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剽竊師父的功德

故事提供 / 紐約 陳念慈

今(2017)年 2 月的最後一天,媽媽在長途電話上告訴我,她到醫院去做了例行的檢查,醫生跟她說要做進一步的斷層掃描,因為發現她肺部的 X 光照片有許多白點腫瘤。

隔了大概一周,媽媽又告訴我,醫生說她是癌症末期,還剩一個月的生命!媽媽說她不想治療,所有同行送給她的醫藥費,親戚來看她給她的紅包,她寧願通通拿來供養師父的志業。

不要剽竊師父的功德

然後她就天天在家繼續供燈、誦《大般若經》、拜三十五佛懺,天天上線和我一起讀全廣,固定去上她就要圓滿的備覽班等等。我因為年初就把假用光了,掙扎到 3 月 20 日左右才開口跟老闆請假,回到家已經是 3 月的最後一天。

進到家門是清晨 6 點鐘,媽媽在等我。向媽媽報告了一下近況,包括紐約的某同學隨喜她,某同學問候她,某同學讚歎她,某同學佩服她等等。他們與我們天天一起共學全廣,所以媽媽都認識。還有我的母班同學們也和媽媽很熟,都在替她迴向。

媽媽聽我說完,很嚴肅地看著我問:「那你怎麼回答他們?」我很認真地看著她的臉:「我跟他們道謝,謝謝他們關心你。」媽媽那時已經很虛弱,可是她居然瞪大了眼睛,以一種極為嚴肅的神情慎重地看著我,一字一字地說:「你應該要說,都是師—父—的—功—德!」

我要深深禮敬媽媽,在她生命最後的時刻,依然在教導我一個無限生命中最重要的概念:人,要念恩,要記得師長的恩,永遠永遠不要剽竊師長的功德,而這就是皈依最核心的內涵!

 

 

故事提供 / 紐約 陳念慈

今(2017)年 2 月的最後一天,媽媽在長途電話上告訴我,她到醫院去做了例行的檢查,醫生跟她說要做進一步的斷層掃描,因為發現她肺部的 X 光照片有許多白點腫瘤。

隔了大概一周,媽媽又告訴我,醫生說她是癌症末期,還剩一個月的生命!媽媽說她不想治療,所有同行送給她的醫藥費,親戚來看她給她的紅包,她寧願通通拿來供養師父的志業。

然後她就天天在家繼續供燈、誦《大般若經》、拜三十五佛懺,天天上線和我一起讀全廣,固定去上她就要圓滿的備覽班等等。我因為年初就把假用光了,掙扎到 3 月 20 日左右才開口跟老闆請假,回到家已經是 3 月的最後一天。

進到家門是清晨 6 點鐘,媽媽在等我。向媽媽報告了一下近況,包括紐約的某同學隨喜她,某同學問候她,某同學讚歎她,某同學佩服她等等。他們與我們天天一起共學全廣,所以媽媽都認識。還有我的母班同學們也和媽媽很熟,都在替她迴向。

媽媽聽我說完,很嚴肅地看著我問:「那你怎麼回答他們?」我很認真地看著她的臉:「我跟他們道謝,謝謝他們關心你。」媽媽那時已經很虛弱,可是她居然瞪大了眼睛,以一種極為嚴肅的神情慎重地看著我,一字一字地說:「你應該要說,都是師—父—的—功—德!」

不要剽竊師父的功德

我要深深禮敬媽媽,在她生命最後的時刻,依然在教導我一個無限生命中最重要的概念:人,要念恩,要記得師長的恩,永遠永遠不要剽竊師長的功德,而這就是皈依最核心的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