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日期
2017/08/16
廣論頁/行
P575-L5 ~ P575-L6
廣論段落
若覺心相稍低劣時,便 …… ,引生定解相續修習。
手抄頁/行
19冊 P145-L9 ~ P153-L4
手抄段落
若覺心相稍低劣時 …… 這個差別在什麼地方。
音檔起訖
148B 26:02 ~ 149A 03:37

字體大小: 大+ 小 -

若覺心相稍低劣時,便應憶念前四觀察,引生定解相續修習。

這個地方很簡單說幾句話,實際上呢,整個的「教下」修無我正見的全部的方法就在這裡。那個時候啊,那個觀的那個心力,是非常深細,但是很有力。假定說那個時候你觀的這個覺照的心相,慢慢、慢慢地低沉的時候,那馬上又把它提起來。怎麼提法呢?就把前面所說的道理去觀察,使得這個觀察的這個確定相,了無疑惑地提起來,繼續地去修習。在這個上頭啊,所以就用得上,對這個定,如果說你定沒有的話不行。而且說定的時候已經說得很清楚,定有沉、掉二相,掉固然心不能凝聚;沉的話呢,這個觀照的力量稍微地緩一下的話,對不起,這個也沒有用。現在這個地方就很清楚了,它一定是很明細的,越來越明、越來越細,但是呢這個非常清楚,絕對非常清楚!那個時候這個觀力越來越深、越來越深、越來越深。到最後的時候,啊!你如實地就看見了,就是這樣,如實地就看見了。這個就是啊,他們教下告訴我們。

平常「宗下」告訴我們念佛的誰啊?如果要用文字回答,很簡單:念佛的誰呀?我嘛!如果你問我們,我就說:「你嘛,你還用問,這個還用問,大笨蛋一個!」欸,現在不,這不是這個、不在文字、不在意識卜度。因為剛才這種回答意識沒有用,你一定要找它的根由,一天到晚全部精神貫注在這裡,起個疑情:「對呀,這個誰呀?」這祖師的形容真美啊——如欠人萬貫錢財相似。像現在來說,欠人家了幾十億,唉,那個債主一屁股,唉!你簡直不知如何是好,就是那個味道。當那疑情現起來的時候也很美呀!

以前我也曾經試過一趟,有一次東摸西摸,先不相應。那這個善知識真是善知識啊!自己還照著自己的辦法,那個善知識被他呵斥了一頓,哎呀,那死心塌地地弄這個東西。剛開始弄的真是啊,東摸西摸就摸不起來,但是呢......所以你真正修學的時候啊,千萬不要給自己找漏洞。到後來因為信得過這善知識,他覺得這樣做,他要把你切斷掉了;有的時候哄哄你,引導你走上正路;有的時候弄得不對就罵你一頓。欸呀,完了以後,懊惱了幾天,最後想想:好、好,照這個辦法做,最後就照這個辦法做。

欸!那天疑情起來了。啊!就在那地方,那個心裡面,那個「誰啊?」就在那邊,提也提不起,放也放不下,走路也是,吃飯也是,睡覺也是。哎呀!這個心裡面你說難過嘛它又不是個難過,是妙極了真是,但是那個是粗相。所以你看看那個後代禪宗的真正的用功的方法都是這樣。然後呢它越來越細、越來越細、越來越細,等到提起來以後放緩,一直在這個上面,那不能丟掉的哦!吃飯它還是它,睡覺還是它。啊!睡覺的時候睡得清清楚楚,那睡是睡著了,但是那個念頭還在那個地方,這樣。

然後所以這個祖師們說,到後來的話,這個就冷冷的就像一片瓦丟到那個萬丈的那個深井裡面一樣,一點沒有障礙,一直下去是保證你開悟,千真萬確!可是對我來說,可惜我沒做下去;現在呢我反過來,就幸好沒做下去,這個道理慢慢地告訴你們。哦,到後來弄弄弄弄弄以後,因為剛開始弄了,那麼被幾個閒岔就打掉了。打掉了以後,那第二次我又想又要找,又想不去找,所以這個一疑呀,你就停在那個地方。但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你如果能夠這樣做下去的話,這個心念,這是禪宗用的。禪宗用的,事前不告訴你,告訴你了以後啊就不行,所以平常都是不告訴你的。它是一個方法哦,但是絕對不是唯一的方法。

現在這裡先告訴你的,不但要告訴你,你要沒有一點點的懷疑,對這個確定就是這樣。然後呢把這個確定的道理,前面一定經過這個思惟、觀察,然後呢確定不移了,然後那個專注在上面:對呀!對呀!是這樣東西。那麼為什麼有呢?那顯然是你理路上面不清楚,所以顯然這理路之所以不清楚,就是你在無明顛倒當中。所以你再觀:到底是一嗎?一不對!是異嗎?異也不對!然後呢一觀,沒有,是沒有這個東西!嗯,就是,就是這個心越來越專注、越來越專注,實際上那個心情本身卻是一樣的。到那時候最後的話,一下,沒有了。啊!這個相現起來了,那個時候我們通常說大徹大悟。

實際上是不是真的見道?不是哦,真見道還有一段距離哦!所以這個加行位上面,加行位上面,加行位哪幾個?四個位次,你們記得不記得?煖、頂、忍、世第一地。煖、頂那個時候,忍,頂以後的忍——就是頂位,嗯,到那個時候你真的見到了,這樣,然後呢安住在這個上頭。煖是有這麼一點樣子來了,那個時候然後下面是頂,達到頂的時候就可以見到這個。所以這是加行位上的,不是真見道,不是真見道,那時候就見到那個東西了,已經。

這是我們要清楚明白的,如果你真正地教理清楚了以後,是!大徹大悟,就看他宿生所修的。也許他大徹大悟就成了佛了;也許他大徹大悟只是加行位上;也許他大徹大悟那個是地上面的,所謂五十幾個位次當中任何一位;乃至於他的大徹大悟只是小乘的見道,乃至小乘的加行位上,都不一定。所以這個真正判別不在這個上頭,這個道理前面已經講過了,我在這裡不再重複。如果不了解的話,你們問我,我也不回答。你們自己把前面這個好好地找、好好地翻,那個時候你才能真正地把握得住這個差別在什麼地方。

 

 

線上讀經:   

福智訊息:   

 

Powered by iCage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