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證和尚
如證和尚

萬善根本從師出(下)

日常老法師告訴我們:「生活在這個時代,每一個人該有的東西都有了!」衣服,一個人可能擁有上百件;鞋子,一個人可能有數十雙;想買一部車子,大概也不成問題。可是在這個物質過度發達的時代裡,如果心靈沒有辦法跟著提升,生命會變得很空虛。老法師說:「在這個時代,我們之所以要做這些,像是成立文教基金會、成立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為的不是取代時代之所長,而是輔助時代之不足。這個時代缺乏心靈的內涵。」老法師的話讓我覺醒:原來心靈的內涵是每個人都需要的。每個人都想要快樂,富有的人、大企業家同樣有一顆心。如果老婆天天跟他吵架,縱使他的社會地位再高,他也不會快樂。我認識的一位大學教授因為孩子不聽話,他每天都不快樂。所以心靈的快樂應該是所有快樂中最值得追求的,心靈的快樂沒有了,縱使有再多的物質,也不能帶給人真正的快樂。體會到這一點,我發現自己找到一直在追尋的生命目標了!這個目標就是:幫助這個社會上的人,看到他們看不到的內涵──如何得到真正的健康;如何讓心靈得到真實、永恆的快樂。 

於是我發了一個願──我要改變這個世界!我要讓世人都得到真正的快樂!我要讓所有人都看清他的生命!我覺得要得到真實的快樂不會太難,跟著日常老法師一路走來,我發現快樂就在我們身上。只要每個人從「我」開始改變起,只要每個人都能認清自我、為人著想、學習去瞭解別人、學習如何向每個人學習,就能得到真正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 

民國八十七年,福智文教基金會開始為大專生舉辦心靈提升的營隊──「大專青年生命成長營」。那年營隊結束後,我們為這些年輕學子開設一些心靈方面的課程,持續了大約兩、三年。有一年,大專營結束的時候,我問文教基金會的一些義工:「每年大專營都有六、七百位同學參加,到最後能夠趣入心靈、想要探索心靈的有多少人呢?」義工回答:「法師啊!這個時代的年輕人,不容易教啊!」我聽了非常驚訝,因為他們告訴我:「人是很難改變的。」我又走訪許多大學教授,請教他們:「現代的年輕人是不是很難改變?」他們幾乎異口同聲回答:「法師,你太天真了,你想要改變大學生,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知道很難,但我覺得一定要嘗試,沒有嘗試,怎麼知道結果呢? 

於是我向日常老法師說:「這件事我能做!我願意做!我願意把這個工作接下來,我希望教育好下一代的年輕人。」老法師說:「很好,你願意做就去試試看!」既然承諾要挑起這個擔子,我就開始實踐。我上臺北找了幾位負責大專生課程的義工,問他們:「這幾年下來,你們做的結果如何?」義工們都鐵灰著一張臉說:「法師啊,這是不可能的事!」他們的回應讓我想起古人的一句話:「哀莫大於心死」。我心想這群大專生怎麼可能教得好呢?因為你還沒教他,就已經放棄他了。我告訴他們:「我是被日常老法師拉在身邊,一下子用水洗,一下子用火燒,這樣教過來的。你要給他們機會,教他們要有方法,你們要想辦法!」接著我說:「我們一起來做,改變這個時代!」 

日常老法師常教我一個觀念:「人是可以改變的,但是要有方法,你要想辦法!」於是我開始想辦法。老法師還說:「登高必自卑,行遠必自邇。」我也開始回想──我是怎麼被改變的。 

剛開始帶大專生時,我就是這樣一邊回想自己走過來的歷程,一邊思考我怎麼做才能幫助這群學生。我的學歷不是很高,腦筋也不是很好,所知也很有限。就像日常老法師說的,這個社會已經擁有的內涵,可以繼續往前走;這個社會所缺乏的,我們可以輔助。我覺得我可以輔助、鼓勵這些年輕人,讓他們的生命能達到頂峰,無論學習、人品、人際關係各方面,都能達到頂峰。我覺得我可以做這件事。我就這樣持續一直做,做到現在大約有六、七年的時間,我感到很滿意,這些新時代的年輕人沒有讓我失望。我覺得日常老法師說的「人是可以改變的」這句話一點都沒錯!「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人可以因學習而改變! 

