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譯人名今附東晉錄
《佛說菩薩本行經》三卷。輯錄世尊因地本行菩薩六度萬行公案,如云:出家懈怠不能出離生死之苦。一切眾事皆由精進而得興起。在家精進衣食豐饒。居業益廣遠近稱歎......
佛說菩薩本行經

佛說菩薩本行經卷下

字體大小: 大+ 小 -

爾時如來說是正真微妙語時。諸疫鬼輩皆走去向摩竭國。毘舍離國病盡除差。時佛復還摩竭國中。疫鬼復還毘舍離國。爾時世尊往來七返。即便說言。我從無數劫以來。所作功德作大誓願。我今以此正真之行。除去一切眾生身病并除意病。

佛言。我為尸毘王時。為一鴿故割其身肉。興立誓願除去一切眾生危嶮。摩訶薩埵太子時。為餓虎故放捨身命。舍尸王時。自以身肉供養病人經十二年。阿彌陀加良王時。病自合藥而欲服之。時有辟支佛病與王同。來從乞藥。王自不服。即便持藥施辟支佛。自作誓願。使一切病皆悉除愈。修陀素彌王時。百王臨死而濟其命。令迦摩沙颰王使入正見。十二年惡誓使得銷除。須大拏太子時。二兒及婦持用布施。摩休沙陀太子時。以藥除眾生病。復入大海得摩尼珠。復除眾生貧困。摩訶婆利王時。二十四日自以身肉以供病人。羼提婆羅仙人時。割截手足不起恚意。迦尸王時人民疫病。王受八關齋。起大慈心念於眾生。人民病者皆悉除差。毘婆浮為解呪師時。人民疫病。以身血肉持用解除與鬼噉之。人民眾病皆悉除差。梵天王時。為一偈故自剝身皮而用寫經。毘楞竭梨王時。為一偈故於其身上而啄千釘。優多梨仙人時。為一偈故剝身皮為紙折骨為筆血用和墨。跋彌王時。國中人民盡有瘡病。王自行見毒樹。此毒樹葉墮於水中。人飲此水令人有病。即拔毒樹根株盡隨以火燒之。人民瘡病半得除差。其中故有不差者。王問醫言。眾生瘡病何以不差。醫答王言。此瘡病重當得魚肉食之乃差。王聞其言。即到水邊上樹求願作魚。今我以身除眾生病。持此功德用求佛道。普除一切眾生無量身病意病審如所願。其有眾生食我肉者病盡除差。即從樹上投身水中。便化成魚而有聲言。其有病者來取我肉噉病當除差。人民聞聲。皆來取魚肉食之。病盡除愈。

於是世尊自說前世宿行所作。結於誓願今皆得之。今我以此正真之教。除去一切眾生災禍。時佛便自化身作兩頭。一頭看毘舍離國。一頭看摩竭國。疫鬼盡去還於大海。人民眾病皆悉除差。五穀豐熟人民安樂。以法廣化。并使意中諸欲之病悉得清淨立之於道。一切人民皆大歡喜。於是諸比丘異口同音讚歎如來無量功德。甚奇甚特不可思議。

 

佛告諸比丘。我不但今除眾生病飢渴之患。過去世時亦復如是。乃往過去無數世時。此閻浮提有大國王名曰梵天。典閻浮提八萬四千諸小國王。有二萬夫人婇女一萬。無有太子。晝夜愁憂禱祠神祇梵天天帝摩訶霸梨天諸大神日月天地因乃得兒。時子生皆端正殊好有大人相。名大自在天。為人慈仁聰明智慧。世之典籍星宿變運日月博蝕。一切技術莫不通達。復學醫術和合諸藥宣令國中諸有病者悉來詣我。當給醫藥飲食占視。人民聞令諸有病者盡詣太子。國中大小皆悉歡喜莫不歎德。更不向餘醫輕慢餘醫。諸醫師輩盡皆瞋恚妬忌太子。

當于是時舉閻浮提人民疫病加復穀貴。集諸醫藥不能令差。人民死者日日甚多。王大愁憂命召諸醫問其方藥。時有一醫妬王太子者。心自念言。今此太子是我怨家。今乃得便。即白王言。更有一方試盡推覓。王便可之。即時便去明日乃還。前白王言。推得一方。若使大王得服之者眾病必除。王即告言。須何等藥便試說之。醫答王言。當得從生以來仁慈愍眾生未曾起於瞋恚意者。當用其血和藥服之。得其兩眼用解遣鬼眾病乃差。王即答言。從生以來不起瞋恚。此實難有此事甚難。不可得也。

