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母親回師長身邊

台北 徐啟章

父母住在苗栗,某次機緣得知苗栗教室有長青班,現起想帶父母親近師長的念頭,但也僅止於想想而已。直到有一次去苗栗里仁買東西,順口詢問長青班的上課時間、地點及班長電話,有位師姐對我說:「師父要我們孝順父母,最好的方式就是帶他們到師長的身邊。」這句話加速我的行動力,決定每月從台北回苗栗陪母親上長青班!

陪母親上課時,我也會認真聽,以便在回程路上和母親討論分享。一段時日後,這個班的護持師兄問我要不要一起來護持?我心想,既然人都來了,有護持義工資糧賺,那更好。於是開始隨分隨力護持,只要派給我的工作,做就對了。

在承擔的過程中才了解,站在台上講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面對的老人家,他們世間的經驗、歷練、年紀等,樣樣都比自己資深,講說者要如何把師父的法傳遞到他們身心呢?唯有自己真實體會師父、上師想要饒益我的心,然後再傳達出去,去關心師父、上師要關心的這些老人家。

帶母親回師長身邊母親上長青班一段時間以後,很多想法、行為都改變了。每次上課前,母親會先準備好上課用品等我,並準備點心供養師長、同行。上完課護持義工整理教室時,母親會主動拿起掃把幫忙掃地,一同莊嚴道場。回家會誦經、背書,與父親鬥嘴也減少了‧‧‧‧‧‧

打從有記憶起,家裡一直有養雞,上長青班後,她就提議等這批養完,以後就不養了;以前種菜會用農藥化肥,現在也改了,還會說:「給蟲吃有什麼關係!」早餐也出現較多的蔬食,飲食習慣比以前清淡。雖然還有很多世間的習俗不能免,但是看到母親有改、想改,以及想要跟師父學習的心,非常隨喜。身為兒子的我,看到自己的母親,能在晚年有這樣的成長,除了感恩師長、感恩三寶,夫復何言!

其實我剛開始的如意算盤是,先把母親帶進來,等過一段時間後,就藉口自己忙不能回家,可以請父親開車載母親去上課,這樣兩老也可以一起去上課。但是父親不願意載母親去上課,理由不外乎是坐不住、有事要忙,或者直接說不想去等等。後來反省到,我以前比較聽母親的話,所以現在母親也比較聽我的話。而父親呢?以前是他一言,我就九句頂回去,當然父子的關係也就不會好到哪兒去。現在想起來真是慚愧、懊悔,因果道理分毫不差!

成長過程中,總覺父子緣很薄弱,彼此常鬧得很僵,所以都不太想回家,偶爾才電話聯繫。學《廣論》後知道要報答父母恩,尤其是近四年多來,為了護持母親上長青班,我幾乎每個月都回家,每兩三天就打電話噓寒問暖。我想父親應該有看到我的改變,只是客家人內斂、保守的傳統性格,讓他不輕易表達內心;當然,也是自己還不夠努力、不夠善巧,還必須努力!

福智真如上師多次教誡一定要關愛家人,師父也說,只有把親人安立在解脫位,才是真正的報恩。我會持續邀請父親上長青班,更要學著用柔軟語、觀功念恩對待父親。感恩師長讓我看到自己傲慢的心,越學才越覺得自己實在太渺小,只有繼續努力跟隨師長學習,才能真實接引父親,乃至一切眾生。 

轉載自福智之聲2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