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日期
2016/09/28
廣論頁/行
P312-LL4 ~ P312-LL3
廣論段落
如是若僅怯弱而住,全 …… 心,則辦諸利如在掌內
手抄頁/行
P96-LL5 ~ P101-L3
手抄段落
如是若僅怯弱 …… 這個不行!
音檔起訖
131B 19:27 ~ 27:38

字體大小: 大+ 小 -

如是若僅怯弱而住,全無所益,反漸怯劣,故應善知諸能修證菩提方便,策舉其心,則辦諸利如在掌內。

所以這樣,結果分析、觀察,如理地抉擇以後,我們就了解了:哎呀,你單單看見那個事情害怕、退怯,那是一點好處都沒有啊!不但沒有好處呀,反而因為你因地上面不斷地增長這個東西,你越弄越差、越弄越差。這個是為什麼我特別說明的,經常說明的:你碰見一點點事情,唉呀,縮在那裡,那一定的,你越縮是越不對,越縮是越不對!哪,我現在還記得一個很有趣的事情,離開現在二十年了,那時候我剛到同淨蘭若。那個時候有一個年輕人,那二十剛出頭——現在年輕出家的已經慢慢多了,那時出家人很少。哎喲!大家看見一個年輕人很好,但是那個仁法師啊,是一直在嘀咕,最討厭他。我以前曾經聽人家說過這個人,後來跑過去一看,欸,曉得了!為什麼原因哪?是未老先衰。天氣稍微涼了一點啊,哎呀!他這個帽子、圍巾就統統弄上來了;然後呢感冒了一點點,拿一個大棉袍;出了個汗哪......這樣。哎呀!那簡直是啊,是這種情況。

仁法師他是做樣樣事情,打起全部精神來做。那時候雖然是我很讚歎,但是我並不太了解,現在慢慢、慢慢到後來是越來越了解。我還......這個地方跟你們說一個笑話,這個雖然是個笑話,這是個事實喔!那個他老人家用那個毛巾,用那個毛巾,總歸用不到幾個、一段時候,我也不能清楚。平常我們這個毛巾,往往用得很久才用破,他沒多久都破掉了。它破的時候很妙,這個緯線都斷掉,那個經線在那裡。我那麼想不通,他這個毛巾為什麼這麼容易呀?你就算是來磨這個地上那個,它也不會那麼......何況擦那個面孔軟軟的。後來我曉得了,他原來幹什麼?他洗臉的時候,比如說搓啊,搓完了以後,搓了這個......這麼來,然後絞毛巾的時候,「嘎!」一下,就這樣。結果他那個毛巾不是擦臉擦破的,是這個東西弄壞的,人家常常笑,我剛開始的時候也覺得好笑。然後呢他跑得去開門也是一樣,拿這個鑰匙往這個裡面「嘎!」一下,插進去一定有聲音的,「鏗!」一來。欸,大家都會笑。

當時我一直不懂,現在我一直讚歎,啊!就是說,說明什麼?說明這個因地當中,他做任何事情,他心裡面先有一個堅強的意志。所以他不管做什麼事情,他心裡面先哪,這個所謂心理建設,所以他做什麼事情都咬緊牙關,這麼來!當然天下的事情沒有十全十美,不要說我們普通凡夫;成了佛,他跑到這個世間上來的,還是現出很多缺陷相來,我們一定要注意這個幾個特質。所以我的真正受用就這樣,跑到從那個地方開始。

我一直還記得,我所以能夠跟得住他的一個原因,通常他那個地方的人,去了以後實在待不住,人家也種種批評他,說他太要求。我第一天去,那個時候送我去那個法師說,某人哪,一方面嘛說這個人有什麼優越的條件,然後呢說這個人——我本來在原來這個地方,福嚴精舍住了個好幾年,兩、三年——大家覺得非常好,但是他就身體不大好,又是什麼病、什麼病,唉喲,又是肺病、又是胃病、又是肝病,一大堆病,就這樣。所以承他這個老人家的慈悲,他說,平常我們吃過早點嘛,就要出坡了,忙這個東西。他就說:「你身體不大好嘛,就休息、休息。」「喔!法師啊,你不要當我病人看哪!」我曉得我後面的所以能夠跟著他,就當時一句話,他後來跟我說。這是千真萬確的,然後呢我在那裡做。