現在全臺北、中、南的大專生,真正認同這個團體、願意加入這個團體學習的有近千人,各個學校都有。最讓我感動的是住在花蓮、臺東的一些學生,為了學習這些心靈的內涵,每個禮拜從臺東坐火車到高雄,或者從花蓮坐火車到臺北。我問他們:「為什麼願意這樣做?」一位年輕人對我說:「法師,我覺得這些內涵很好,我也想改變這個世界!」真的,我發現人是可以教的。我對許多老師說:「這些大學生是可以教的。」教高中的老師就說:「既然大學生可以教,就表示高中生一定可以教,因為大學生比高中生還難教。」真的是這樣。「人是可以改變的」這一點能夠被證實;「人可以透由改變生命得到真實的快樂」,也是可以被證實的。這個時代進步的地方可以繼續往前走,但是若能在進步的過程中,加入這些生命的內涵,生命會變得更有理想、更有抱負、更有希望!你不會單單為了賺錢而做事,你會為了實現生命理想而做。我們教出來的學生,有一些已經出了社會,有了小小的成就,他們回饋說:「法師,你講的這些生命內涵很重要,對我而言非常重要!」我很高興。我們真的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有志之士,一起為改變這個世界而努力! 

第二階段就是面對許多事業、立定生命目標的階段,我把它定義為「生命省思的階段」。我為自己的生命立定一個目標:希望創造這個世界成為一個大同世界。既然人的生命可以改變,世界也一定可以改變,成為一個大同世界。這是我的理想。我相信只要努力不懈,一定可以做得到!這是我生命的第二階段。 

生命典範 永永皈依

第三階段是我生命經歷很大波折的一個階段,那就是日常老法師圓寂前的那段時間。老法師是在兩年前圓寂的。圓寂以前,他的身體就很不好。老法師創辦的幾個基金會──福智文教基金會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讓許多人看到老法師將臺灣的不可能變為可能,他們覺得老法師真的很特別。我自己則從老法師身上看到,一個人生命的光輝可以一直延續到臨終那一刻的這種生命價值,讓我覺得這條路只要自己願意走下去,我的生命也可以如此光輝、如此莊嚴。老法師圓寂前身體很不好,體重只有三十公斤;許多護士都說,像這樣體重只剩三十公斤的人,通常只能躺在床上,不可能做其他事情。可是老法師的精力,他想要幫助人的那顆心,以及他對眾生的慈悲,直至圓寂前都不曾稍減。這是最令我感動的一件事。 

每日清晨,僧團打板的時間一到,日常老法師立即起床。許多年輕人都做不到這一點,常常會賴床個幾分鐘。有一段時間老法師住在福智教育園區裡。一天清晨,才剛開始打板,老法師坐起身來,發現弟子們都還沒起床,就召集所有人,對他們說:「我想告訴你們,像我現在這樣的身體,對於打板即起這件事,至今我還沒有不及格過!你們年輕人要好好想一想。」我看到一個人的精神,一個人對自己生命的堅持,竟然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步! 

隨著團體規模越來越大,事情越來越多,許多繁瑣的事務都來到老法師面前。然而每次去見他,他永遠露出他的招牌笑容,看到有人在門外,他會說:「來!有什麼事情?請坐。」哪怕晚上睡不著,他也?不會對別人訴苦:「我晚上睡不著覺。」過去我沒有承擔這麼多事情以前,覺得要做到這一點好像不難。等到自己的事情非常多的時候,才發現要做到這一點很不容易。有時晚上睡不著覺,起床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跟許多人說我睡不著,這樣他們就比較不會來煩我,事情可以減少許多。老法師從不曾如此。別人的困難他永遠擔下來,好的東西永遠給別人。他總是對別人說:「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你解決。」「你可以如何如何做。」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對人的那種關心程度,已經遠超過關心自己的生命了。有幾次看到他,想到這世上還有這樣的人,而且就活生生的在我面前,我真的很想哭。 

有幾次我參加完營隊(如企業營、校長營)回到寺院,侍者對我說:「老法師在等你,已經等了半小時了。」我納悶說:「為什麼要等我呢?」我心想老法師為什麼不先休息呢?他的身體那麼虛弱!侍者催促我:「你趕快進去吧。」進到房裡,老法師跟我說:「看到你回來我很歡喜,在營隊有什麼見聞,你儘管說。」我說:「師父,你等了半小時,已經很累了,你還是先休息吧。」他說:「我不用休息,你說。」於是我開始講,講了五分鐘,看他真的很累了,勸他說:「你休息吧。」他仍說:「你繼續說,繼續。」我又說了五分鐘,再勸他:「師父,你還是休息吧!」他依然回答:「你繼續說。」我問他:「師父,你為什麼不休息呢?」老法師說:「我坐在這裡聽,實際上不是因為你,而是為了背後那一群我看不到的人。我想到他們的生命能夠改變、能夠成長,就很歡喜。」 

