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日期
2017/10/19
廣論頁/行
P555-L4、P374-LL1 ~ P374-LL1
廣論段落
今當略說道之總義, …… 相乘別法,非咒所須,
手抄頁/行
19冊 P265-L6 ~ P268-LL4
手抄段落
那麼再下去呢,……這不很明白嗎?
音檔起訖
152A 19:02 ~ 26:39

字體大小: 大+ 小 -

那麼再下去呢,我們這個簡單地說明了以後,請大家翻到五百五十五,五百五十五。那麼最後呢,我們就說這個道的總體,對,五百五十五頁第四行開始。這個五百五十五頁的前面,就是《廣論》所說的,《廣論》所說的止觀二品,那麼這個我們已經由《略論》上面略為解釋了。所以換句話說,前面我們所要講的那個綱要都講完了,第四行他下面說:

今當略說道之總義,

現在這個地方要大概地說明一下,整個的這個一條菩提道路的這個整個的大意,整個的大意。說到這個這句話的時候啊,我常常有一個很可笑的經驗,從我自己開始,以及我遇見很多同修們同樣的一個問題。是最開始我對密教,啊!實在不了解,非常遺憾,就正如像弘一大師說的。弘一大師說:以前對密教是非常反感,一直等到看了......什麼,一下我記不起來了。看了這個《大日經疏》以後,才了解這個密乘之真正的高明。所以他建議大家說,不要一開始從那個儀軌形相上面去看,你了解了這個真實的內涵也是一樣。那麼對我來說,我倒沒有先看是看密教的儀軌,因為我本來對這種東西就以前很反感。不過反感的原因倒不是,我那個它的儀軌是沒看見,可是密教很多人不善修,那個因為不善修,他們那個錯誤的讓我們看見了,我們看見了錯誤把它誤解成密教,所以對它反感。就好像現在有很多外道,冒著這個佛教徒的名字在那麼亂搞,人家一看哪,你覺得,哎,這個佛教原來這樣地招搖撞騙,你覺得大起反感是一樣。所以它真實來說的話,還是從那個行表上面,而且這個行表也完全看錯了,這樣。

所以當初的時候,我總對它有一個反感,雖然我第一次看本論就歡喜。看了本論歡喜,雖然沒有放開,所以我當時沒有精神貫注在裡邊的原因是這樣:欸,看看是滿歡喜,但是外面一轉,啊!覺得這個想到,這個時候好像那個密教寫的東西,總對它又是把那個淡了三分,常常這種心情。以後我真正深入了本論,體會到了這個本論真正精妙以後,所以尤其是這兩年,我到哪裡都跟人家介紹這本書。不管他是念佛的——因為我了解,不管是念佛、持戒,所以我們眼前從基礎上去的一切問題,根本都在這裡。結果啊,我發現大家跟我一樣,哦,一聽這本書,「誰寫的啊?」「宗喀巴大師。」「喔唷,他是......。」好了!這是密教的,好了,不談囉!就好像只是這樣。

所以現在啊, 我引本論上面一句話, 請你們翻到三百七十四頁, 翻到三百七十四頁,妙極了,這句話!他這個三百七十四頁前面的,講那個定,講那個定。他還特別地說呀,說像我們前面講的這些道理,有的時候你還可以有名相多多少少,雖然啊現在修行的人很少了,這個名字、名相還在。可是現在關於學真正地學定、學慧這兩樣東西,那連它現在這個了解這個名相,這個大經、大論是對我們最佳的指導,這一點事情他都不知道,大家忙著去修,怎麼可能成功呢?所以他很感嘆地說:因為見到了這個,就把他自己的經驗,以及傳承的教授,他從真正的完整的佛的經,菩薩、祖師的論疏上面摘錄出來,告訴我們這個道理。而且他的結論告訴我們:你真正要學這個,還非要從這個一點不錯誤的佛、菩薩、祖師的無垢的經論上面下手。

那麼現在呢,看:他把前面這個引佛菩薩經論的根本的這個教理告訴我們了以後——他倒的的確確是西藏這個圈子裡面,是密教的圈子——可是講的那些東西啊,人家覺得:「欸,你這個講的顯教。」人家不肯學。那現在看這個三百七十四頁最後一行,他前面是講,告訴我們怎麼樣學定、學定,結果很多人覺得:這個東西講的話是顯教嘛!所以他下面這句話:

不應執此是相乘別法,非咒所須,

他很多學密的人,他說:「啊!你這個都是講顯教的東西,我這個學密教的不要這個。」我看了這兩句話,我當時自己就笑起來了,後來也始終碰見這種情況就笑了。那學顯教的人呢,他就說這是密教的,學密教的人,他又說這顯教的。結果呢,因為這個實際上是什麼?是共同的基礎。你要想把大乘教法學圓滿的話,前面一開頭就說得清清楚楚,這個是必須要的,你沒有這個完整的教法,你絕不可能得到完整的結果。儘管到現在這種狀態當中,是,我們客觀的條件呢,不允許我們能夠一步一步圓滿地上去。但是我們已經了解了,這客觀的條件之所以不允許是為什麼?因為我們因地上面這個種子下錯了!假定我們現在因地上面這種子再不改過來的話,請問:你什麼時候才做得成?如果說我們還排斥它的話,你下了這個排斥的種子,將來你長出來的永遠是殘缺的結果,這不很明白嗎?

 

 

線上讀經:   

福智訊息:   

 

Powered by iCage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