太子聞之白父王言。此事易耳不為難得。太子白王言。我是父王之子。我從生以來不曾恚瞋加害於人。常慈愍一切初無惡相。我身非常而無堅固。不久會亦當死。唯願大王聽我為藥除眾生病。王便答言。我無子息。禱祠諸天日月星辰四山五嶽。因乃得子。今寧亡身失國終不聽汝。太子便白父王言。我求佛道。今我以血施與眾生。持此功德佛諸經法盡當解了。我今以此肉眼施與眾生。以此功德當得如來智慧之眼。當為一切而作正導。大王雖無太子故得為王。若使國土無有人民。為誰作王。使諸人民眾病悉除。亦使父王無有憂愁。王復悲泣答太子言。今我寧棄國王位。可哀之子實不能捨。於是太子長跪叉手。白父王言。今我求於無上正真之道。若使愛惜臭穢之身。云何得解如來智慧深妙之法。云何當得一切慧眼。唯願父王莫得却我無上道心。父王默然更無所說。

醫白王言。我試取血持用和藥與諸病人。若便得差乃出其眼。若不差者不須出眼。於是太子刺臂出血。作誓願言。我以此血除眾生病。持此功德用成無上正真之道。審成佛者。一切眾生服此藥者。病當除差。便以血和藥與諸病人病皆除愈。醫便白王。其有病人服此藥者皆悉除差。目前現事可不信也。時閻浮提八萬四千諸小王臣民。聞大王太子自出其眼愍救一切莫不悲泣。皆悉來集長跪叉手白太子言。唯願大王太子。我曹寧自放捨身命。不使太子毀其眼目。汝之慈愍一切眾生不久成佛。願莫自毀壞其眼目。於是太子諫謝諸王臣民。今我以此血肉之眼除眾生病。持此功德用求佛道。我成佛時。當除汝等身病意病。莫得却我無上道心。爾時諸王一切臣民。聞是語已默然而住。於是太子便勅左右。設施解具欲挑其眼。語左右人言。誰能挑我眼者。左右人民皆辭不能。時醫妬太子者。答言我能。太子歡喜。報言甚快。持刀授之。語醫者言。挑眼著我掌中。便挑一眼著太子掌中。於是太子便立誓言。今我以此肉眼施與眾生。不求轉輪聖王。不求魔王。不求梵王色聲香味細滑之樂。持此功德用求無上正真之道。使我得成一切智眼。普為十方無量眾生作大醫王。除去一切眾生身病意病。施眾生智慧之眼。作是語已即便持眼著於案上。審如我心所願者。一切眾生病皆除愈。父母見之即便悶絕良久乃穌。諸王臣民舉聲啼哭。動於天地宛轉自撲。或有迷悶絕者。

適欲舉刀更挑一眼。應時三千大千世界為大震動。三界諸天皆悉來下。見於菩薩為眾生故自挑其眼而血流出。無數諸天皆悉悲泣淚如盛雨。時天帝釋到太子前問太子言。汝今慈愍為眾生故。不惜身命出其肉眼。如是勤苦實為甚難。所作功德欲求何等。求轉輪王天帝魔王梵天。王子求何等願耶。太子答言。不求聖王天帝魔王梵天王也。不求三界色聲香味細滑之樂。持此功德用求無上正真之道。為十方一切眾生作大醫王。普除一切眾生身病意病。施與眾生智慧之眼。普離生死一切諸患。時天帝釋一切諸天讚言。善哉善哉。甚快難及。如汝所願成佛不久。時天帝釋即取其眼。還用持著太子眼中。於時太子眼即平復。絕更明好踰倍於前。無量諸天即以天花而散其上莫不歡喜。父王及母夫人婇女諸王臣民。皆大歡喜踊躍無量。

時天帝釋敕比婆芩(丹喑)摩大將軍。逐諸疫鬼盡還大海。一切病者皆悉除愈。天帝便雨種種飲食。次雨穀米。次雨衣服。次雨七寶。一切眾生病盡除差。皆悉飽滿無飢渴者。人民歡喜國遂興隆。却後數年父王命終。便登王位坐於正殿七寶自至。為轉輪王主四天下莫不蒙慶。所作功德現世獲之。

