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II

講次
0080  (2019/01/03 ~ 01/06)
科判
道前基礎
主題
〈皈敬頌〉論前皈敬
音檔
2B 12:30 ~ 13:38
廣論段落
P1-L6 如極難量勝者教……我禮龍猛無著足
手抄頁/行
第1冊 P56-L4 ~ P56-L10 ( 2016 南普陀版:第1冊 P56-L5 ~ P56-L11 )
手抄段落
結果啊,他說如果在臨濟……就是他們兩位!

字體縮放 最小100%最大

  好,再聽下一段。

  結果啊,他說如果在臨濟、德山會下,有大善知識的話,一棒、醒了!一點都沒錯。這個善知識,這地方特別說明的——這個有善知識的攝受的重要。那麼像這種事情,也就是說平平常常啊我們自己單單憑自己的這個,不管用功也好、認識也好,都需要經過這種過來人的指點。那麼現在這個地方呢,也就是說,喏,他們兩位把佛最殊勝的東西解釋說明了,讓我們深入體會到。結果他影響所及不僅僅是我們人間,是天上、天下無所不及。佛陀在經典當中也懸記,到將來末法當中能夠振興,把我的教法如理如量地恢復的,就是他們兩位! [01′12″]

  好,在講了「頭面俱腫」,再講了「疑情」、「般舟三昧」,然後又回到了那個話題,就是傳承、善知識。師父說善知識的攝受非常地重要,因為像悟道的事情,平常我們單單憑自己的,不管自己的用功也好、認識也好,師父的看法應該是:沒什麼用的,有的時候可能會起反作用,一定需要經過過來人的指點。 [01′54″]

  這幾句話其實也是師父修行的寫照。大家都知道師父是非常勇悍的一個人,他是不怕困難的。在師父的日記裡,師父寫到某一天上早課之前,他突然胃痛,痛得非常非常嚴重,這個時候師父不屈服於這個胃痛,繼續起來把該做的事做完。還有的時候會寫到師父病了,在病中師父每天不間斷地誦《大般若經》。師父有一次生病,誦《般若經》的時候他會加大量,誦了三、四卷。因為生病的時候沒有力氣,還要加大誦經的量的話,實際上是會很辛苦的,但是在師父的日記裡還寫說他得到了無比的加持,他內心感到無比地歡喜。那時候看到身體示現的苦受,和內心感到的歡喜和清涼,好像是了不相干的樣子。 [03′01″]

  這樣一位勇悍用功的善知識,他示現的行為就是每天對自己的善知識祈求,他會認為:哎呀,修行不可一日無師啊!必須老老實實地跟著善知識學,跟著過來的人學,因為過來人的指點非常重要!看!在《菩提道次第廣論》的講解中,他在第二盤磁帶處處強調一定要傳承、要師承,我們在修行的過程中不能過分地憑藉自己,比如說自己很用功,自己好像頭腦很靈光、思路很快。正因為思路很快,有的時候可能就想到別處去了;正因為很用功,所以可能幾天不見就跑得很遠,跑到哪兒?跑到錯道上去了。 [03′49″]

  所以在修學佛法的過程中,能有一個善知識引領我們,我們是何等地幸運!像師父在《廣論》裡,透過講一些公案啊、講一些故事啊,比如說那個修般舟三昧的出家人,他是做了充分的準備去修的,而且有非凡的毅力,還有正確的辦法。這裡邊就對比出:沒有做準備的那兩個人根本就是會半途而廢。所以當我們去做什麼的時候,我們會不會注意到條件?比如修學佛法很重要的一個條件就是:一定要找到傳承,找到傳承的善知識指導我們,而且我們要對這樣的善知識修信。這是一個必要條件,然後才能修行! [04′33″]

  很多人在用功的時候,可能會特別習慣自己指導自己——自己想一想,比如這段時間可能在一些地方承擔,發現:哎呀!最近煩惱越來越重,跟別人的關係也處理不好。然後就下個定義:我學了二十年《廣論》,怎麼樣?煩惱越來越重了吧!越承擔煩惱越重。他把觀察到自己煩惱重的因,歸結為學了這麼多年還這麼重。這樣一討論的話就變成:那學《廣論》對我們生命的利益到底是什麼?二十年都辛辛苦苦地學習,利益到底何在?所以這很顯然是一個非常打擊自己的想法。 [05′17″]

  我們聽一座《廣論》、聽一座法,從前行、到正行、到結行,實際上它對我們身心的饒益,應該從聞法勝利上去看,而不能說看我煩惱這麼重,所以我聞法就沒有功德,不能這樣子看。但是如果沒有善知識在旁邊提點著我們,在守護著我們、觀察我們,給我們一些及時的提醒的話,我們常常會自己做一些很奇怪的總結、很奇怪的結論。這種結論是那麼真實、是那麼有理有據,而且我們都是直接有經驗的。所以學習了很久的人,就會認為:喔!學了這麼久到底有什麼用?我煩惱還是這麼重! [06′01″]

  沒學之前知道煩惱重嗎?可能是不知道。那麼知道煩惱重了的時候,為什麼會認為是學了這麼久沒用,煩惱還是這麼重呢?也可能是自己的觀察力變明晰了,看到越來越多的煩惱。就像陽光照進了一個屋子,我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塵埃;這個屋子如果是在地下、沒有燈的話,灰塵一寸厚也看不到,也不知道是什麼。 [06′29″]

