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白蘿蔔的滋味


「一旦一個學生發現自己被自己的老師欣賞,發現自己在老師的心中很重要,他就開始自律。

能夠欣賞自己的學生,發現他生命的優點,甚至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些優點,就會讓一個孩子站起來。實際上,與其說是教他,不如說是發現他。」

——真如老師

 

因為家中的變故,我的國中老師開始幫我準備每天的便當。現在,只要我看到滷蘿蔔,溫馨的記憶就會湧上心頭。那一年,老師為我準備的便當,盛裝的不只是飯菜、而是蘊含對一個學生永不放棄的期待......

我出生在一個窮困的家庭,家中有六個兄弟姐妹,父親是公務員,以他微薄薪水要養活一家八口,是非常辛苦的。後來他決定放棄公職,改換跑道去從商,主要目的是想改善家中經濟情況。但事與願違,情況並沒有改善,自此以後,父母親時常在軋三點半的支票,而我們家的孩子讀不讀書,他們實在已經無暇關顧了。

上了國中,由於我在體育方面的表現不錯,被老師網羅去參加田徑隊,由於我能吃苦耐勞,甚得老師疼愛,老師也刻意栽培我。將近兩年的時間我將所有的心力都放在田徑場上,各項表現均十分優異,勇奪多面金牌,不但榮耀自己,也榮耀了家人,更榮耀了學校。

正當我的表現如日中天時,學校突然宣布解散田徑隊,雪上加霜的是,由於我長久以來在田徑隊上的努力,致使學業荒廢。有一天,二年級的導師找我去約談,她對我說:「妳一天到晚參加田徑訓練,出去比賽,課業根本趕不上,妳也都沒讀,我建議妳轉到普通班,這樣一來妳比較不用讀得很辛苦,而且班上的平均也不會因為妳被拉下來。」傻呼呼的我只能猛點頭,就好像從雲端跌下來,十分不安和難過,像是被放棄一樣,什麼都沒有了。

有一段時間,我乾脆去和外面的混混在一起,這些混混幾乎每天抽菸、打架、鬧事,和他們在一起,他們會替我打抱不平,為我罵老師,讓我心情較平衡一點。

升上國三,我順理成章被編入普通班就讀,我的導師姓王,是一位屆齡退休的老師,非常慈祥和藹。開學第一天,我一進教室,他笑容可掬地迎接我,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鄭重地跟全班介紹:「這位同學非常優秀,你們大家要好好跟她相處,一起學習。」聽得我頭都低下去了,因為好不好我自己心裡很清楚。只是那時我內心生起一股非常溫暖的感受——雖然王老師對我不甚了解,但他的接納和認同,像是一雙手,接住從雲端上掉下來的我。

之後,父親幫朋友背書的支票跳票了,承擔不了龐大債務的他因此入獄,家計全由母親扛下,辛苦到連三餐都有問題,常需要跟親朋好友、左鄰右舍借米。一開始是母親去借,借到不好意思就換我去借,就這樣維持了一段時間。

有一天,母親真的撐不住了,她放下身段跑去學校找王老師,向老師述說家中種種變故......那時候,我還因為母親逕自跑去找老師求助覺得很丟臉。不過,老師竟然也因此開始幫我準備便當,我只要在上學前到老師家去拿便當即可。

剛開始,我很不知所措,彆扭到一進老師家,兩隻手都不知往哪兒擺。王老師好像看透我的心事,總是揮揮手說:「趕快去、趕快去學校。」便當的菜色並沒有多大變化,最常出現的便是滷白蘿蔔、滷紅蘿蔔,我就這樣整整吃了將近一年。

紅白蘿蔔的滋味有一次,班上有位同學很囂張地向我挑釁,我便和他打起來。雖然我們兩個很快就被同學拉開,但消息很快就傳入老師的耳朵。我內心一直忐忑不安,猜想可能會被處罰或者責備,但是老師卻沒有動靜。

第二天,到老師家拿便當前,我在樓下走來走去,惴惴不安,不知該不該上去?上去肯定會被訓一頓吧?不上去也不行,如果不上去,老師把便當送到學校去給我,到時全班同學不全都知道了?那我不丟臉死了!最後我鼓起勇氣上樓去,老師早已坐在椅子上等我,他把我叫到旁邊,語重心長而且嚴肅地對我說:「妳現在不讀書,哪時候才要讀書呀?妳喜歡打架,打贏了又怎麼樣呢?妳要不要當個有出息的人,回去好好想一想。」

聽了這一席話,內心受到相當大的震撼,我深深向老師一鞠躬,拿著便當下了樓,邊跑邊哭,一路哭到學校,心裡想:「原來老師對我有期望,原來我還是可以當有出息的人。」之後,我決定下功夫在課業上,時常自我提醒:「我要當有出息的人。」寒冷的夜晚,為了不讓自己打瞌睡,我拿背脊去貼牆壁,讓冰冷的溫度提醒自己:「我不能睡。」讀累了,就幫媽媽做手工,努力的過程遇到痛苦時,我就會想到老師對我有期望、媽媽也很辛苦,我一定要當個有出息的人!

就這樣,後來我也成為了一個老師。王老師教導我的點點滴滴,深深影響我的執教生涯。二十幾年後的今天,只要看到滷的白蘿蔔、紅蘿蔔,吃起來都特別溫馨,那是師愛的味道。

教書第一年,我被分發到花蓮沿海的鄉鎮教書,班上大都是原住民孩子,他們經濟狀況不是挺好。每一次交營養午餐費時,總會有孩子跑來我的面前:「老師,我爸爸說我們家沒有錢可以交。」聽在心裡,好痛好捨不得,以前王老師對我的疼愛頓時湧上心頭,我深信這些孩子的背後也潛藏著不為人知的故事,於是我也為他們準備了一年的便當。那時的薪水是一個月 11,000 元,我把 8,000 元交給父母,剩下 3,000 元由我和學生共同使用,常常月底要靠吃麵包過活,但內心卻有一種篤定的快樂和充實、難以言喻。也許我為孩子付出的,他們不一定馬上反映出感受,但我相信將來他們長大了,關愛的種子會悄悄在內心發芽、成熟,他們也會願意伸出援手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盞心燈,我的老師用他的心燈、點燃了我的心燈。希望每一個在自己崗位上的人,在點燃自己的心燈時,也能點燃周圍的心燈。謝謝您,我永遠的王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