佛告諸比丘。爾時太子大自在天者則我身是。爾時父王梵天者則今父王白淨是。爾時母者今我母摩耶是。爾時醫挑我眼者今調達是。爾時閻浮提人民者今毘舍離國摩竭國人民是。而我爾時亦除其病飢渴之困。我今亦復除去眾生身病意病。亦使眾生普得慧眼立於道證。菩薩行檀波羅蜜勤苦如是。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皆大歡喜為佛作禮。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佛與千二百五十沙門俱。欲入城分衛。其佛欲入城之時。五百天人先放香風吹於道路。及諸里巷悉令清淨。不淨瑕穢糞除臭處自然入地。悉令道路淨潔。五百天人雨於香汁。道路街巷悉令潤澤而散天花。國王臣民見其瑞應。知佛當來悉捨所好諸事緣務。皆悉馳走來迎世尊。人民見佛中有掃地者。散花者。燒香者。持衣布地者。中有解髮布地欲令佛踏上而過者。以身投地四布令佛踏上者。有持幡蓋者。有作伎樂者。一心叉手以清淨意而視佛。一切眾生各各種種恭敬世尊。

時有一婆羅門至為貧窮。無有花香供養之調。用自慚恥更無餘計。唯當一心淨意視佛。即便恭肅敬意。以踊躍心叉手而住視於如來。以偈歎佛。而說頌曰

表容紫金耀 三十二相明

一切眾生類 覩者莫不歡

見佛心踊躍 憂愁皆銷除

永度生死海 稽首禮大安

爾時世尊欣然而笑。五色光從口中出有千百奇。一一光頭出無數明。一一光端有七寶蓮花。一一花上皆有化佛遍照十方。下至諸大地獄。上至三十三天。遍照五道幽冥之處。極佛境界莫不大明。三千世界諸天人民。見佛光明莫不踊躍。各離宮殿捨其所樂。咸至佛所。聽說經法而得度者。見其光明而得度者。或聞化佛所說經法而得度者。或有尋光來至佛所而得度者。無量地獄拷治之處悉得休息。壽終之後盡得生天。一切畜生禽獸之處善心自生。慈心相向不相傷害。壽終之後亦得生天。餓鬼之中都悉自然得百味食。無有飢渴之想。歡喜踊躍無復慳心。壽終之後盡得生天。無量眾生盲者得視。聾者得聽。瘂者能語。僂者得伸。拘躄能行。癃殘百病皆悉除愈。牢獄繫閉悉皆放解。當爾之時大千世界諸天人民。一切大眾莫不歡喜。心皆清淨無復三垢。其中或有得生天者。得道迹者。往來者。不還者。得羅漢者。得辟支佛道者。有發無上正真道意者。或有堅住不退轉者。各各如是不可稱計。世尊光明照十方已。還遶身三匝從眉間入。

於是阿難更整衣服。長跪叉手前白佛言。世尊今笑必有所因。唯願說之。

佛告阿難。見此婆羅門不。

阿難對曰。唯然已見。

佛告阿難。此婆羅門以清淨心一偈歎佛。從是以後十三劫中。天上人中封授自然。常得端正言辭辯慧人所讚歎。不墮三塗八難之處。却後皆當成辟支佛。名曰歡悅。一切眾會聞佛所說。皆悉歡喜歌歎佛德。

阿難白佛言。如來功德不可思議。此婆羅門一偈歎佛。所得功德不可限量。快乃如是。

佛告阿難。此婆羅門非但今日而讚歎我而得善利。乃往過去世。波羅奈國王名婆摩達多。而出遊獵。象兵馬兵車兵導從前後。遊獵於山得一白象。身白如雪光澤可愛而有六牙。王得此象大用歡喜。即付象師令使調之。于時象師即著枷鞅靽大杖閉之。於時其象悲泣淚出。不欲飲食經于七日。象師怖懅。此王家象若不飲食不久便死。即白王言。所得白象不肯飲食悲泣淚出。王聞其言即往看之。王問象言。何以不食。象便作人語而白王言。我心愁憂。唯願大王當去我愁。王復問言。有何等愁。象答王言。我有父母。年老朽邁不能行來。更無供養者。唯我供養採取飲食。若我在此拘繫無供養者。便當俱沒用為悲愁。大王若有大慈放我使去。供養父母畢其年命。自當來還供養大王。不違此誓。王聞其言愴然不樂。即讚歎言。汝雖畜生修於人行。我雖為人作畜生行。王即長跪解象令去。

