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走過,所以美麗

記得 2000 年參加福智教師生命成長營時,我曾聽到日常老和尚講過一句話:「大部份的人都是糊里糊塗地來,但千萬不要糊裡糊塗地走!」我覺得大部份的人在沒有學習之前,都是迷迷糊糊地來、忙忙碌碌地活、不明不白地走。唯有透過學習,才能轉變成「清清楚楚地來,充充實實地活,快快樂樂地走!」

我在大學擔任教職,每年都有寒暑假可以運用。沒學《廣論》前追求豐裕的物質生活,經常出國旅遊,算一算花掉不少錢。後來在福智學習,投入義工,自己就在不知不覺中一點一點改變了!自己生命能夠有所轉變,非常感念恩師日常老和尚。

享受簡樸的快樂

有一次,褲子和襪子破了。以前不要說破掉,只要有一點褪色我就會換掉。可是那一天,我用老花又散光的瞇瞇眼穿線縫補,女兒問我:「爸,你在幹什麼?」這一幕是她沒看過的,大概很新鮮吧!

這一句話提醒了我:「對啊,我怎麼變成現在這樣?」腦海裡隨即現起師父的身影,他以瘦弱的身軀帶領我們弟子重新認識生命的意義、調整生活的方式。原來不必要的花費是消耗福報、浪費資源,簡樸的生活不但很環保,還可使內心享受寧靜的喜悅......想著想著,內心就非常感恩、非常歡喜。

全家刷油漆又是一例。以前我是不可能自己動手的,反正花錢請人做就好。現在我會邀兒子、女兒一起幫家裡刷油漆,我爬梯子刷最高的地方,兒子刷中間,女兒刷最低處。雖然刷得不是很均勻,但是三個人都很高興,孩子每次看到牆壁的時候,就會想起他們曾跟老爸一起努力過。

教育,以信心為基石

因為走過,所以美麗

大學有評鑑制度,老師們的壓力其實很大。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立的研究室,教課時間也不一樣,如果沒有開會的話,一個月不會碰到一次,所以也可能是孤獨的。還好,因為師父,我有一群好伙伴,大家每個月都會去雲林福智教育園區一起向法師學習,彼此交流教學經驗,也討論怎樣以融入式教學把「生命教育」加到自己的專業領域。

這對我並不容易,所以真的很需要同行切磋。早期我想把生命教育融入教學,但是經驗不足,沒有觀察到學生的意願跟實際需要。結果學生就在學期末的教學評鑑上寫:「我們來這裡是學專業知識與技能,不是來認識生命、提升心靈的。」當我看到這個的時候,不是挫折,而是覺得疑惑:「生命教育是很好的內涵,我怎麼不會教?問題出在哪裡?」

感謝如證法師提醒我們:「一定要先建立學生對你的信任感。你的專業讓學生產生信心以後,他才能夠接受你要教他的其他東西。」法師還引《論語》一段話,對我幫助非常大:「君子信而後勞其民,未信則以為厲己也;信而後諫,未信則以為謗己也。」當學生對你沒有信心的時候,你是沒有辦法引導他的,他會以為你在勞役他;當你勸誡他、教他,他以為你在責備他。

教學相長,美麗的傳遞

透過法師的引導,我慢慢身體力行,也把自己體會到的內容跟同學分享,他們也一個一個試著實踐起來。最近幾年我開始覺得教書非常愉快,每天都很期待去學校,每次跟同學互動,我都覺得不是我在教他們,而是他們幫助我體會日常老和尚教我的佛法。

有一個學生在學期末走進我的研究室,說:「老師,我要報告一件事。」我以為他要說作業可能會遲交,結果他說:「老師,我已經把菸戒掉了!」我聽了好高興,立刻站起來跟他握手,稱讚他:「很難得!這很不容易,這一步很不容易,但是很莊嚴。」他說,他覺得上了我的課,自己也要努力實踐看看,所以就把多年的菸癮戒掉了。

另一個研究生本身是現職高中老師,他媽媽也在國小服務。每天媽媽都會趕回家煮晚飯,他卻沒有辦法體會媽媽的愛心。後來,我教「觀功念恩」,要他們去記錄家人對自己的恩惠,不管是太太、孩子、媽媽、爸爸都可以,然後他們就回去觀察,沒想到這個學生後來就改變了。

他每次回家,車子要倒車入庫,那個門是舊式的,要有人先打開,車才能夠進去。他以前都覺得:「媽媽動作怎麼這麼慢?又不是不知道我回來的時間。」他上課的時候就分享說,他開始看到媽媽的愛心,媽媽工作的地點比他還要遠,要比他早回家煮晚餐,還要幫他開門......他以前都沒有體會到媽媽對他的恩。

學生的實踐力,也給我自己許多啟發。我的母親 80 歲了,她知道我以前很喜歡吃匏瓜燉排骨湯,所以有一天就煮好等我。可是我的飲食習慣已經由葷轉素,所以一看到排骨就叫:「媽媽,你這樣煮我怎麼吃得下口?」

結果洗完澡出來準備吃飯,竟然發現湯裡都沒有骨頭了。我當場吃不下,覺得自己 50 歲,還能夠吃得到媽媽煮的飯!如果沒有師父教,沒有學生陪我成長,媽媽浩瀚的養育之恩我都看不到,頓時心中非常慚愧和感動。

如證法師曾經講過:「如果別人會因為你所說的而改變,那你自己一定老早就改變了。學生能夠走到什麼程度,要看老師有何程度。」當時我不太懂這些話的內涵,可是經過這樣一點一滴的學習跟實踐以後,才發現「教育」其實是老師在傳遞自己生命實踐的歷程,教育是心與心的傳遞,美就美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