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II

講次
0009
科判
( 西藏佛法歷史 )
音檔
1A 22:42 ~ 25:49
日期
2018/04/30 ~ 05/02
手抄頁/行
1冊 P12-LL4 ~ P14-L1 ( 2016 南普陀版:1冊 P12-LL7 ~ P13-LL1 )
手抄段落
那時候到朗達瑪再傳……是我們以前都不知道的。

字體大小: 大+ 小 -

  那時候到朗達瑪再傳了下面另外有一個藏王,朗達瑪下面那個西藏的政治方面發生過一個政變,那我們不去談它。所以那個皇室也就分了幾支,其中有一支靠西邊的一個國王他信佛,一方面是信佛,一方面想到他祖先在佛法上的這種擁護、輝煌,所以他心裡面非常痛心,他就發心到西藏去再去求法。 [0′34″]

  結果他們祖孫兩代聚全國的精華,花了很長的一段時候,到印度去請來印度的大成就者——阿底峽尊者。阿底峽尊者是印度當年的一個最高成就者,關於阿底峽尊者的內容,我們講到本論的傳承、師承的時候它有一個說明,所以我這裡不詳細講。阿底峽尊者到了西藏以後,把那個佛法就振興起來,從阿底峽尊者振興以後的西藏的佛法叫作新教,在這個之前叫作舊教。譬如我們現在聽見我們這裡國內也有,藏密,所謂寧瑪就叫舊教,其他的就是白教啊,然後花教、黃教這是新教。新教就是阿底峽尊者以後,經過革新以後新興的這種,當然佛法的中心沒變,不過它的作法是比較改善了。 [1′43″]

  經過了阿底峽尊者這樣一個努力以後,它就復興。復興了以後,但是畢竟前面那個基礎並不穩固,所以阿底峽尊者復興了以後,慢慢、慢慢、慢慢地,又慢慢、慢慢地過了一些時候,又開始有一點衰頹現象,有一點衰頹現象。後來又經過宗喀巴大師又起來,宗喀巴大師距離阿底峽尊者是三百多年不到四百年;阿底峽尊者是相當於我們宋朝初年、宋初,這個宗喀巴大師是元朝末年。經過了宗喀巴大師這樣的一次徹底地改革以後,所以西藏的佛教如日中天,到今天已經有六百多年了,已經有六百多年。宗喀巴大師改革以前,已經是很衰;一下達到那個頂峰,而且能夠維持這個局面經過很長一段時候。現在也慢慢地、慢慢地向下,雖然向下,但是它還保持著非常完整的內容在,非常完整的內容在。這一點是我們以前都不知道的。 [3′07″]

  接著就講到了阿底峽尊者。如果有看《阿底峽尊者傳》的話,就知道有這樣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智光王,他就是因為要去請阿底峽尊者,所以被鄰國的國王關起來了。因為他準備了很多金子想要去請阿底峽尊者,那個關他的王就說:「你們要拿出跟這個王身高等量的黃金,我才能把你們這個王放回去!」所以他的侄子菩提光王,就去籌黃金,結果籌到了只差一個頭這樣多的黃金。當時智光王、菩提光王他們見面之後,智光王就跟他說:「你還是把這些黃金拿去印度請阿底峽尊者,請大善知識來振興佛法吧!我這樣一條命,你把我從監獄裡帶回去,又對佛法能有多大的幫忙呢?」他是捨命請求善知識來西藏弘揚佛法,所以他的恩德對我們是非常非常深的! [04′15″]

  在《阿底峽尊者傳》中說,也是經歷了很多挫折,阿底峽尊者最後是捨壽二十年來到了西藏。阿底峽尊者來到了西藏之後,就遇到了他的心子——種敦巴尊者,這又是一段師生的千古佳話。阿底峽尊者來到西藏之後,聽說西藏有很多花,阿底峽尊者很喜歡花,西藏的草原上有很多野花;還有印度有很多很多大象,西藏卻一隻大象也沒有,所以阿底峽尊者應該是思念故鄉吧!非常想念大象的叫聲,於是弟子們發明了一種長號的吹法,聽起來非常像大象的叫聲,來供養尊者。據說阿底峽尊者每次聽了都很歡喜。 [05′08″]

  他住在聶塘寺,為了把佛法傳到這樣的地方,捨壽了二十載,所以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一位大德。他在印度的時候,身上掛了一百零八座寺院的鑰匙,所以真的是印度佛教的頂嚴,這樣的一位頂嚴要請到西藏,大家可以想像是多麼困難的事情!當初我們玄奘大師去印度,後來回來的時候,不是也有國王因為搶玄奘大師差點刀兵相見嗎?搶高僧!所以迎請高僧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但是他們居然完成了這樣一個偉大的壯舉。 [05′52″]