時象便去供養父母經十二年。父母終亡。即便來還詣於王宮。王見象還益加歡喜。七寶莊嚴瓔珞其身。王欲出時象在前導。王愛此象過踰太子。眾象中最因名象幡。時有貧婆羅門。欲詣王乞。便問人言。作何方便可得財賄。有人語之。王有白象甚為敬愛。汝若能歎此象者。乃可大得。時婆羅門伺王出時在路傍住。即歎白象而說偈言

汝身甚姝好 猶若天帝象

眾象相具足 福德甚巍巍

形影無雙比 猶若白雪光

身體甚難及 奇特不可量

爾時國王聞歎白象大用歡喜。賜婆羅門金錢五百。便用致富。

佛告阿難。爾時象幡者。則我身是。時婆羅門者。今此婆羅門是。爾時歎我而得益利。用濟窮乏。今我成佛而復歎我。獲其福報不可限量。因得濟度生死之難。

阿難長跪前白佛言。若使有人四句一頌讚歎如來。當得幾許功德之報。

佛告阿難。正使億百千那術無數眾生皆得人身。悉得成就辟支佛道。設使有人供養是等諸辟支佛。衣被飲食醫藥床臥敷具滿百歲中。其人功德寧為多不。

阿難白佛言。甚多甚多不可計量。

若使有人四句一偈。以歡喜心讚歎如來。所得功德過於供養諸辟支佛得福德者。上百千萬倍億億無數倍無以為喻。

賢者阿難一切大會。聞佛所說皆大歡喜。遶佛三匝頭面作禮。

 

聞如是。

一時佛在波羅奈國精舍中止。諸佛之法晝三時夜三時。以正覺眼觀於眾生。誰應度者輙往度之。時波羅奈王。有輔相婆羅門。新取婦甚為愛敬。其婦白夫。與我一願。輔相答曰。欲求何等恣隨汝意。婦即報言。聽我施佛及比丘僧。手自斟酌聽說經法。夫即可之從汝所欲。

爾時世尊知其應度。明旦晨朝著衣持鉢往詣其家。輔相夫婦聞佛在外。歡喜躍踊即出奉迎。稽首佛足施設床座。請佛入坐供施甘饌。世尊食畢。輔相夫婦手自執水灌世尊手。於是如來洗手漱口已訖為說經法。讚施之德持戒之福。天上人中封授自然。尊榮豪貴富樂無極。雖復高尊諸欲自恣。不能得免三塗之苦。地獄之中火燒湯煑。刀山劍樹火車爐炭。刀鋸解析甚酷甚痛不可具陳。餓鬼中苦身瘦腹大咽細如針孔。骨節相敲共相切磨舉身火然。百千萬歲不聞水穀之名。飢渴甚困不可具說。畜生中苦虎狼師子蛇蟒蝮蚖。更相殘害互相噉食。三塗之中惡心熾盛無有善意大如毛髮。宛轉苦毒無有出期。唯捨諸欲思惟正諦。爾乃得離眾苦毒耳。受三界身悉皆有苦。一切眾苦皆從習生。由習諸欲三毒之垢。諸行之報便有眾苦。斷絕三毒銷然諸欲則無諸行。眾行已盡則不受身。已無有身眾苦便滅。欲盡諸行一切縛者。唯當思惟八正之道。

佛為輔相夫婦說此法已。應時夫婦歡喜踊躍入四正諦。即於佛前得須陀洹道。於是夫婦觀家如獄。見欲如火不樂恩愛。長跪白佛。願為沙門。佛即可之。鬚髮自墮法衣在身。其夫便成沙門。婦即成比丘尼。俱隨佛後到於精舍。

爾時世尊重為說法。三十七品諸禪三昧。思惟意解諸欲永盡。俱成羅漢六通清徹。時諸比丘讚歎如來神力智慧。并復讚歎二阿羅漢。甚奇甚特。在於尊豪便能放捨尊貴榮祿。其婦少壯棄欲捨樂。甚為難及。

