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康莊大道

賴錫源學長

我覺得日常師父關心我們,勝過我們自己關心自己,誠如法師說的:「我們關心的只有我們這一生,可是師父關心的卻是我們生生世世,無限的生命。」師父用淨智事業引導我們研討《廣論》,以建立人生崇高的目標;從文教、慈心事業,引導我們去集聚資糧、歷事練心。在這個末法時代,人心墮落的潮流中,師父帶領我們走一條逆著潮流的艱辛之道。

師父帶著我們走一條逆著潮流的康莊大道師父的遠見,我們當時看不清楚。就以剛開始跟著師父做慈心事業為例,他看到如果土地再持續使用農藥化肥,未來將會有三條死路:因為常用農藥,我們會被毒死;因為農地常用化肥,漸漸會酸化,土地長不出東西,我們會餓死;人類為了爭奪糧食而戰爭,最後會戰死。但是師父有遠見,認為我們不應困在這裡,於是為我們找出一條路,所以師父開拓慈心事業的宗旨,就是恢復人類身體的健康、恢復大地的健康、恢復十善社會的健康。

​剛開始師父帶領我們做很多事業,我們都覺得不可能,就好像開始從事慈心事業時,我告訴每一位農友種菜不用農藥,他們都跟我說三個字:「不可能!」專家也跟我說:「不可能!」可是師父說:「這是應該要做的,沒人做,我們應該做。」剛開始困難重重,但是我覺得,這一路都是師父在陪伴著我們。蟲多了,師父會請法師送大悲水灑在田中;菜多了,師父會請僧團護持。經歷種種困難,幾年後,花蓮有個稻米產銷班,從只有一塊有機田地,周圍被用農藥、化肥的田地包圍著,到現在已將近有一百多甲的有機稻田,中間大概只有一、二塊是用農藥、化肥,最後也經說服全部作有機。從不可能到可能,我們稱它為「反包圍」。 

慈心事業開始時,師父為了擴大我的眼界,也為了讓我知道他的理想,帶我到美國看看有機事業的發展。有次師父帶我到南加一個很大的超級市場,我看了以後很歡喜,在走出超商時,我說:「師父,我想我們台灣應該也可以做得到!」師父很高興的點點頭說:「是的,只要我們同心同願,一定做得到!」的確,在大家的努力之下,我們也在有機事業走出了一條路。 

我深深覺得師父是在帶著我們走一條逆著潮流的方向,走一條人家認為不可能的道路,但是經過師父對理念的堅持,以及一群同行善友的努力之下,師父帶領我們走出了一條增上生的康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