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勇菩薩等造 宋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同譯經 梵才大師紹德慧詢等奉 詔譯
《菩薩本生鬘論》十六卷。記述世尊因地菩薩行,如投身飼虎等諸公案。作者聖勇菩薩即是馬鳴菩薩;此漢譯本與其藏譯本《三十四本生傳》內容相差甚大。
菩薩本生鬘論

尸毘王救鴿命緣起第二

字體大小: 大+ 小 -

佛告諸比丘。我念往昔無量阿僧祇劫。閻浮提中有大國王。名曰尸毘。所都之城號提婆底。地唯沃壤人多豐樂。統領八萬四千小國。后妃采女其數二萬。太子五百。臣佐一萬。王蘊慈行仁恕和平。愛念庶民猶如赤子。是時三十三天帝釋天主。五衰相貌慮將退墮。彼有近臣毘首天子。見是事已白天主言。何故尊儀忽有愁色。帝釋謂言。吾將逝矣。思念世間佛法已滅。諸大菩薩不復出現。我心不知何所歸趣。時毘首天復白天主。今閻浮提有尸毘王。志固精進樂求佛道。當往歸投必脫是難。天帝聞已審為實不。若是菩薩今當試之。乃遣毘首變為一鴿。我化作鷹。逐至王所。求彼救護可驗其誠。毘首白言。今於菩薩正應供養。不宜加苦。無以難事而逼惱也。

時天帝釋而說偈曰

我本非惡意 如火試真金

以此驗菩薩 知為真實不

說是偈已。毘首天子。化為一鴿。帝釋作鷹。急逐於後。將為搏取。鴿甚惶怖。飛王腋下求藏避處。鷹立王前乃作人語。今此鴿者是我之食。我甚饑急。願王見還。王曰。吾本誓願當度一切。鴿來依投終不與汝。鷹言。大王。今者愛念一切。若斷我食。命亦不濟。王曰。若與餘肉汝能食不。鷹言。唯新血肉我乃食之。王自念言。害一救一於理不然。唯以我身可能代彼。其餘有命皆自保存。即取利刀自割股肉。持肉與鷹貿此鴿命。鷹言。王為施主。今以身肉。代於鴿者可稱令足。王敕取稱兩頭施盤。挂鉤中央。使其均等。鴿之與肉。各置一處。股肉割盡鴿身尚低。以至臂脇身肉都無。比其鴿形輕猶未等。王自舉身。欲上稱槃。力不相接失足墮地。悶絕無覺。良久乃穌。以勇猛力自責其心。曠大劫來我為身累。循環六趣備縈萬苦。未甞為福利及有情。今正是時何懈怠耶。爾時大王。作是念已。自強起立置身盤上。心生喜足。得未曾有。

是時大地六種震動。諸天宮殿皆悉傾搖。色界諸天住空稱讚。見此菩薩難行苦行。各各悲感淚下如雨。復雨天華而伸供養。時天帝等復還本形。住立王前作如是說。王修苦行功德難量。為希輪王釋梵之位。於三界中欲何所作。王即答曰。我所願者不須世間尊榮之報。以此善根誓求佛道。天帝復言。王今此身痛徹骨髓。寧有悔不。王曰。弗也。我觀汝身甚大艱苦。自云無悔。以何表明。王乃誓曰。我從舉心迄至于此。無有少悔如毛髮許。若我所求決定成佛真實不虛得如願者。令吾肢體即當平復。作此誓已頃得如故。諸天世人讚言希有。歡喜踊躍不能自勝。

佛告大眾。往昔之時尸毘王者。豈異人乎。我身是也。時彼眾會聞是語已。異口同音咸伸勸請。昔者世尊救度眾行不惜軀命為求大法。法海已滿。法幢已建。法鼓已擊。法炬已然。機熟緣和正得其所。云何捨離一切眾生欲入涅槃而不說法。時梵天王稱讚如來。為求法故嘗捨千頭。

佛受請已即時往趣波羅奈國鹿野苑中三轉法輪同觀四諦。三寶於是出現世間。

 

菩薩本生鬘論卷第一  尸毘王救鴿命緣起第二 PDF檔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