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微光:魚兒專車

文、圖 / 范又方

髒兮兮、冷冰冰的吳郭魚,比起毛茸茸、暖呼呼的哺乳類動物,真是太不可愛了!但就讀福智高中的范又方,想起真如老師護生的行誼,不但決定買下魚攤裡奄奄一息的吳郭魚,還和父母親一起,耗費幾小時,用專車護送牠們回家。買梨變成買魚,他們的心路,經歷怎樣的沿途風光?

一個下雨的午後,我和爸爸、妹妹一起去黃昏市場採買酪梨,花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找到停車格。進入黃昏市場,映入眼簾的是形形色色的攤販,從吃的、穿的到飾品,不愧古人所說:「一日之所需,百工斯為備。」踩在黑黑黏黏的水泥地上,其實心裡不甚喜歡,加上路邊的豬肉販大力剁肉的聲音,以及腥味,只想趕快買好的東西,然後迅速逃離這裡。

就在此時,經過了一攤魚販,忽然看見一條魚,癱在淺盤上,大口喘氣。魚販看見我望著那條魚佇足良久,便走過來問:「小姐,你要買來煮嗎?」我當時身無分文,只好不好意思地說:「不,只是看一下。」趕緊繼續往前走。這時,後面突然響起「啪」的一聲,方才那條魚用力一甩,掉到了地上。魚販走向前,把那條掙扎的魚扔回盤子上,濺起一陣水花。

螢火微光:魚兒專車

我拉了拉前方剛買完酪梨的爸爸,說:「我剛才看到一條魚,要買下來放生嗎?」爸爸想了一下,便說:「好吧!在哪裡?」我領著家人回到魚攤不遠處,指向那個盤子:「爸,就在那裡。」忽然發覺:盤子裡有三條魚!「剛......剛才只有一條......」

爸爸走過去,問那個魚販:「請問你這個魚怎麼賣?」

魚販說:「一條 X 元,這是吳郭魚,肉很肥美,蒸炒煎炸都可以,請問先生要怎麼處理?」

「不不不,請給我活的。」爸爸說。

「是要放生嗎?」魚販問。

「是。」爸爸回答。

櫃檯後面有一個正在清理檯面的女人接著喊道:「要放生啊?喏,這裡還有。」爸爸皺了一下眉頭,問我說:「妳還要買嗎?」我說:「錢是你出的,我沒資格說話。」爸爸又想了一下,向魚販點了點頭,魚販便默默地從後方再拿出兩條魚。不料那女人又向我們喊過來:「還有三隻,就剩三隻了!」魚販沒有答腔,爸爸也沒說話,女人見狀,又說:「快點!你們有沒有聽到?那幾條魚在呼喚你。」爸爸嘆了一口氣,我則想到真如老師買下一卡車豬的故事,真如老師是怎麼辦到的呢?「好吧,全部買下來。」爸爸深吸一口氣,於是,我們提了八條肥碩的吳郭魚,和一大袋酪梨,擠進一臺小 MARCH 車。魚不時地在袋子裡跳,把塑膠袋的結都跳鬆了,等到我們到家時,已經有一條魚翻出袋外。

我們趕緊找出全家最大的垃圾桶,把魚一條一條放進水裡,魚一入桶,水立刻變得十分混濁。是否牠們以前生活的環境就是如此髒亂呢?媽媽又幫牠們換了一輪水,還在桶子裡丟了八顆摩尼丸,在幫魚皈依、念佛後,開始討論要去哪放生比較好。總不能隨便亂放。這時我有點後悔買了魚,因為吳郭魚是外來種,很容易繁殖,妨礙到本地魚類的生存。討論的結果是將牠們放到南投的一條河中,那裡流速比較快,而且重釣的人也很少,應該比較合適吧! 於是我們換了另一輛車,從臺中出發,開了二十幾分鐘,來到那條河,把魚一隻一隻投入水中。水很混濁,混著泥沙,流速又快,因此一下去就再也看不見了。

螢火微光:魚兒專車

放完最後一隻,爸爸突然叫起來:「為什麼只有七隻?!」我們開始核對每個人放的數目:爸爸兩隻,媽媽兩隻,我三隻,真的只有七條魚!我們開始擔心那條魚,牠可能翻在原先那臺 MARCH 的座椅底下,但是不管牠掉在哪裡,他肯定有一個多小時完全沒有水呼吸了。全家人開始懊惱為什麼沒有看清楚,讓一隻魚落單,討論魚的屍體要埋在哪。這時我突然驚覺:原來不喜歡跟著整體,造下的因是這麼可怕!

一開始在家裡就耗掉十多分鐘,放生花了近半小時,車程總共四十多分鐘,離家裡越近,我們越緊張。一到家,爸爸便先下車檢查那一臺 MARCH 車,後來媽媽又不放心地再去檢查了一次,結果居然一無所獲。

爸爸想了一下,覺得魚可能掉在車庫裡,我自告奮勇拿了鑰匙,打開車庫的鐵門,果然看見鐵門角落躺了一條吳郭魚,在輕輕地喘氣,好像已經快要進入「下一階段」了,我驚呼:「喂!找到了!找到了!」爸爸搖下車窗:「還活著嗎?」「活著!」我大喊:「真不愧是吳郭魚!」

雖然我們家前面就有一條河,但那條河釣客太多了,因此爸爸堅持專車再護送那條魚到南投放生。過程中學到很多道理,但最重要的仍是真如老師的行誼在支持我們的行動,因為我並不喜歡魚類,我喜歡的動物都是哺乳類。當我想到真如老師的行誼,我就會問自己:你覺得有情......很髒嗎?這時心裡就會轉過來,練習換位思考,去想想牠們絕望的感覺。

感謝師長的教導,弟子謹以此供養。

來源:《福智之聲》233 期 第 82 ~ 85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