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廣論 全球廣論

日期
2017/11/10
廣論頁/行
P556-LL4 ~ P557-L1
廣論段落
若凡所作,皆為利益有 …… ,令心堪修一切善品。
手抄頁/行
20冊 P23-LL3 ~ P28-L5
手抄段落
若凡所作,…… 就在這裡。懂嗎?
音檔起訖
153B 08:11 ~ 16:44

字體大小: 大+ 小 -

若凡所作,皆為利益有情之心不猛利者,是則斷絕大乘根本,故當多修願心及因。

那麼再進一步進入大乘,假定你做一切事情,為了利人之心不強的話,那個大乘的根本斷絕掉了。那個時候,欸,進一步說,喔!要這樣。注意喔!這個大菩提心,我們要從兩個地方去著眼:一個為了利人,還有一個呢為了自利。如果的的確確你那個推己及人心裡面展得開,你就從大慈悲那地方著手;如果說你為了自利心切,你也告訴大家:真正要想解決你自己的問題,還非走這個路不可啊!否則的話呢,你雖然覺得討了巧了,結果吃了大虧!這個前面是講得很詳細,這個我們必定要了解的,所以這個真正的佛法的重心,卻在這個上頭。那麼因為有了這個啊,然後進下面一步的話,就受學願心、行心。

若受佛子所有律儀,學習諸行而覺執相繫縛猛利,當以理智,破執相心一切所緣,而於如空如幻空性,淨修其心。

能夠這樣。因為發了這個大乘心,然後呢修願心、行心,可是你真的去做的時候覺得:哎呀,這個做起來呀,願是倒是滿好的,做起來是這麼個困難法!那個時候,你呀就要以空正見破掉它,然後呢修如幻如化的空緣起,「淨修其心」。但是你要修這個東西的話,一定要善巧方便哪!

若於善緣心不安住為散亂奴,則當正修安住一趣,是諸先覺已宣說者。

你雖然要想這樣,可是你心散亂不行,所以呀一天到晚被那個散亂所控制,像它的奴隸一樣,所以那個時候你才學定,學定的目的是為了完成上面的。那是前面過去所有已經覺悟的聖者,從佛、菩薩、祖師都這麼說的。

以彼為例,其未說者亦當了知。

那照這個,沒有說的我們也應該也了解。

總之,莫令偏於一分,令心堪修一切善品。

最後的結論:不要偏,不要偏。換句話說,眼前我們這裡,因地當中要把握得住,因地當中要把握得住,一定要下究竟圓滿之種,這樣。這個是最重要、最重要的一點!平常我們說,現在大乘的中心是在大菩提心,那麼這個修了大菩提心,要想滿這個願的話,那麼一定要,那個時候才學空正見。那麼有人說:「我得到了空正見以後,然後發大菩提心不是一樣嗎?」嗯,結果是一樣的,這一條路是遠路!為什麼?這個地方也簡單地說明一下。

這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因為我們做任何事情最重要的是什麼啊?欲。記住啊!欲。壞事沒有好欲、貪欲做不成,好事沒有善法欲做不成。那麼這個欲的推動的力量,在哪裡呀?以我們現在來說,最後不管是哪一個,推動的力量就是這個「我」,我這個東西就是推動我們的力量。一切無非是為了我才去忙——我要好,我要去苦,這樣。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會從世間而走到佛法,因為要找我的問題解決,找遍了世間找不到,只有佛法當中。所以呀在這個選擇當中,找到了真正唯一的皈依之處,不是世間任何一個什麼人,而是大師,就是佛。欸,結果這個從這個上面還是為了我。那麼因為找到了大師,所以聽信大師的指導才歸到說:啊!原來要修學法,而法的中心在這個上頭。

那麼到那個時候你覺得:是啊!真正的問題解決的話,原來是這個自我執,所以你忙得去破那個自我執。到那個時候發現:原來我這個東西沒有它的自性。當那個我的自性破掉了以後的話——「我」是個推動的力量——同樣地那個推動的力量是沒有了,對不對?推動的力量是沒有的話,那麼好了,自然嘛你覺得問題解決了!儘管到那個時候還有這麼大的好處,對不起,推動的力量沒有了。所以你看哪,那個聲聞乘的聖者,儘管這個《大般若經》是......幫忙佛轉《大般若經》的卻是舍利弗尊者啊,然後須菩提尊者,很多聲聞的聖者。但是呢他聽完了以後,講是講,聽完了是聽,然後呢聽完了、講完了,他還坐在那裡不動。一直等到法華會上,他也自己懊悔:平常啊我也聽、也講,但是我心裡面就沒有一點好樂心。為什麼?那個推動的力量沒有了嘛!

所以你要曉得,為什麼這次第一定要這樣安立的!所以當你前面這樣一步一步上來,引發了這個厭離這個苦以後啊,不待這個苦的堅固,真正有了正確的認識以後,馬上把那個苦進一步就轉過來,幹什麼?緣一切眾生,發大菩提心。你說這個發了大菩提心好像不怕苦了。不是呀!發那個大菩提心,一定要是大慈悲為根本,大悲的行相是什麼?哎呀,看見這個眾生都苦。假定你沒有苦的體驗,你能看得出人家苦來嗎?當然看不出來!你對那個世間啊貪著得不得了,你勸人家不要,人家就說:「喔,我不要,送給你去享受啊!」那不是顛倒嗎?所以一定自己看到了苦,然後呢如果你......然後呢就再用到別人身上。

假定你不這樣,看見自己苦深到很堅固了以後啊,那時候一天到晚自己苦得受不了,你只忙求解決,這個習性養成功了就很難改過來;一旦你見了道,那絕對沒辦法,這佛經上說得清清楚楚。我沒有證,可是我信得過佛講的,這是絕對!這是佛說得很清楚、很明白。所以你不能等待那個苦啊,緣苦厭離很堅固,要生起了以後馬上把那個心轉過來。

其實這個習性啊,我們現在每一個人都是這樣,儘管你講你的,可是呢每一個人都以他的見解、以他的習性在做事情,對不對?我們現在這種習性還是虛妄的、很淺的都扭不過來,何況你見到了聖道以後,這個力量是淨信心。所以凡是見道的聖者,到那個時候佛就告訴他:「某人哪,我以前說的錯了。」「管你!以前說的錯了,我就信得過這個!」所以這個叫淨信,叫不壞信,他自己親身驗證了以後,任何人動他不了。

所以我們看禪宗的祖師也是一樣,當他一旦真正地見到了那個東西以後,他就是這樣。所以記得這個馬祖的這個弟子這個公案吧?哦!他以前告訴他「即心即佛」,他現在說「非心非佛」。他的弟子聽見了:「這個老傢伙,一天到晚騙人,我管他什麼非心非佛,我就是我的即心即佛!」欸,他還有個弟子覺得:欸,這一個人怎麼,別的人對老師這麼恭敬......。他就把那個話拿回去,他老師聽見說:「梅子熟也!對了、對了!對了!」喏,就是真正徹自親見了以後,誰都動搖不了他。你們懂得這個道理才曉得,你真正一旦到了那個時候啊,沒辦法,佛也奈何不了你的真正原因就在這裡。懂嗎?

 

 

線上讀經:   

福智訊息:   

 

Powered by iCagen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