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萬人一心憶師恩——居士篇

在家居士每天為生活和家庭忙碌,如果想要修行,相對比出家人來得不容易。為了幫助廣大的居士早日具備條件,日常老和尚開辦研討班、法會、營隊,讓弟子認識《廣論》、實踐《廣論》。

在這個過程中,老和尚總是把握機會觀機逗教,讓師弟相遇的每一個時空都變成心靈提升的大課堂。2016憶師恩法會前夕,讓我們一起透過居士弟子分享的小故事,體會老和尚藉事練心的智慧,體會「佛事門中一法不遺」的妙味!

1.林常如執行長──朝令夕改,不可以!
2.陳耀輝學長——辦校原則,病中不改的堅持
3.李永晃幕僚長——學空性?學道次第?
4.胡克勤執行長——鳥兒的提醒
5.賴錫源學長——真正的和合

 

1.林常如執行長──朝令夕改,不可以!

我最佩服師父的地方,就是師父做事的精準。雖然師父說,他是常敗將軍,但是我覺得,他好像永遠不會犯錯,每次對境都能做出最正確的抉擇。

師父很了解我。2000年,我第一次參加教師營,師父帶我們做前行。師父說:「始駕者,車在馬前。」當時我還拿這句話怪大會的幹部,可是過了好多年我才了解,這正是針對我的毛病,因為我體會不到初學者的難處,沒有耐心。

我發現自己沒有什麼長處,但是喜歡出點子,自認為這是為了弘法利生,但是能夠付諸實現的點子很少,這裡面其實有問題,但自己看不到。

2003年,我們在大仁科技大學辦教師營,我當總護持。有一次我在主持大組會議時,師父來指導。那時候大家都非常興奮,所以專門挑問題來報告,要總護持裁示。有人提到一個問題:「今天已經是營隊第二天了,學員起床的時間跟義工起床時間不一樣,希望能夠改過來,把時間統一。」我當下立刻決定:「馬上改過來!」但師父靜靜地說了一句話:「朝令夕改,不可以!」這就好像「轟」地一聲讓我深深被震撼,那一天腦袋裡面都是這句話。我遇到困難不能夠堅持,會出點子,美其名是轉彎。

從開頭起伏很大,到慢慢一步一步調整自己,從有勇無謀,到加入更多的思惟觀察,跟同行互動溝通......雖然進步很慢,但是我常常跟師父說:「師父,我在努力!謝謝師父!」

2.陳耀輝學長——辦校原則,病中不改的堅持

一般來講,生病的人心力特別弱。有一次師父生病,人很不舒服。我們去見師父,師父知道我們無事不入三寶殿,我問師父:「師父啊,我們能不能不要一開學就要『住校』?現在這個時代,只有兩種人:一個是到美國去留學,那也沒辦法,這麼遠;那另外一個就是在監獄,抓去判刑、抓去關,那也沒辦法。」

師父聽完我這樣講,眼睛瞪得很大,很嚴肅地講:「陳居士啊,你不要這樣講!如果都是用世間的想法,那我們這個學校也不必辦了。初初你們會覺得不習慣,但是我自己經驗過來的:我小時候在上海崇明島就是這樣子,開學從崇明島到上海,一住就是一個學期,不只學生,連老師都一樣,住一個學期啊!孩子很容易適應的,怕的是家長不習慣而己。

「這並不是一個古老的概念,而是『教育』必須要有一個好環境,給學生應當學的東西。這個過程當中,他非常清淨、專注地學他該學的。現在的環境不是,在學校裡面學習,回去以後看電視,又被外面的社會污染,就像一個毛巾一樣,髒髒的,在水裡面洗洗乾淨,等一下又在臭水溝裡浸一下,又髒了,你洗到什麼時候才能洗乾淨呢?」

突然間,我好像被師父大大地、非常鄭重地加持了。師父在生病當中,竟然非常堅定,而且特別強調:「這就是一個基本原則,我們最重要的根本條件,絕對不能破!這個破了,學校不必辦!」如果像我們現在這樣想:「哎呀,這個也辦不到,那個好像也要顧慮......」那怎麼去培養一個好條件的人呢?不可能。

我想,這也是未來我們能夠堅持師父的理念,在這裡堅持辦學的原因。碰到再大的困難,都會憶起師父當時那種眼神,那一種鏗鏘有力的決斷!

3.李永晃幕僚長——學空性?學道次第?