現在我們在這裡做了一點小事情,大家覺得,唉呀,委委屈屈。那時候,那個同淨蘭若現在還在那裡嘛,你們可以去看看,新店,就在那個地方,有六百多坪的地。然後那時候我們住的只有三個人,就是這樣,那時候只有三個人。然後呢早晨起來,當然仁法師他的確、的確地是我們哪,他是一個這個尊長,他主要的他自己用功,我們請求他。然後呢從廚房開始,上殿、過堂開始,樣樣都是我們自己做的。早晨起來嘛,然後呢燒飯。我們不是說,哎呀,輪到你燒飯了,上殿不上,哪裡有這樣的事情啊?三個人大家照作,這樣。一大早起來,先把那個電鍋裡的這個米弄好了放在那裡,然後一按按上來,然後呢菜已經切好了,這樣。然後呢就跑得去電鍋一按,跑得去作早殿,作完了早殿以後,馬上把那個菜,就把它鍋子裡鏗鏗鏗。反正你曉得我這個羅漢菜的方式,統統放進去,火一點,鏗鏗鏗燒燒開,好了,二十分鐘。所以我們那個早殿,平常上到五點鐘,算算看大概是還要早一點,然後呢這個早齋是五點半,那時間是寬寬裕裕。

吃過了以後,然後呢大家把廚房弄弄乾淨,然後呢這個、這個淨頭也是我們做,然後呢香燈也是我們做,然後呢環境的環保也是我們做,沒有一個不做的喲!現在我看看,有的時候我們好幾個人做,那個客廳裡面那個灰塵經常在這裡,我們那兒沒有這樣的事情!有的時候仁法師跑出來看,他就摸一摸,他有的時候看見你不對啊,他要來跟你教誡了。我們那個時候都是戰戰兢兢,那個檯子上弄弄得乾乾淨淨。他怎麼去摸啊?他不會摸這個檯子,他一摸,「你弄過了沒有?」「弄過了。」這兒一摸,他給你看一下。你說誰會碰到這個地方去啊?就這個樣。但是我們那時候一點都不覺得苦哦,一點都不覺得苦。

然後剛去的時候,他那個時間也是一樣,比如說打板、按鈴,這我想我都告訴過你們了。那時間的的確確是分秒必爭,那時候也沒有、沒有那個錶,沒有像現在的好。我們大殿上有一個鐘,叮叮噹噹會敲的,然後呢這個大殿後面有一個電鈴,那個電鈴現在還在,我最近去,我真歡喜那個地方。那時候就培養出我這個心志來,要豎起耳朵,有的時候外面大風還聽不見,聽不見他又跑得來:「你這個警覺心一點都沒有,這麼愚癡的、這麼遲鈍,怎麼學佛啊?」就這樣,你豎起了耳朵,前面那個大殿這麼「登!」一下,下面的一秒鐘那個板或者鈴就要按起來——就我們兩個人做啊!

然後呢另外一個,那個法師,那個也是我們這老和尚的徒弟。他下面去買菜,那個騎個腳踏車,每次上來的時候,就怕冬天一定是滿身是汗。現在已經有路,那時候沒有,那個山路啊!哪有像現在我們這麼舒服,騎了個摩托車砰砰砰砰跑得去。就這樣騎個腳踏車,下去的時候還要推,因為這個山路嘛,不是騎的哦,上來的時候也得推,這樣個弄法。所以我只說到這個地方,這個事情大家平常的時候,就是最主要的原因——你並沒有如理地認識,然後呢一直陷在這個我、我的習氣當中,這個不行!

 

 

線上讀經:   

福智訊息:   

 

Powered by iCage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