  再一個,比如說聽聞很多年教典,算一算自己每聞一座法,它所產生對自己的利益。尤其是沒有虛度光陰這樣的二十年喔!到這個時間就來聽法,我們會累積親近正法、親近善知識多少殊妙的善業?這樣算一算是不是內心會比較歡喜! [06′52″]

  我特別特別地發現,師父會在我們遭遇的很多很多看起來沒什麼歡喜心、沒什麼收穫的事上,幫我們總結出特別特別多亮麗的,讓我們身心振奮的那些點。這些點為什麼師父能夠看到,我們看不到呢?可能這就是我們必須跟師父學習的原因。 [07′17″]

  還有比如說「觀功念恩」,觀功念恩就是對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一個視角。有一些人認為:如果常常觀功念恩的話,會不會是非都混淆了?No!不會的!因為觀功念恩會讓我們減少對他人的怨恨,或者不想見別人,這些封閉的、負面的心思。一旦我們看看別人在我們生命中的付出,我們就會生出很多的感恩心;一旦有很多感恩心之後,我們就會感受到幸福,感受到這個團體的溫暖、家人的溫暖、朋友的溫暖。這就是善知識給我們提供的,在林林總總的事相中,我們可能需要保持的一個觀察的角度。 [08′00″]

  還有我特別強調做「善行點滴」,報告善行。有些人就提出觀點,說:「欸,我要是把我的善行講出來的話,是不是就沒有積到陰德?」還有的人說:「萬一我把善行講出來,我驕傲了怎麼辦?」秘密的善行是可以做的,但是你把你的善行講出來,不是為了炫耀,而是為了供養佛菩薩、供養大眾,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不是為了名利心。那麼傲慢是如何產生的?傲慢是覺得自己比他人強。如果我做了善行點滴就認為我比所有的人強,那確實是傲慢。如果我自己做了那個善行,又聽到班裡的很多人都有這麼多善行,生起了對周圍人的恭敬,這樣的話,這個團隊就會在一種感動和禮敬的過程中,講述自己的善行點滴。那為什麼自己能做這樣的善行?源於善知識的教誨、源於佛陀的教誨,而且源於同行善友彼此的影響。這樣的話我做的善行歸功於誰?就歸功於善知識和同行善友,好像自己是越來越小的,那麼怎麼可能會產生傲慢呢? [09′12″]

  這些其實都是在學《廣論》的過程中,師父慢慢地幫我們養成的一個習慣。也就是一定要得到師父的攝受、師父的引領,我們這樣在修學的過程中才能少走彎路、多集資糧,尤其是用一種振奮、樂觀的精神,在一切境界中都能夠看到希望、看到光明,也就是看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一旦有辦法之後我們就設法去改變,而不是在經過的事上,總結消沉、灰暗、無助。因為我們的心是有作用的,一旦我們朝向著能夠積聚資糧,能夠有所作為,能夠運用佛法、運用教理來觀察內心的煩惱,來對治內心的煩惱,我們就不會對痛苦感到無能為力。我們是可以對治它的!因為痛苦是有原因的,把痛苦的原因去掉,痛苦的果就不存在了。 [10′07″]

  一旦長久地這樣在師父的教誨中反覆地練習的話,我們就會慢慢地養成習慣,當苦現起的時候我們就會去觀察:苦是什麼?因是什麼?我還有什麼可以解決的?就不會糊里糊塗地沉在苦受的感覺裡,甚至泡了很久,越泡越深、非理作意越來越多還不知道出離,還給自己痛苦找很多理由,讓自己陷入越來越深。我們就會覺照:生命的這種狀態實際上是苦的,而且是越來越苦的,這樣方式是不對的。我們就會想起師父教我們的理路、想起:喔!在我們的生命裡,有那麼溫馨、親切、和藹的善知識,他在《廣論》裡,處處教我們如何觀照自心、如何對付煩惱;我們的生命不是孤立無援的,我們有佛菩薩、善知識的攝受! [11′02″]

  如果有善知識的攝受,那麼在我們遭遇的任何境界中,比如說病苦,比如說我們的親人得了不治之症,還有經歷各種各樣的愛別離等等,在遭遇到這些事的時候,我們就不至於被這種事情粉碎。我們會想著從這種事情的打擊力上快點站起來,為什麼?因為師父說只要我們不放棄,他會陪我們走完最後一程。這條路不是孤寂的、不是獨行的,是有師父陪伴我們的! [11′38″]

 

● 延伸閱讀:複習第一輪師父本段開示

 


 

◎ 回饋服務

隨喜您安排了一段難得的聞法時光,歡喜地踏入了學習的寶山,採擷師父要給我們的解脫妙藥!

再次從頭聽聞師父講《廣論》,細細研討,您也獲益良多嗎?

這一輪除了師父的舊版《廣論》開示以外, 真如老師還會視因緣,予以引導。歡迎您一起「寫信給老師」,回饋您今天學習的感想,供養老師。

 

 

◎ 線上讀經   

◎ 福智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