早年在美國,剛開始接觸《廣論》時候非常嚮往,跟師父又很相應,所以每一次師父到蓮舍的時候,我就會很高興地去做義工。

那時候除了《廣論》之外,我也會看一些書,聽一些開示,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大智度論》。《大智度論》講到很多空性的內涵,一段時間學習下來,我覺得空性的思惟對我的人生、對很多事情的看法,都有很大的改變。

所以,有一次我就跟師父請示空性的問題,跟他說空性有多好、多好......師父笑一笑,沒有做太多的回答。後來又有機會親近師父,又跟師父提到空性有多棒,我們應該怎樣學習空性......師父這一次還是沒有講什麼,只是笑一笑。

後來跟師父接觸比較多一點,就再跟師父提:「我們應該全心全意來學空性!」師父這一次很嚴肅地跟我說:「所有的祖師大德,都是依照著道次第,從前面這樣修上來而得到成就的,通常空性都是放在最後修。你說,這些祖師大德錯了嗎?」一聽之後我就講不出話來了,覺得一定是我的問題。

因為師父這樣的教誡,我把自己所有的想法暫時放下,跟著師父、跟著道次第,一步一步這樣學習上來,學習越久,越能夠體會到師父的用心,非常感謝師父。

4.胡克勤執行長——鳥兒的提醒

以前在鳳山寺放生的時候,都是師父親自主持的。他主持完儀軌後,都會要我們一邊念六字大明咒,一邊繞圈巡視這些放生物。

有一次繞完之後,我就靠在大殿廣場的欄杆休息。師父看到我,很高興地走過來,指指那些鳥說:「胡居士啊,你過去看看牠們在說些什麼?」

我看看那邊,就是一群鳥在嘰嘰喳喳叫啊,心想:「師父是什麼意思呢?」師父看我一臉疑惑,又再講一次:「胡居士,你過去看看啊,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吾非公冶長,豈能懂鳥語?我只好往前走幾步去聽。師父很樂,在旁邊跟我說:「你沒聽到嗎?牠們都在說:胡居士啊,胡居士啊,你要好好努力啊!你要好好努力啊!」

那個時候,說實在我也不太懂師父到底為什麼這麼說,只覺得可能因為我讀《廣論 》不太認真,所以師父要我認真一點。

不忍眾生苦,當速趣菩提

幾年之後,我有因緣參加放生法會,想到當時的這一幕。可能《廣論 》讀得比較多一點了,我想到可能師父在看到這些眾生的時候,會感覺到眾生的希望寄託在我們身上,我們應該要好好努力。因為牠們都在受苦,我們應該早一點努力成就,幫助牠們,所以師父也這樣策勵我。

5.賴錫源學長——真正的和合

早年我進法人的時候,主要就是我跟總幹事。總幹事是學工程的,腦筋特別快,師父也說過,總幹事的頭腦就好像電腦一樣。可是我們的個性截然不同,他對很多事情的看法、想法跟我都不一樣,有時候開會還在師父面前講我(後來才知道他不是刻意針對我的),他的個性也是他的優點,就是「直話直說」。

師父常跟我們講,同行之間要「和合」相處,所以我就忍著,但心裡總是不舒服。後來就去請教師父,提到我有這樣的問題,不知道該怎麼辦。

師父第一句話就告訴我:「你這是為合而和,不是真正的和合。你有什麼建議要直接講,而且更重要的是,要練習觀功念恩。因為心態不對,和合是假和合。」

師父又說:「其實總幹事身上有很多優點,你要去學習,從內心裡改善。」我聽了,真的照著師父的話很認真地去觀察,我發現總幹事的確有很多優點都是我沒有的。譬如他的「依師」就做得非常好,現在我們整個團體裡面,我最欽佩的還是總幹事;還有他的規劃能力、整合能力。所以我想:「對啊,這些優點都是我沒有的,我來到法人,不就是要來學的嗎?」

這樣反覆觀察、思惟以後,有一天開會,總幹事看起來好像又在講我,跟我看法不一樣,以前的我可能心裡又不舒服,可是那天因為前面已經練習過,所以他一講跟我不一樣的話的時候,我就想:「欸,為什麼總幹事能這樣想,我怎麼沒有這樣想呢?」然後很認真去聽他講的。聽完以後發現,他真的告訴我很多我沒有觀察到的地方,所以就越來越了解他,也願意去跟他討論。有一次我跟總幹事閒聊,我說:「總幹事,我覺得你最近變慈悲了!」

謝謝師父,透過這些事情,教我們怎樣跟人相處、跟人學習,很感恩師父。

延伸閱讀:
● 2016 萬人一心憶師恩——僧團篇
● 我是獅子兒——福青校友憶師恩
● 澈見網路電視台——2016 萬人一心憶師恩

 

 

在家居士每天為生活和家庭忙碌,如果想要修行,相對比出家人來得不容易。為了幫助廣大的居士早日具備條件,日常老和尚開辦研討班、法會、營隊,讓弟子認識《廣論》、實踐《廣論》。

在這個過程中,老和尚總是把握機會觀機逗教,讓師弟相遇的每一個時空都變成心靈提升的大課堂。2016憶師恩法會前夕,讓我們一起透過居士弟子分享的小故事,體會老和尚藉事練心的智慧,體會「佛事門中一法不遺」的妙味!