佛告諸比丘。此阿羅漢乃前世時。亦有好心今意亦好。乃往過去無量世時。波羅奈國婆羅摩達王。王有輔相名比豆梨。為人慈仁聰明博達靡所不通。唯以十善而用教化。王及臣民莫不諮受。王甚敬愛。時海龍王名波留尼。王有夫人名摩那斯。王甚愛敬。於時龍王欲至天上會於釋所。龍王持婦囑宮中五百婇女。無得嬈惱觸誤其意。龍王去後。於時夫人坐自思惟宿命之事。憶念前世為人之時毀失禁戒今墮龍中。即便不樂悲泣淚出。諸侍女輩見其不樂。咸共問之。何以不樂。夫人答言。憶念先世本為人時坐犯禁戒。今作龍身受此毒惡醜穢之形。用為不樂。問諸侍女。作何方便得脫龍身生於天上。諸侍女言。以龍之形含毒熾盛。求脫龍身生於天上。甚難甚難。求索人身尚不可得。況生天上。中有一女而便答言。我曾聞於閻浮提波羅奈國婆羅達王有一輔相。至為慈仁智慧無比。一切經典靡不通達。生天人中五道所趣悉皆知之。五戒十善而用教化。能往問之。乃知生天所行之法脫龍之行。

龍王來還見於夫人顏色不樂。即便問言。何以不樂。夫人答言。閻浮提波羅奈國婆羅達王。有一輔相名比豆梨。至為慈仁憐愍眾生智慧無比。一切經籍靡不通達。欲得此心而用食之。欲得其血而欲飲之。若得此者我愁乃除。龍王答言。莫得憂愁我當求索。於是龍王有親友夜叉。名曰不那奇。語夜叉言。而我夫人聞閻浮提波羅奈國王有輔相名比豆梨。為人慈愍智慧第一。一切經籍莫不通暢。欲得此心并及其血而飲食之。為我索來。持兩明珠而用與之。於是夜叉即便受教取明珠去。到閻浮提化作賈客。入波羅奈城捉摩尼珠。行人問之言。汝持此珠欲賣之不。答言。不賣欲用博戲。即便白王。外有賈客持二明珠欲用博戲。其王聞之大用歡喜。王自恃巧博必定得勝。王言。將來即喚入宮。時王問言。欲願何等。夜叉答言。我得勝者持比豆梨與我。王若得勝此珠屬王。王便可之。諸臣左右咸皆難之。王利明珠自恃巧博。我必得勝不用臣語。即便共博。夜叉得勝得比豆梨。於時夜叉捉比豆梨徑飛虛空。王失比豆梨大用愁憂。諸臣皆言。王行五事亡國失位。一者博戲。二者嗜酒。三者躭荒女色惑於音樂。四者好出遊獵。五者不用忠諫。行此五事王不得久。

於是夜叉擔比豆梨。到於山間便欲殺之。時比豆梨問夜叉言。何以殺我。夜叉答言。龍王夫人。聞汝聰明智慧第一為人慈仁。欲得汝血并及其心。是以殺汝。比豆梨言。汝之愚癡不解意趣。聞我智慧欲得我血者。欲得我法。欲得我心者。而欲得我心中智慧。共往見之。欲須何等我盡與之。時比豆梨即為夜叉說。人作惡有五事。一者作事倉卒而不審諦。二者後常多悔。三者多懷瞋恚無有慈心。四者惡名遠聞人所憎嫉不欲見之。五者死墮地獄畜生餓鬼。修善之人有五事好。何等為五。一者所作審諦以法自御而不卒暴後無所悔。二者多慈愍心無所加害。三者好名流布聲震四遠。四者人皆敬愛猶若師父。五者死生天上及與人中快樂無極。