  以前去朝禮聶塘寺——阿底峽尊者曾經駐錫過的寺院,因為那天去得早了,寺院還沒開門,天還有點黑黑的。當時有一些人在寺院門口,好像在烤馬鈴薯,我們一行人就在外面等著,在想什麼時候能開大門,因為我們接下來還要坐飛機。後來想一想,看來等不到開門了,我就把一串水晶念珠從大門上扔進去了,想說:「啊!供養阿底峽尊者曾經駐錫過的寺院,供養阿底峽尊者。」 [06′27″]

  聽說阿底峽尊者不是有一尊度母嗎?有什麼事情,阿底峽尊者都趕快去祈求那尊度母。我把念珠從那個大門上扔進去,然後在門口祈求,因為那個寺院應該是出家人都沒有起來,太早了。然後我就在門口想著要不要走,結果旁邊烤馬鈴薯、烤土豆的那一群人,覺得可能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沒有見到可能有點傷感。然後他們就起來一起去敲那個寺院的大門,大概四、五個人一起去敲,說藏文,說:「開門啊!師父!」。我想應該是:「開門啊!師父!」大家就一起喊。 [07′04″]

  結果喊了一會兒,把裡面的出家人喊出來了,他說:「什麼事情?」我說:「我想拜見那尊度母。」然後那個出家人說:「好吧!那你就跟我來吧!」其實都沒有燈,他當時是拿了一盞很小的油燈在前面引領著我們,進入那殿堂也全都是黑的。後來他說:「你是不是就想要看阿底峽尊者帶到西藏的那尊度母像?」然後帶著我。因為周圍都黑的,什麼也看不到,知道是走進殿堂了。走、走、走,然後拿那個小油燈一照,哇!就是那尊度母!它是一尊很小尊的度母像,可能是很多年、很多年了,但是那個寺院還是把它珍藏得非常非常好的。 [07′51″]

  然後我就在那尊度母像面前跪下來祈求,他就拿著一盞小燈讓我看那尊度母像,很小尊的!那是阿底峽尊者從印度帶到西藏的,所以看了還是非常非常感動!那個出家人也沒講話,就拿著那盞燈在旁邊照著,等著我們禮拜、祈求。然後等著這所有的祈求完成之後,他又把我們送回去。那個出家人,其實都沒有看清楚他長什麼樣,然後我們就離開了聶塘寺。在離開的時候天還沒有亮,我回頭想看清他的模樣,但是還是沒有看清,後來就趕飛機了。 [08′25″]

  可能現在我們聽起來,啊!印度的大成就者來到了西藏這件事,好像像傳說那樣、像一個故事那樣。但是你去過他駐錫過的寺院,你就知道他真的來過!那裡邊還有他隨身帶的佛像,他每天祈求的度母像還留在那裡。所以那個時候就會覺得:啊!滿天滿地都洋溢著阿底峽尊者對我們的慈悲,把這個傳承從那個時候傳到現在、到你我面前,這個《菩提道次第廣論》,都有阿底峽尊者的傳承。他為了傳這個傳承,捨壽二十載,我覺得我們所有的人都不應該忘記這樣一位大善知識。注意哦!他離開他的家鄉,語言不通、飲食不適應,又想看花,又想念大象的叫聲——在西藏是完全聽不到喲!氣候可能也是非常不適應吧!所以他是在怎樣艱難的狀態下把佛法傳承下來,用怎樣的勇氣和毅力、用自己的生命把這個傳承傳下來! [09′38″]

  所以祈願所有的大善知識能夠長久住世!也祈願我們所有這些能夠聽到傳承教法的人,能把這樣珍貴的傳承好好地珍惜在自己的心上,好好地受持!因為這就是對前輩祖師們的一種報答、一種感恩。你們覺得呢? [10′03″]

 

● 延伸閱讀:複習第一輪師父本段開示

 


 

◎ 回饋服務

隨喜您安排了一段難得的聞法時光,歡喜地踏入了學習的寶山,採擷師父要給我們的解脫妙藥!

再次從頭聽聞師父講《廣論》,細細研討,您也獲益良多嗎?

這一輪除了師父的舊版《廣論》開示以外, 真如老師還會視因緣,予以引導。歡迎您一起「寫信給老師」,回饋您今天學習的感想,供養老師。

 

 

◎ 線上讀經   

◎ 福智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