這不是活生生的畜生道苦嗎?想想自己以前所造的惡業,舉凡剝皮刮鱗,切肉斬骨,砍蜻蜒、捉金龜、蝸牛等,造下無邊的罪過,如今利器之輪回到我身,惡作還得自受啊!當我在手術室由麻醉中被叫醒時只覺呼吸困難,只能由呼氣中吃力的呼出一個「佛」字。從恢復室被推回病房時,隱約聽到一群同修齊誦六字大明咒,心好感動,不久我就疲累的睡著了,但整個晚上耳際只縈繞著一個聲音——「唵嘛呢唄咪吽」。

師長的加持與教誡

隔兩天,見慈法師與見堅法師、自福法師來中部參加普茶,並專程來醫院看我,見慈法師看到我全身傷痕累累,對我開示說:「當妳感覺痛苦時,要去想到有多少人跟妳一樣的病苦,甚至比妳還苦,要發願去承擔他們的苦難,這樣會減輕妳的痛苦,同時也可以串習發菩提心。」一旁的見堅法師看到我的苦狀,偷偷的擦著眼淚,令我好感動,那種願代眾生苦的真誠心流露無遺,雖然我跟法師們並不熟,但仍能觸發他們的不忍及關懷,可見他們的悲心是多麼的大啊!見慈法師送我一條金剛繩的鍊子,袋中裝有一顆摩尼丸及一小塊尼師穿了二十多年的架裟布,當天晚上睡覺時感覺似乎有一件袈裟一直罩著我,令我腳不痛且睡得較安穩,感謝見慈法師的加持。

當賴學長告訴我常師父也要來看我時,想到師父弘法利生如此忙碌,居然還要為了我操心,老遠從鳳山寺趕到清水來看我,我怎麼對得起師父呢?師父的大慈大悲,不捨棄任何一個眾生,甚至像我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無名小卒,都願意拉拔我,怎不感恩涕流呢?

常師父及梵因法師、宏道法師早上八點多即來到病房,師父似乎知道我的煩躁,安慰我說:「我們凡夫免不了會造業,這是重罪輕報,也許是讓妳少受一次地獄的果報,要觀業忍受,要歡喜受,多祈求觀世音菩薩的加持,雖然現在能力還不夠,仍要發願『願代眾生承受苦難』,在痛苦當中要去學習,讓妳『忍苦』的能力增強。」

後來常師父到清水廣論教室灑淨,並對大眾開示說:「一般人發生車禍都會抱怨,不知是往業所感,當埋怨瞋恨對方時又造了新業,彼此由於業的牽引又繼續輪迴流轉不已。而學佛的人知道這是自己惡業所感,受苦是在消除業障,不怨天尤人,則業就到此停住,而且還可轉成造善淨之業。因為苦而增強你對三寶皈依的信心,同時也因體會到世事的無常,更會策勵你努力修行。」

順利快速康復

感謝師父的教授,句句金玉良言,當我痛苦的時候,師父的話會在我耳邊響起加持我,我也試著觀想醫生們都是佛菩薩,能讓醫院裡所有的病患減輕痛苦,快快痊癒。有一天半夜,實習護士來注射,打了好幾針都沒扎進血管,我曾痛得直埋怨,後來念頭一轉,把護士觀想成觀世音菩薩,一心祈求,結果護士很快的找到了靜脈血管且扎進去也不痛,真是不可思議呀!後來醫生一直誇說傷口沒發炎是奇蹟,且能恢復得這麼快是上天保佑,其實我心裡知道這是三寶的庇佑,師長的加持,以及所有廣論班同修誠心回向的結果,才能讓我如此順利。

報不盡的同行恩德

住院近一個月,要感謝的人太多了,除了先生不眠不休的照顧,同修們也在百忙中排班輪流來看顧。他們陪伴我、說佛法給我聽、鼓勵我、安慰我,讓我不知不覺中忘記了苦痛,否則長期躺在病床上,那種酸麻的滋味真不知要怎樣挨過去。還有阿珠師姐及葉師姐燉補品來,翠媚師姐每天送晚餐及早餐給我兒子吃,葉師姐則幫忙洗兒子的衣服......,同修們這麼多的恩德,我如何報得盡呢?

願更勉力修學增上

這次生病讓我深深的感受到團體的美,大家在師長的攝受下,都願意默默的付出,真誠的去關懷遭受苦難的人,這一份誠摯是多麼難得呀!這也是師長的功德,沒有師長的諄諄教誨,怎麼可能有此和合的共業團體呢?今後我更要努力的學習,跟著團體、跟著師長,修學圓滿教法、生生增上,否則當惡業感果時,當無常到來時,再用手抓胸呼天搶地已後悔莫及了,從前是悠游放任,虛度時日,且又意惡太重、滿口怨尤,經過這次車禍深深警覺到此身如瓦器,今後雖不敢說能做到了凡先生那樣的戰兢惕勵,但至少要好好反省並策勵自己,使善日加修,德日加厚,若還是順著習慣因循怠惰,豈不是浪費這得來不易又差點失去的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