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論》拯救我婚姻

學《廣論》以後,常聽人家說:「人生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在《廣論》裡!」剛開始不懂,也因為忙著賺錢沒有好好學。直到後來被逼上絕路,我終於靜下心來仔細聽日常老和尚的錄音帶,認真照著做一段時間,我才發現《廣論》真的解決了我人生的問題!

年輕時,毅然選擇了一個不受祝福的婚姻。因為先生學歷不好、脾氣不好、工作不穩定,很讓娘家擔心,但我認為只要有愛,就可以改變一切。

《廣論》拯救我婚姻媽媽認為對方不可能給我幸福,當我害喜得非常嚴重時,不忍心女兒吃苦的她,仍不死心地勸我離婚,找一個條件好的人再嫁。先生知道了非常不諒解,於是不准我回娘家,不准我媽看孫子。媽媽每次來找我,都要在巷口先打電話,問先生在不在,可不可以抱孩子出去給她看一下。

工作不穩定的先生一心一意想做生意,利用我的公教資格去銀行貸款、申請支票、辦信用卡來湊本錢,從此我的生活就是不斷兼課、家教、還貸款、還卡債,完全沒有時間思考未來。我很累,但不想就這樣認輸,也不肯承認嫁錯人。相對的,我的姿態越來越高:「這個家沒有我的話,難道能指望你嗎?」想藉「激將法」讓先生站起來,可是他提什麼我都想反對,因為我害怕要扛更多債務,活得更辛苦,於是他在失望中開始喝酒、賭博。

每天追錢還債的日子一過就是十幾年,我終於得了憂鬱症。有一天,我衝動之下把醫師給的藥全部一口吞掉。第二天幸運醒來,先生一句話也沒說,怕再刺激到我,就默默躲著我,開始分居。

問題的答案都在《廣論》裡

在此之前,我已經接觸福智廣論班兩年,但是因為先生不太認同我學佛,所以常常缺課。分居期間,比較認真上《廣論》、當義工,也比較有時間思考「為什麼大家都說,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在《廣論》裡?」反省這十幾年來,我用自己的方法想創造幸福、給人幸福,卻弄到萬念俱灰、死路一條,我多麼想找到更好的方法,為生命找一條出路!

我重新、仔細聆聽日常老和尚到底在錄音帶裡說了什麼、想教我什麼。老和尚一直重複叮嚀我們要觀功念恩、代人著想,要觀察自心、反省自己,要練習傾聽,要用無限生命的長遠角度去看待人事物,希望看到「真相」,因為很多人都活在誤會之中......我思考這些話,想要改善自己。但開始練習時,根本無法找出先生有什麼優點、對我有什麼恩情。於是我改弦易轍,先練習不要馬上看他的缺點,這樣至少可以沉住氣去聽他到底在講什麼、有什麼理由這樣傷害我......

《廣論》拯救我婚姻

練習一段時間之後,果然有了「發現」:他那麼怕我回娘家,是怕我會被媽媽說服,跟他離婚。他不喜歡我學佛,因為他覺得我太單純,怕我被騙。他一直換工作、跑去賭博,因為他想多賺一點錢,讓我不要再那麼辛苦。他去找朋友喝酒,是因為很難面對我這個只會否定他的太太......

我們就像「熟悉的陌生人」,十多年來都用自以為是的方式對待彼此,給對方帶來許多壓力和痛苦。我開始重新看待他,不只看他的行為,還會看他行為背後的動機,試著體諒他要面對的困難。我們想幫助對方的心是對的,錯的是方法,我不也錯怪他十幾年嗎?三個月後,我搬回去了,和平相處了一段時間,但現實的經濟問題還是共同的壓力。

靜下心,用理智思考事情

記得曾經有三個晚上他都清晨才回來,然後又是那種頹廢、不敢面對我的樣子,我想一定又出事了!

「不是說好了要改變嗎?做什麼事都要先商量嗎?又要回到以前嗎?」我的心忿忿不平,但旋即又轉念了:「他改不改變是一回事,我要不要改變呢?如果我還是照以前的方式,是要再死一次嗎?那不是又回到原點,我不是白學《廣論》了?」於是我開始在心中祈求佛菩薩,至少要先平靜下來才能理智思考。我告訴自己:「他一定是遇到什麼困難了,沒有人會故意讓自己不好過。」

我深呼吸好幾次,用勇敢的心和發抖的聲音對他說:「你一定是遇到什麼困難,無論是什麼事你說出來,我們一起解決。」原來他這三天又去賭博,輸掉四十萬!

我吞下原本想罵他的話,再度深呼吸,實踐自己說「要一起解決」的承諾。我說:「只有四十萬,我會想辦法,幾百萬都撐過去了。但是希望你不要再用這種方式解決我們的問題,因為贏來的錢我用得不安心。輸了反而好,至少我們沒有把快樂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上,錢再賺就有了。」

他很意外我能這麼冷靜,我也很意外我可以說出這些話。他認真地找了一個工作,每天全身不是被油漆弄得髒兮兮,就是皮膚被纖維黏得又癢又痛,身上都是甲苯的味道。不過他沒有怨言,一做就好幾年,幫忙還了許多債,這都不是靠投機得來的錢。

正確的見解,人生的明燈

《廣論》拯救我婚姻

這期間我們共同的目標就是:一起把債還掉。他常常會問我累不累,有什麼可以幫忙的?他如果先到家就會煮飯等我回來一起吃,當我很不好意思地謝謝他,他會說:「你辛苦了,煮個飯而已,沒什麼!」

兩年後,兩個孩子陸續到福智中學、高中就讀,他也開始上《廣論》。因為他覺得我的老師(日常老和尚)很不可思議,竟然可以把我教成溫柔體貼,把兩個女兒教得知書達禮。後來,他為了感謝老和尚對我們家的恩惠,決定辭職到福智教育園區工作。他被園區錄取的那天晚上,躺在床上高興地睡不著,說:「我覺得這一切好像在做夢一樣。感謝師父來教我們,如果沒有學《廣論》,現在我們可能已經『家破人亡』了!」

他雖然比我晚學佛好幾年,不過思考理路比我清楚,實踐力也比我強太多。以前都是我在教訓他,現在反而很多地方是我要向他學。我也發現他很聰明,觀察力很好,我覺得很複雜的事,他可以有次第地分析出來。以前,他可以不擇手段想一夕致富,現在是用這種心力來精進學佛......現在看他,不再是厭惡、鄙視、怨恨,而是尊重與感謝。

媽媽非常驚訝他能待在物質生活單純的教育園區,改掉過去不好的習慣。現在媽媽會跟別人稱讚說,她有個好女婿,她女兒很好命。先生也常提醒我要把握能孝順媽媽的機會,謝謝媽媽生了這麼好的女兒照顧他。

「一燈能除千年暗,一智能滅萬年愚。」在愚痴的黑暗中,跌得再鼻青臉腫也沒有出路。但學習到正確的見解,知道何者應做不應做,就像一盞明燈,照亮了人生。很感謝有師父教我們,挽救了我的婚姻,也為全家人的生命燃亮希望的燈!

《廣論》拯救我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