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I

日期
2011/02/12
廣論頁/行
P37-L5 ~ P37-LL6
廣論段落
如此慎重,其意是在教 …… 遠近適中經久修習。」
手抄頁/行
3冊 P121-L4 ~ P125-LL1
手抄段落
所以,如此慎重 ……不如他們兩個!
音檔起訖
20A 21:31 ~ 28:31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所以,

如此慎重,

看那個文:

其意是在教誨未來補特伽羅。

為什麼這樣慎重呀?那就是教化我們,教化我們,我們要學就從這個地方。那麼我們是個什麼樣的狀態呢?看下面:

我等於法全不計較,雖少許茶,悉計高低,謂師心中愛不愛念,此是心內腐爛之相。」

我們現在對佛法不計較,我們計較些什麼呀?我們計較些什麼呀?唉,真可憐!少到一點點茶都要去計較,吃一口茶都要去計較。「他有我沒有!老師歡喜他,是虐待我;他吃掉了,我沒有吃!」什麼?「內心腐爛之相」。不過現在這裡我們要了解,我們無始以來就在這個無明當中。我們現在非常幸運,宿生的努力,了解了這個病根所在之處,正好從現在開始努力上進。

所以佛菩薩真了不起,他安慰我們,不是說你做不到叫破戒;你不肯去做、不了解、懶惰、馬馬虎虎、不好好地做,這個叫破戒。《瑜伽師地論》上說得很清楚,我們一直在犯戒,然後呢,犯戒懺悔,努力拼命求上進,你只要上進,慢慢地改善,這就對了!你不要說我反正懺悔,懺悔完了以後,依舊如此這般,那就完全破了!這個概念本身就錯到底,非下地獄不可!這個一點不能錯的,我們要弄得很清楚哦!不要說《瑜伽師地論》上說這個破戒不算犯戒,那我們就破去了,只要我懺悔就好了,那註定你在地獄裡面,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翻身。正見是什麼?就是正確見到我們的煩惱相,然後我們向上努力,拼命努力!那個時候,當然你在努力向上嘛,對了!所以我們現在這個地方要真正我們學習。那麼上面這告訴我們怎麼親近,下面的說:親近幾時,

幾時親近者,如博朵瓦云:

親近的時間也有了,仍舊引博朵瓦的話,說:

「有一來者,是加我擔,若去一二,是擔減少,然住餘處,亦不能成,是須於一遠近適中經久修習。」

這個文字本身有一點不大清楚,我就簡單地說明。真正的老師跟教弟子之間,不是可以說一大堆,像我們現在這樣一大堆的話,那是不大行。他真正師弟之間的話,的確是幾個人,幾個人,然後全部精神一直跟著他,這樣!要自然而然這個老師真正主要心目當中也沒別的,就在這個自己的弟子身上;那個弟子呢也沒別的,全部的精神在老師身上。時間啊,要恆長,不是說臨時跟一跟,就這樣,不是的。不是我們現在跑得來就說,哎呀,聽了幾堂課就算了,或者學了三年,這個不夠,不夠的。如果說目前這種,種一點善根,夠了!

其實不要說佛法,世間也是如此。我們世間要想念書,念一點隨便得一個博士,要念多少年呀?算算看,幼稚園不算,小學六年,中學六年,然後大學四年,畢業了以後,然後研究所至少兩年,多則四年,乃至六年,多少年呀?哈!二十多年。世間的一個學問要二十多年,現在修學佛法居然跑得去聽了一堂經,啊!然後幾個錄音機,我聽懂了!然後關起門來就修行了,那註定你修不成功。或者說:「哎喲,我在這個佛學院已經念了個三年了!」那個時候是可能有一點樣子,如果想真正地這一生得到成就的話,那的的確確需要好好地跟一段時候。所以,看!我們歷代祖師這種典型的公案,他都是前面還沒有這個真實地開悟之前,跟著老師苦苦地被那個老師罵呀、挨呀、打呀!什麼東西呀!哎呀,一天到晚給他忙這些事情,不忙別的,就是忙什麼?早晨起來的話,洗臉水開始,現在還比較好,都是衛生設備,那個時候還要處理這個,處理什麼?大小便,你樣樣都要弄的,從這個上面的嘴巴一直侍候到下面,一弄弄個幾年。心裡面就是只是一心一意地,死心塌地地去侍候他。

所以古人的真正成就,是這樣,然後呢?欸!跑到這地方老師看你機緣成熟了,一下——過來了!過來了以後,他不是說,喔,這一下子我大徹大悟了。然後呢,隱姓埋名,還在這個道場中好好地又弄它多少年,那時候才龍天推出一代大善知識,典型的例子,典型的榜樣。所以這個樣樣都擺在這裡,可以夠每一位自己選擇自己的,但是我們這個地方不一定說一定要這樣做哦!他不同的方式,有不同的功德。所以你們今天懂了,能夠跑著去廣為宣揚這麼如理的正教,它也是件非常好的好事情,這是個人不同的根性。但是我們的的確確要了解,這個真實的內容是些什麼,這個是第一件重要的事情。所以在這地方把這個公案說一下。

那麼,因為這個完整的教授是從阿底峽尊者傳過來的。《阿底峽尊者傳記》上面,有這麼一段公案。親近阿底峽尊者的這個人非常多,從印度到西藏,印度尤其多,西藏後來有主要的幾個。那個最主要的西藏有三個,一個敦巴尊者,一個叫大瑜伽師,一個叫阿蘭若師。那麼,這個前兩個都是在家人,都是在家人,一生都在侍候他老師。阿蘭若師是個修行人,他一心一開頭跑得去求那個老師,然後呢得到了法,一直在修行,所以叫阿蘭若(阿蘭若就是寂靜處),一直在修行。到最後他老師走了以後,他自己很嘆息地說了一句話:「唉!我們師兄弟幾個,他們兩個一天到晚跟在老師面前,從上面的嘴巴一直忙到那個地方,忙到腳底。唉,好像一點修行的時間都沒有;我呢,這跑得來就聽老師講法,講完了去修行。結果成就啊,我遠遠不如他們兩個!」

 

 

◎ 線上讀經   

◎ 福智訊息   

 

Powered by iCage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