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日期
2016/05/02
廣論頁/行
P292-L1 ~ P292-LL6
廣論段落
《入行論》云:「一切 …… 非理,如瞋烟蔽空。」
手抄頁/行
P87-LL4 ~ P91-LL7
手抄段落
《入行論》云 :…… 去瞋那個虛空呢?好。
音檔起訖
123B 09:16 ~ 15:20

字體大小: 大+ 小 -

《入行論》云:「一切皆他使,他主自無主,知爾不應瞋,一切如化事。」

《入菩薩行論》上面就告訴我們,這個實際上,一切的前面所說的,都被他所使。就是換句話說,這個他自己作不了主的,是「他主宰」的,你了解了這個道理以後,就不應該去再去發脾氣。一切的事情就像什麼?如幻如化。如幻如化特別指什麼?因緣生法,因緣生法就這個樣。哦,這樣的因緣來,它就變成這樣,一下因緣隨時改,它一下也隨著改。天下的事情無非是如此,你有什麼好瞋的!

又云:「故見怨或親,為作非理時,謂此因緣生,思已當樂住。若由自喜成,皆不願苦故,則一切有情,皆應無有苦。」

所以不管你看見什麼,或者是怨家對頭,乃至於親愛的人,在你面前對你作非理的時候,你了解這個道理,說這個都是因緣所生,像前面所說的。既然如此的話,「啊!我現在了解了,不為他所動。啊,真高興啊!」所以你如理思惟了以後,嘿!不管他怎麼樣,我們卻能夠住在安樂上頭。假定說他這樣的作法,是自己作得了主,而願意歡喜這樣做的話,沒有一個人例外的,他都歡喜要樂,不願意要苦,那麼在這種狀態當中,一切有情皆應該沒有苦。實際上呢,一切有情都在苦當中,所以呀反過來說,他根本就是作不了主,只是因緣所生。而這個因緣當中,是煩惱種子以及順生煩惱的這個境界,使得他產生這樣,這是淺的。如果後面一層一層地觀察,深一層地觀察的話,那完全不一樣。因為這地方觀察的只是什麼?生忍,所以這個最淺的。到後面到這個法忍的時候,乃至於啊,最後觀察這個諦察法,就是深入去觀察的話,是又是一番境界,以後再說。

又云:「若時隨惑轉,自愛尚自殺,爾時於他身,何能不為損。」

哪!當一個人像前面所說,跟隨著煩惱,為煩惱所使的時候啊,自己最顧惜、最疼愛的身體尚且要傷害,何況於別人呢?這個是第一個觀察法。

第二觀是客現及是自性皆不應瞋者。

說,他這樣的作法,這樣的損害,這樣的瞋惱,是外來的呀?還是他本身就是如此的呀?說這個他那個瞋,給你的傷害等等,這個是外來的,還是他自己本身?如果這樣去觀察,不管他是外來的,還是他自己本身,你都不應該瞋,為什麼?請看下面:

損他之過不出二事,謂是否有情之自性,

要傷害別人,或者說他來傷害我,總不出這兩樣:他這個傷害本身是外來讓他這樣做的,或者他自己本身就是如此的。

若是自性瞋不應理,如不應瞋火燒熱性。

如果說這個本身就是如此的話,你不應該去瞋,為什麼?這本身就是如此嘛!就像火,火嘛就是燒的,水嘛就是冷的,你不能對著火你發它那個脾氣,那對火有什麼好發脾氣呀?就是這樣。眼前一切東西,光嘛就是亮的,拿掉了光嘛就是黑的,它本身就是如此,不是外來的。

若是客現亦不應瞋,

說如果不是本性,是外來的因素,「客」是不是主的地位,那也不應該。

如虛空中有烟等現,

如果是外來的,外來你也不必瞋嘛,也不應該瞋。就像什麼?在虛空,虛空本身沒有烟,那麼外來的來了烟障礙了這個虛空。那個時候你對那個虛空,你這個對虛空沒什麼好瞋,這是外來的嘛!

不以烟過而瞋虛空,

它很清楚啊!這既然是外來的,那個虛空本身它自己也是作不了主的,外面烟來,你瞋那個虛空,那一點道理都沒有嘛!

應如是思滅除瞋恚。

啊,美呀!是真妙,真妙啊!

入行論》云:「若於他惱害,是愚夫自性,瞋彼則非理,如瞋燒性火。

如果他來損害,他這個是本性,他來損害,當然這個愚癡的人哪,他的本身就是如此,那本性是如此的話,你沒什麼好瞋的嘛!就像火,火嘛就是燒;水,水嘛就是來漂,就是這樣嘛!你又對它有什麼?平常我們當然嘛,這個沒有什麼好瞋的!

若過是客來,有情性仁賢,若爾瞋非理,如瞋烟蔽空。」

欸!反過來說,它是外來的話,他的本性是好的,好的那你更不應該瞋他嘛!就像那個烟障礙這個虛空一樣,你怎麼可以去瞋那個虛空呢?好。

1
8
15
22
29
 
 

Powered by iCage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