1.林常如執行長──朝令夕改,不可以!
2.陳耀輝學長——辦校原則,病中不改的堅持
3.李永晃幕僚長——學空性?學道次第?
4.胡克勤執行長——鳥兒的提醒
5.賴錫源學長——真正的和合

 

1.林常如執行長──朝令夕改,不可以!

我最佩服師父的地方,就是師父做事的精準。雖然師父說,他是常敗將軍,但是我覺得,他好像永遠不會犯錯,每次對境都能做出最正確的抉擇。

師父很了解我。2000年,我第一次參加教師營,師父帶我們做前行。師父說:「始駕者,車在馬前。」當時我還拿這句話怪大會的幹部,可是過了好多年我才了解,這正是針對我的毛病,因為我體會不到初學者的難處,沒有耐心。

我發現自己沒有什麼長處,但是喜歡出點子,自認為這是為了弘法利生,但是能夠付諸實現的點子很少,這裡面其實有問題,但自己看不到。

2003年,我們在大仁科技大學辦教師營,我當總護持。有一次我在主持大組會議時,師父來指導。那時候大家都非常興奮,所以專門挑問題來報告,要總護持裁示。有人提到一個問題:「今天已經是營隊第二天了,學員起床的時間跟義工起床時間不一樣,希望能夠改過來,把時間統一。」我當下立刻決定:「馬上改過來!」但師父靜靜地說了一句話:「朝令夕改,不可以!」這就好像「轟」地一聲讓我深深被震撼,那一天腦袋裡面都是這句話。我遇到困難不能夠堅持,會出點子,美其名是轉彎。

從開頭起伏很大,到慢慢一步一步調整自己,從有勇無謀,到加入更多的思惟觀察,跟同行互動溝通......雖然進步很慢,但是我常常跟師父說:「師父,我在努力!謝謝師父!」

2.陳耀輝學長——辦校原則,病中不改的堅持

一般來講,生病的人心力特別弱。有一次師父生病,人很不舒服。我們去見師父,師父知道我們無事不入三寶殿,我問師父:「師父啊,我們能不能不要一開學就要『住校』?現在這個時代,只有兩種人:一個是到美國去留學,那也沒辦法,這麼遠;那另外一個就是在監獄,抓去判刑、抓去關,那也沒辦法。」

師父聽完我這樣講,眼睛瞪得很大,很嚴肅地講:「陳居士啊,你不要這樣講!如果都是用世間的想法,那我們這個學校也不必辦了。初初你們會覺得不習慣,但是我自己經驗過來的:我小時候在上海崇明島就是這樣子,開學從崇明島到上海,一住就是一個學期,不只學生,連老師都一樣,住一個學期啊!孩子很容易適應的,怕的是家長不習慣而己。

「這並不是一個古老的概念,而是『教育』必須要有一個好環境,給學生應當學的東西。這個過程當中,他非常清淨、專注地學他該學的。現在的環境不是,在學校裡面學習,回去以後看電視,又被外面的社會污染,就像一個毛巾一樣,髒髒的,在水裡面洗洗乾淨,等一下又在臭水溝裡浸一下,又髒了,你洗到什麼時候才能洗乾淨呢?」

突然間,我好像被師父大大地、非常鄭重地加持了。師父在生病當中,竟然非常堅定,而且特別強調:「這就是一個基本原則,我們最重要的根本條件,絕對不能破!這個破了,學校不必辦!」如果像我們現在這樣想:「哎呀,這個也辦不到,那個好像也要顧慮......」那怎麼去培養一個好條件的人呢?不可能。

我想,這也是未來我們能夠堅持師父的理念,在這裡堅持辦學的原因。碰到再大的困難,都會憶起師父當時那種眼神,那一種鏗鏘有力的決斷!

3.李永晃幕僚長——學空性?學道次第?

