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II

講次
0024
科判
( 成佛遠近二路 )
音檔
1B 14:38 ~ 15:52
日期
2018/06/21 - 06/24
手抄頁/行
1冊 P24-L4 ~ P24-LL3 ( 2016 年版:1冊 P24-L4 ~ P24-LL3 )
手抄段落
有這樣的因……在這兩部經上面說得清清楚楚。

字體大小: 大+ 小 -

  再問一個問題:有一條快路、有一條慢路,請問誰將走上慢路,誰將走上快路?這兩條路是給誰展示的?是我們,是吧!那麼誰將走快路、誰將走慢路,是誰在決定?是別人決定我離苦得樂的快慢,還是我自己決定的?如果我自己能夠決定快慢的話,我何必受那麼多苦呢? [00′46″]

  所以師父處處都在揭示:我們是否能夠明了我們要主宰自己的身心?談主宰太不容易!我們的心就像一匹脫韁的野馬,很難控制,所以才會在悲傷的海裡不停地沉淪,主宰不了。所以才說佛法難,難就難在哪兒?開始對付心的時候,就沒有像聽懂感覺那麼好了!因為最先遭遇的就是先要認識到這個痛苦、這個痛苦對自己是有傷害的,接下來你要想離開它。 [01′31″]

  比如說壞心情,早晨起來你就莫名其妙地心情不好,由於作了惡夢、或者身體不舒服、或者其他的原因、或者今天的事情多等等,或者你突然想起了一段事情,總之就心情不好。那麼心情不好之後,是否延續一天?是否把這種態度帶給遇到你的所有的人?還有一種就是假裝很快樂,其實心裡那傷口越來越深,都是一種自我折磨的方式。但是我們是不是很習慣這種方式?還是習慣發現了自己的負面情緒和負面的思路——注意!我說「發現」兩個字——思路一出現的時候趕快停止它,這是不是最快速的當下離苦?當下轉! [02′20″]

  我再說一遍:如果能夠主宰快和慢的話,誰願意走慢路?那麼為什麼不能夠主宰?是天生不能夠主宰,還是缺乏訓練?武林高手是怎麼出現的?小的時候都有一段跟著師父非常艱辛的訓練過程,對不對?一般都出現什麼大雪的時候也練、酷暑的時候也練、被師父修理、什麼都學不會,然後冥思苦想武功祕笈......經歷那個過程,最後就練成武林高手了。沒有什麼其他別的東西! [03′04″]

  就像一個賣油翁,哎呀!那個賣油的人特別厲害,他在那個瓶口上放上一枚銅錢,然後他就把油從那個銅錢的孔——古式銅錢的孔,四方的那種,就透過那個孔,倒到買油人的瓶子裡去。然後那個銅錢的邊緣是不會沾上油的,厲害吧!有人問了那個賣油翁說:「這太了不起了!這是怎麼練出來的?」那個賣油翁說:「無他,唯手熟爾。」沒有什麼其他的,只是我熟練罷了! [03′44″]

  所以離苦得樂之路要從當下開始練起,不要讓壞心情、壞情緒、壞的思路牽絆你,一定要快點把它斬斷,快點離開它!真正地說,當煩惱生起的時候,我們要像抖落跑進懷裡的蛇一樣,可是有多少人把自己的壞心情看成是進入懷裡的蛇呀?有那麼害怕嗎?通常壞心情生起的時候,我們就待著、就靠著、就瞇著眼沉在裡邊;沒有覺察、沒有覺知、沒有覺照,所以就越沉越深。沉到很深的時候發現:哇!透不過氣來!再想跑出來,費盡了辛苦。所以速度,速度!最先覺知——看到它,然後扭轉它。 [04′41″]

  所以「速度」這兩個字,是不是我們這節課學的非常重要的一個概念?平常也學速度啊!但是離苦得樂的速度是什麼呀?就是要我們對我們的心快速地了知它在幹什麼。如果它在痛苦的話、在攪煩惱的話,那要停! [05′03″]

  有在聽嗎?有在聽嗎?要試著在苦樂上去獲得稍微一點的主動權,要試著去操縱這個方向。那些修鍊地非常非常成功的高僧大德,就是勤苦練習呀!師父在他的日記裡,每一篇都是勤苦地練功夫啊!所以在心上練功夫即是,不要慨嘆佛道難啊!大家一定要好好地努力哦! [05′35″]

  好,師父舉了這兩部經典說有兩條路,就是快路和慢路、近路和遠路。那問大家一個問題:從這兒到某地某地,怎麼走是近的呀?我們去問路的時候會問誰呢?是問走過的,還是問沒走過的?一定是問走過而且很熟練的。他說:「我家就在那邊!就這麼近,你朝這條路走吧!」我們從小到大一定都問過路,問路的時候,有沒有遇過那種指路給你指說:「一直往前走,左拐、右拐!再向前走,再左拐、右拐!」拐拐你就迷失了,你就不知道怎麼走了。但是有的碰到好的指路的,他就給你講,講完他發現你一臉困惑之後,他說:「那我帶你走吧!」這個時候可能有人會跟著走,可能有人會害怕不知道被帶到哪去。但是給我們講這兩部經典的是佛陀,他已經究竟地離苦和究竟地得樂,而且他有慈悲心要幫我們,他的方法是正確的,所以跟佛去問怎麼樣成佛是快路、是遠路,應該是最好的。 [06′54″]

  所以走上快路和慢路最根本的那個條件是什麼呢?誰知道此路快、誰知道此路慢?一定是走過的人。那你說走過的人,他一定是走過了慢路,才知道那條慢路嗎?一定要被火燒到,才知道火會燒人嗎?遠遠地看著它烤就可以了吧!認知毒藥的人,你不能說被毒死了所以才認知,不是這樣的!因為聽爸爸媽媽說、聽老師說、聽科學家說這是有毒的,所以就不靠近。 [07′34″]

  姑且不討論這個。再問一遍:誰是知道近和遠的人?如果那個知道近路和遠路的人,決定要帶我們走近路的話,我們要跟著走嗎?當我們遠行、當我們不知道路,我們需要嚮導嗎?如果這個嚮導對我們伸出了慈悲的手,我們願意把手伸出去,跟著他嗎?

 


 

◎ 回饋服務

隨喜您安排了一段難得的聞法時光,歡喜地踏入了學習的寶山,採擷師父要給我們的解脫妙藥!

再次從頭聽聞師父講《廣論》,細細研討,您也獲益良多嗎?

這一輪除了師父的舊版《廣論》開示以外, 真如老師還會視因緣,予以引導。歡迎您一起「寫信給老師」,回饋您今天學習的感想,供養老師。

 

 

◎ 線上讀經   

◎ 福智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