於是夜叉聞其所說心即開解。頭面作禮稽首其足。即從比豆梨求受教誨。時比豆梨為說十善生天之法。夜叉聞法歡喜踊躍奉而行之。即將比豆梨至龍王所。夫人見比豆梨歡喜無量。頭面作禮稽首歸命。設施寶座供百味饌。於是比豆梨便為龍王及夫人。說於五道所行罪福。攝身三惡慈愍眾生無所傷害。除捨慳貪義讓不盜。觀欲瑕穢離於女色貞潔不婬。言常至誠無有虛欺。言常柔軟無麁獷辭。和其鬪諍不訟彼此。語則應律不加綺飾。心常慈忍不起瞋恚。見人快善代用歡喜無嫉妬心。一心奉信佛法聖眾及至真式。明了罪福意無狐疑。行此十善具足無缺便得生天。七寶宮殿所欲自然。不殺不盜不婬不欺絕酒不醉。五事具足生於人中。國王大姓長者之家。尊榮豪貴富樂無極。無有慈心殘害眾生。強劫人財盜竊非道。婬犯他妻愛欲情態無有厭足。妄言兩舌。惡口罵詈。瞋恚嫉妬。不孝父母。不信三尊。背正向邪。行此諸惡死入地獄。燒炙榜笞。萬毒皆更痛不可言。負債不償。借貸不歸。觝突無信。憍慢自大。謗毀三寶。死墮畜生驢馬駱駝猪羊狗犬師子虎狼蚖虵蝮蝎[虫*(打-丁+片)]蝪及餘禽獸。更相殘害毒心熾盛。宛轉受苦無有出期。慳貪嫉妬不肯布施不知衣食。不信三尊。慳火所燒。死墮餓鬼形體羸瘦。骨節相[敲-高+亭]舉身火然。百千萬歲無有解時。晝夜飢渴初不曾聞水穀之名。唯行十善攝身口意。長得生天快樂無極。 

於是龍王及與夫人。一切諸龍悚然心驚毛竪。皆奉十善攝身口意持八關齋。諸龍歡喜。 

當于是時金翅鳥王欲來噉龍。盡其神力而不能近。於是諸龍甚自欣慶怪未曾有。龍王夫人大海諸龍。一切夜叉盡奉十善。莫不歡喜作禮稽首。龍王即問比豆梨言。大師欲還閻浮提不。答言欲還。於是龍王即以栴檀摩尼明珠。及諸妙寶貢上菩薩。夫人婇女一切諸龍及諸夜叉。各各奉上異妙珍奇。還送比豆梨至波羅奈。稽首作禮歡喜辭去。大海諸龍及諸夜叉。毒心銷滅死皆生天。

婆羅達王及諸群臣一切人民還得覲見師比豆梨皆大歡喜。頭面作禮問訊起居。時比豆梨為王具說本末。如是王及臣民。莫不歡喜歎未曾有。於是比豆梨以摩尼珠舉著幢頭至心求願。即雨七寶衣被飲食遍閻浮提。無量臣民皆悉豐樂。

時天帝釋及與人王。大海龍王迦留金翅鳥王。各捨諸欲來在山澤。持齋坐禪自守身心。各各自言。我得福多。天王自言。我捨天上諸欲之樂。今來在此攝身口意。我得福多。人王復言。我捨宮中諸欲之娛。來在此間守身口意。我得福多。龍王復言。我捨大海七寶宮殿諸欲之樂。今來在此守身口意。我得福多。金翅鳥王亦復說言。今此龍王是我之食。我今持齋攝身口意。無傷害心而不食之。我得福多。於是四王各自歎說意不決了。便相謂言。今當共往問師比豆梨。即往比豆梨所。頭面作禮。各白如是。誰得福多。菩薩答言。汝等各竪四幢幡。青色白色黃色赤色。即便受教竪四幢幡。菩薩問言。其影異耶。一種色乎。四王答言。幡色各異。其影一色而無有異。菩薩答言。汝等四王各捨所欲。而來在此持戒自守。所得功德皆悉同等而無差特。如四色幡其影一類而無有異。於時四王聞其所言。各各意解歡喜踊躍。時天帝釋即以天上劫波育衣奉上菩薩。於時人王即以雜妙之寶上於菩薩。大海龍王即以髻中摩尼寶珠。以上菩薩。金翅鳥王天金[巾*弗]飾以貢菩薩。於時四王皆大歡喜作禮而去。時閻浮提一切民人龍及夜叉盡行十善。當是之時世有壽終者盡皆生天。無有墮於三塗中者。 

佛告諸比丘。爾時國師比豆梨者。今我身是。爾時龍王波留尼者。今輔相是。龍王夫人摩那斯者。今此輔相婦是。昔為龍時從我聞法歡喜入心。得脫龍身生於天上。今我得佛從我聞法歡喜意解。即便出家思惟智慧。諸欲永盡俱得羅漢。過去世時其心亦好。至于今世其心亦好。時諸比丘聞佛所說。皆大歡喜為佛作禮。

 

佛說菩薩本行經卷下

 

佛說菩薩本行經卷下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