早年在美國,剛開始接觸《廣論》時候非常嚮往,跟師父又很相應,所以每一次師父到蓮舍的時候,我就會很高興地去做義工。

那時候除了《廣論》之外,我也會看一些書,聽一些開示,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大智度論》。《大智度論》講到很多空性的內涵,一段時間學習下來,我覺得空性的思惟對我的人生、對很多事情的看法,都有很大的改變。

所以,有一次我就跟師父請示空性的問題,跟他說空性有多好、多好......師父笑一笑,沒有做太多的回答。後來又有機會親近師父,又跟師父提到空性有多棒,我們應該怎樣學習空性......師父這一次還是沒有講什麼,只是笑一笑。

後來跟師父接觸比較多一點,就再跟師父提:「我們應該全心全意來學空性!」師父這一次很嚴肅地跟我說:「所有的祖師大德,都是依照著道次第,從前面這樣修上來而得到成就的,通常空性都是放在最後修。你說,這些祖師大德錯了嗎?」一聽之後我就講不出話來了,覺得一定是我的問題。

因為師父這樣的教誡,我把自己所有的想法暫時放下,跟著師父、跟著道次第,一步一步這樣學習上來,學習越久,越能夠體會到師父的用心,非常感謝師父。

4.胡克勤執行長——鳥兒的提醒

以前在鳳山寺放生的時候,都是師父親自主持的。他主持完儀軌後,都會要我們一邊念六字大明咒,一邊繞圈巡視這些放生物。

有一次繞完之後,我就靠在大殿廣場的欄杆休息。師父看到我,很高興地走過來,指指那些鳥說:「胡居士啊,你過去看看牠們在說些什麼?」

我看看那邊,就是一群鳥在嘰嘰喳喳叫啊,心想:「師父是什麼意思呢?」師父看我一臉疑惑,又再講一次:「胡居士,你過去看看啊,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吾非公冶長,豈能懂鳥語?我只好往前走幾步去聽。師父很樂,在旁邊跟我說:「你沒聽到嗎?牠們都在說:胡居士啊,胡居士啊,你要好好努力啊!你要好好努力啊!」

那個時候,說實在我也不太懂師父到底為什麼這麼說,只覺得可能因為我讀《廣論 》不太認真,所以師父要我認真一點。

不忍眾生苦,當速趣菩提

幾年之後,我有因緣參加放生法會,想到當時的這一幕。可能《廣論 》讀得比較多一點了,我想到可能師父在看到這些眾生的時候,會感覺到眾生的希望寄託在我們身上,我們應該要好好努力。因為牠們都在受苦,我們應該早一點努力成就,幫助牠們,所以師父也這樣策勵我。

5.賴錫源學長——真正的和合

早年我進法人的時候,主要就是我跟總幹事。總幹事是學工程的,腦筋特別快,師父也說過,總幹事的頭腦就好像電腦一樣。可是我們的個性截然不同,他對很多事情的看法、想法跟我都不一樣,有時候開會還在師父面前講我(後來才知道他不是刻意針對我的),他的個性也是他的優點,就是「直話直說」。

師父常跟我們講,同行之間要「和合」相處,所以我就忍著,但心裡總是不舒服。後來就去請教師父,提到我有這樣的問題,不知道該怎麼辦。

師父第一句話就告訴我:「你這是為合而和,不是真正的和合。你有什麼建議要直接講,而且更重要的是,要練習觀功念恩。因為心態不對,和合是假和合。」

師父又說:「其實總幹事身上有很多優點,你要去學習,從內心裡改善。」我聽了,真的照著師父的話很認真地去觀察,我發現總幹事的確有很多優點都是我沒有的。譬如他的「依師」就做得非常好,現在我們整個團體裡面,我最欽佩的還是總幹事;還有他的規劃能力、整合能力。所以我想:「對啊,這些優點都是我沒有的,我來到法人,不就是要來學的嗎?」

這樣反覆觀察、思惟以後,有一天開會,總幹事看起來好像又在講我,跟我看法不一樣,以前的我可能心裡又不舒服,可是那天因為前面已經練習過,所以他一講跟我不一樣的話的時候,我就想:「欸,為什麼總幹事能這樣想,我怎麼沒有這樣想呢?」然後很認真去聽他講的。聽完以後發現,他真的告訴我很多我沒有觀察到的地方,所以就越來越了解他,也願意去跟他討論。有一次我跟總幹事閒聊,我說:「總幹事,我覺得你最近變慈悲了!」

謝謝師父,透過這些事情,教我們怎樣跟人相處、跟人學習,很感恩師父。

延伸閱讀:
● 2016 萬人一心憶師恩——僧團篇
● 我是獅子兒——福青校友憶師恩
● 澈見網路電視台——2016 萬人一心憶師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