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日期
2017/07/23
廣論頁/行
P572-L5 ~ P572-LL4
廣論段落
問曰:若二我執俱是生 …… 對治厥為達無我慧也。
手抄頁/行
19冊 P96-LL2 ~ P100-LL1
手抄段落
現在我們進一步說, …… 說明前面這個道理。
音檔起訖
147B 07:00 ~ 13:29

字體大小: 大+ 小 -

現在我們進一步說,

問曰:若二我執俱是生死根本,生死則有異類二種根本,不應道理。

前面告訴我們說,人我執、法我執都是生死的根本,那麼既然生死的根本有兩類的話,那麼它這個根本不是有兩個呀?兩個的話,那怎麼辦呢?那怎麼辦呢?不是錯了嗎?

答曰:二種我執所緣雖異,行相無別,故無過失。

這個兩種我執,一個是人我執,一個法我執,這個所執的對象是不同的,但是呢,「行相無別,故無過失。」現在實際上什麼?就是我啊去看一樣東西,比如說我看這個東西,看這個東西叫作人我執,看這個東西叫作法我執。是沒有錯,我看的東西是兩樣,但是我本身這個行相,就是執的行相本身卻是一個。就是我去看,我用眼睛看,看這個叫作窗子,看這個叫作茶杯,這沒關係啊!然後呢我看別的,看這個又看另外一個東西,那沒關係。他現在真正的,如果說你了解了你所看的這個內容是去掉的,你對這東西不執著;不執著的真正重要的,就是我自己的這個執著的行相拿掉,對不對?這個行相卻是一個,現在我真正目的就是去掉這個行相,所以這沒關係。而生死的根本,就在這我對前面這個實執不認識,產生的這個,所以關於所執的對象,這個對我們現在這個地方所講破除生死,並不影響,所以並沒有過失。

欲斷如是生死根本,須達無我慧。

你要想斷生死的根本,一定要通達什麼啊?無我,原來你所執的這個東西啊沒有,那麼你這個執著就沒有了。所以那是我們執的這個行相,不是所執的對象。那麼你怎麼樣才把執的這個行相拿掉呢?你必須要發現你所執的對象沒有,你才發現:原來啊!以前我執的這個的心裡面錯的。那麼以前這個錯的叫無明,現在對的、正確的認識叫智慧,所以通達無我的這個智慧。

此達無我慧,要與無明我執同一所緣,行相相違,方能斷除。

那麼這一個達無我智慧呀,跟無明我執同一個所緣,這個前面講過了。他所看的對象是一樣,然後呢行相相反,才能夠斷除。這以前講過,這裡再講一次。譬如說現在有一個人,一個人跑得來這樣地推你,推你;那麼現在呢你要擋住他,或者不要讓他推過來。推、不要讓他推過來啊,他推的是推這個,你不讓他推過來話,你要抵擋還要抵擋這個,同樣的,對不對?是一定同樣的東西。他來推是推這個,然後你抵擋,擋那個地方去,這個跟他了不相干哪!

記得不記得以前講的業,能不能對治,比如說你造的這個業,在這個上對治可以,我欠你十塊錢,然後呢我要還你十塊錢,沒債;然後我欠你十塊錢,我還他十塊錢,那沒用!對不起,雖然對你來說抵銷,可是你還是我的債主,他是我的債主,這個沒有問題解決,這第一個。不但所緣同一個,而且行相還要相反,對不對?現在呢他推是這樣推,然後呢你同樣是推的力量,所以他反過來抵抗的力量一定恰恰完全相反,「相違」是相對,正對治他,那個時候把他擋住了,這是確定我們應該認識的。所以,

《四百論》云:「若見境無我,能滅三有種。」

平常我們在這個境上不認識而執著有我,現在同樣在這個境界上面,你了解原來這個東西是沒有,恰恰跟你前面所執的有完全相反。所以一定是啊,前面說的行相相違,而且同一所緣。那個時候啊,欸,我既然沒有了,我就是什麼啊?薩迦耶見,那個東西是三有的根本,那好了!他從根本——種子,去除掉了。

《釋量論》云:「慈與愚無違,故非真除過。」

喏,《釋量論》前面曾經告訴我們,也是同樣的,你要對治,正對治是什麼?現在我們說修慈悲啊、修什麼啊,對不起,這個慈悲這個東西啊,跟那個愚癡無明,並不是兩個正相對的東西,所以不是真正能夠除過失。這個說明什麼啊?現在我們忙得去修行,你修是修了半天,但是呢對不起,你修的東西,它不是正對治。我是欠這個人的債,然後呢我把那個錢去還給別人去,那不行,那個不行!那個問題不能、還沒有解決。

此說慈悲雖是無明之對治品,

因為我們無明往往是瞋恨什麼等等,你有了慈悲,瞋恨是拿掉了,那拿掉是無明所生起的枝末,不是無明的根本,所以無明的根本不是慈悲所能夠正對治的。

然非同一所緣行相相違,故非真能對治。

這個道理。

法稱師云:「若不破彼境,非能破彼執。」

你一定要把這個我執所緣的對象,它所執著的這個東西破除掉才可以。你不能破除了這個,那不行!

此說須以達無我慧,破除無明我執所執之境,而斷我執。故知生死根本無明我執之真對治厥為達無我慧也。

這兩句話就說明前面這個道理。

 

 

線上讀經:   

福智訊息:   

 

Powered by iCage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