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I

日期
2011/03/23
廣論頁/行
P40-LL3 ~ P40-LL1
廣論段落
第六攝彼等義者。世徧 …… 尊重時,恐有所失。」
手抄頁/行
3冊 P188-L1 ~ P192-L1
手抄段落
第六攝彼等義 …… 我們應該學的地方。
音檔起訖
22A 15:16 ~ 22:45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最後,攝彼等義第六,

第六攝彼等義者。

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那個文,這個「攝彼等義」是什麼意思呀?就是說,前面呢主要的項目都已經說了,還有一點的結論,以及有所遺漏的,沒有交代清楚的,這個地方說一下。因為這個修學佛法,這一點太重要、太重要了!所以,把重要的幾個大綱在一開始的時候,都交代得清清楚楚。現在我們看:

世徧讚說尊長瑜伽教授者,應知即是如前所說。

為什麼一般普遍地、共同地,沒有例外地,特別強調讚歎,來稱揚、來重視這個親近善知識的這個道理呢?「尊長瑜伽教授」,教授,換句話說,我們修學佛法的重要的綱要、重點。這個重點說明什麼?尊長瑜伽。說依止這個善知識,怎麼樣才能夠依止善知識相應?「瑜伽」兩個字是「做對」,不是說我懂得一個道理,道理懂了以後,你做了沒有?做了以後,是對不對?對了以後,是不是跟他所說的相應?這個是我們修學佛法第一個重要,你做對了,下面的問題都解決了,可以這麼說。就像前面所說的,已經告訴我們清清楚楚了,然後呢下面要叮囑幾件事情,你道理雖然懂了,你雖然去做了,要殷重地去修,不是馬馬虎虎。所以說:

若一二次,修所緣境,全無所至。

假定你雖然修了,修了一趟、兩趟,沒有用!「所緣境」就是我們所修的對象,我們心裡面一定有一個所緣的對象,你念阿彌陀佛,就念阿彌陀佛,現在我們所緣的什麼啊?貪、瞋、癡相,這是我們所緣的,不知不覺當中,所以叫無明嘛!所以叫大無明,所以叫癡相,就是這個。你真正去做的時候,你清楚很明白,當眼前好吃東西擺在那裡,眼睛瞪得大大的,心眼啊比這個眼睛瞪得更大,那就是我們心緣這個東西的時候。反過來,有一個冤家對頭在眼前的時候,儘管你的面孔上還帶著三分的笑,你這個眼睛也瞪得這麼地大,那時候你心裡就緣著這個東西。

現在我們緣什麼?緣這個「法」——怎麼依靠善知識,所以,這個時候就是我們修的時候,次第就是照著前面告訴我們,他不是說一趟兩趟。一趟兩趟都不夠,何況是我們:「啊,懂了、懂了,聽懂了!」書本一合,這個不夠的。不過目前,既然我們的重點先要了解、認識,重點是擺在這個上頭的。是!有能力馬上就修,沒有能力,先把本論的整個的次第、綱要了解了,然後一步一步地慢慢地深入,這樣的做法,應該這樣地認識。那麼下面就是策勵我們:

若是至心欲行法者,須恆親近,無錯引導,最勝知識。

現在我們自己問一下看,我是不是?是什麼呢?「至心欲行法者」。你是不是真正要想修行要走的路?現在有很多人說,我真是一心想修行,一心想念佛,不管你是哪一個,這看看是不是真正的心裡面至心要想做這個。要想做這個,那麼「須恆」,恆字恆常不斷,「親近」,親近什麼啊?最殊勝的善知識。這個最殊勝的善知識一定能夠引導你,沒有一點錯誤的,這是必須要的,這是必須要的。

爾時亦如伽喀巴云:「依尊重時,恐有所失。」

怎麼依靠呢?這個祖師告訴我們清清楚楚,你依靠他的時候,那是戰兢惕厲,就怕有一點點做得不對,這個是需要。說到這裡,我也覺得我們在座的同學當中,在座同學處處,可以作為我的老師,剛才說的固然是,其他的處處也是。有一天我在房間裡面,聽見那個電話響了,我就拿起電話來,一看那個電話不是我,找別人的,馬上有一位同學:「啊,找哪一個?」他本來在那兒自己用功,聽見了以後......。啊!我覺得真是我的善知識。儘管我,實在是談不到什麼,可是在那個地方,也只是像那個什麼錄音帶一樣,把那個我老師告訴我的,告訴你們一遍,但是他心目當中就很認真地這樣。啊,我覺得這是我的善知識!是說明什麼?說明真正的依善知識的相,就是他處處地方一心一意地。我看見古來很多那種大德們,他的的確確,就像是所謂的孝子心一樣,他一天到晚想,這個善知識怎麼樣,他怎麼樣去承事他,就怕一點點的、小小的錯誤的地方失着,錯誤地方失着。

說到這裡,譬如我們現在這裡,有一個人離開這裡,那個離開這裡的我沒留他。他一來的時候,我對他印象很好,覺得這樣......總是不管任何人,現在只要他肯跑到佛門當中,我總是無比地讚歎。他來了第二天早晨,正好有居士們來給我什麼開心果,好像,然後呢我放在我房裡,第二天早晨我就拿出去,我就跟他說:「某人啊,你去供供佛,就這樣,等一下拿到齋堂。」他拿了這個東西,放在那裡一放,也就不管它了,那我也沒有說他,又過了個半天,這樣。後來總算看見供在那裡,我就跟他說:「那麼供好了,你收上去。」他說下午供的,要擺到明天。結果交到他手上開始,到等到齋堂上面,三天以後。我一看啊非常可惜,非常可惜!我在那個時候心裡想:唉,我不曉得用什麼方式能夠幫他忙,但是我一定要努力去幫他忙。

我所以說的這兩個公案,同樣的這兩個人,我心裡面,拿世間一般來說,說不定你們會歡喜那個人,但是我自己那時候開始,處處地方告訴我,喏、喏,這兩個都是我善知識,我可不要學這個,應該學那個,這裡隨便一提。所以他們真正地依止善知識,的的確確有他的成就的條件在,這是我們應該學的地方。

 

 

◎ 線上讀經   

◎ 福智訊息   

 

Powered by iCage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