隔天一大早,老法師又找我進去,對我說:「我知道你還有很多沒講完,你繼續講。」我擔心地問:「你身體行嗎?」他說:「可以,我昨天已經休息過了。」我就開始講,一直講,連續講了四十幾分鐘。一位體重三十公斤的病人,要持續聽四十幾分鐘的話是很不容易的,可是他從頭到尾都聽得很歡喜。我說完步出房外,侍者對我說:「如證法師,你的福報真大!因為師父已經三天沒有跟我們說話了。他因為身體不好,已經躺了三天都沒有辦法說話。」 

佛法中有一個名詞叫「菩薩」。菩薩的精神是喜愛別人勝過他自己、重視別人勝過他自己、對別人生命成長的關注也勝過他自己。我親眼看見一位菩薩,那就是日常老法師!那時我很殷重地發了一個願──我要效學他的生命,我要真實用生命去利益更多的人!我這輩子從未見老法師抱怨過,因為菩薩願意承擔所有人的痛苦;他發願所有的痛苦由他來承擔,所有的好處都給別人! 

日常老法師那招牌的笑容,我至今難忘!直至他圓寂前,每當我走到他房門口,探頭看一看,他就會跟我說:「進來吧!」進去以後,他會說:「請坐。」臉上還是掛著招牌笑容。待我坐下來,他第一句話就問我:「你身體好嗎?你要好好保重身體。」我都還沒開口問候他呢!若我像老法師那樣的年紀,我大概會對別人說:「唉!我昨晚沒睡好,你有沒有看到啊?你還來煩我!」我可能會這樣吧。以前老法師常說:「看人挑擔不吃力。」他將所有的痛苦吞下,將所有快樂都給別人。他不要求任何人給他任何的回饋,就這樣為人付出,直至生命結束那一刻,然後很莊嚴地圓寂了。看到他圓寂前那一幕的莊嚴,我深受感動。當下我發了一個願:我一定要用我的生命效學你的作為!別人做不到、不願意做的事,我來做!我願意學習吞下所有的困難,不再抱怨!我希望具備像你一樣的慈悲與智慧,可以給別人最好的東西!這是我生命的第三階段。老法師圓寂了,那一幕我永生難忘! 

傳繼師道 擔荷重任

日常老法師圓寂後,由我暫管僧團,這是我生命的第四階段。僧團第一代的出家眾,全都是老法師的徒弟,第二代則全部是我的同學。徒弟容易管,同學不好管。老法師圓寂後,我的生命開始進入了「黑暗期」。以前老法師在時穩如泰山,所有問題到他手上,他都擔起來。現在事情交到我手上,所有過失、所有錯誤的決策,「誰指示的?」「就是你!」面對這種情況,你怎麼辦?在這段期間,真正撐著我走過來的,還是日常老法師那份對人的慈悲與包容,那一份再想辦法的決心,那一份永恆的關愛。是這些支撐我走過這一段。 

許多毀謗的聲音、許多負面的聲音都傳到我的耳裡。當你位居金字塔的頂端時,所有的聲音都會回到你身上。幸而過去受過日常老法師調教,有點耐力,不論發生任何事,反正就是想辦法解決。感恩背後有許多師長指導我,幫助我走過這個痛苦的階段;老法師捨自愛他的精神,也幫助我面對這階段所有的困難。我發現要能夠關懷每一個人、有一顆永遠關懷別人的心,說起來很容易,真正去做才知道,能夠做到心不變冷、不抱怨,就已經很不容易了。要做到永遠關懷別人,真的很難。 

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我學到很多。別人向我抱怨的時候,我學習接受。別人對我不諒解時,我學習去諒解對方。面對無法處理的人、事、物,我學習再進一步去想辦法,為別人的生命想辦法。最後,我發現內心深處油然而生一種深深的喜悅。不需要任何人給你讚美,不需要任何人給你肯定,更不需要任何人給你地位,這是一種內心自然生起的喜悅。哪怕你罵我,我還是要給你最好的!哪怕你傷害我,我還是堅持給你最好的!無論你對我如何,我只有一個想法:「我要給你最好的!你的痛苦,我來承擔。」我發現生命是莊嚴的,生命是有意義的!透由內心的努力與成長,我們可以在承擔別人痛苦的過程中,學習並且實踐這些美好的理念,獲得真實的快樂。

我簡單的生命歷程就談到這裡,最後祝福大家:智慧圓滿,善願早成!

本文開示於2012.08.31  

文章轉載自福智青年全球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