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師之旅:賽倉.語王吉祥大師傳略

文 / 釋如悲 圖 / 福智文化提供

文 / 釋如悲 圖 / 福智文化提供

一世賽倉・語王吉祥大師(བསེ་ངག་དབང་བཀྲ་ཤིས,1678~1738)是格魯銀河中相當耀眼的一顆明星,我們不妨靜靜坐在夜風輕拂的草地上向空仰望,試著找出大師閃亮動人的一生行跡。

譯師之旅:賽倉.語王吉祥大師傳略

大師幼年名「小嘛尼巴」,聰明而有悟性。有一天晚上小嘛尼巴和一群牧童圍火取暖,出神地看著夢幻的火在柴裡舞動著。小嘛尼巴疑惑著,那火在哪裡?是燃燒?是熱量?是聲音?柴中原無火,火怎麼冒出來?困惑的他歪著頭不禁用小小的手指指著火問:「那是什麼?」大家異口同聲地說:「是火」。小嘛尼巴心想:「這我也知道,可是到底什麼才是火?」真相之門對於當時的他而言,巨大沈重,兩手推不開,哭天喊地不理睬,只能無奈著蹲坐門前。

隔天一早看著叔父在上馬鞍,看著馬,想著牠為什麼被叫做馬?是看到馬頭、馬腿、馬蹄而取名的嗎?便問叔父八歲小孩都答得上的問題:「這是什麼?」「是馬!」看著叔父不耐煩的臉,只能把下個問題吞進肚子自己想。無數的疑惑好像水壩潰決,橫流的洪水,充斥在生活大大小小的事物上。貌似尋常的背後,彷彿有一股無法抗拒的魔力,要他一層層抽絲剝繭地挖掘出真諦。

小嘛尼巴在噶爾貢.才旦嘉措大師座下剃度,法名「金巴嘉措」十六歲歲時前往拉薩進入哲蚌寺果芒僧院,在東珠嘉措大師門下學習攝類學。自此,他長年來苦苦糾結的疑團,終於有土崩瓦解的機會。求知若渴的海綿,被丟到汪洋裡,心中那種難以言喻的歡呼,由此拉開了十年寒窗的序幕。

十七歲,前往著名的惹對辯論場。「為什麼這裡有座塔?」金巴嘉措遠遠便見一座聳入雲端的大塔,好奇地問。惹對寺的老喇嘛說:「這是當年宗喀巴大師在這學習時,曾在一棵樹下旋繞、背誦、思惟。某一天繞著繞著,樹葉上突然出現了證有證無等攝類學的詞彙,大師於是通達了什麼是證知為常的量。」後人為了紀念,就將樹作為裝藏物蓋了您眼前的這座塔!大家都稱他為「證為常之量塔」。

一心想效學的金巴嘉措深深地頂禮塔後,每天都在辯論課後到塔邊旋繞背誦計數,在一年內將攝類學大中小所有的課文烙印於心。每天不停地旋繞,一直到腳底磨破出血,不以為苦,且樂此不疲。他不僅因為苦學而精通攝類學,逐漸地文殊智慧的雙眼也在心裡越來越清晰!

在回到果芒僧院後,金巴嘉措每天都認真地學習,白天上課、看書、辯經就花去大部分的時間,背書只好在晚上,徹夜地背,一頁一頁地將佛菩薩的智慧請到心裡!寺院廣場中徹夜背書時,恐怕睡著,就不斷敲擊座位下的大石頭,留下的痕跡,現在都看得到!晚上看經時,拿繩子綁在梁上,另一端綁在自己的脖子上,這樣即使太累睡著也會被繩子拉醒!

譯師之旅:賽倉.語王吉祥大師傳略

在如此拼命用功下,金巴嘉措的肉身到了一個極限,有漏的五蘊掀起一股頑強的反抗運動,他不省人事,病倒了!這一回五蘊魔努力地把他拖入垂涎已久的死魔口中。許多人絞盡腦汁,想方設法,可是被死神緊緊咬住的人,怎麼搶得回來!這時有人想到在格佩山上靜修的妙音笑大師,於是趕緊上山替金巴嘉措援求救兵!大家拿著妙音笑大師加持的護身結和淨水,幫他繫上並給他水喝。這時正好昂旺青雷嘉措住錫在拉薩,趕緊賜給他一件法衣,並賜名比丘「昂旺札西」(意譯即「語王吉祥」)。喝下了加持水,死神竟然鬆口,金巴嘉措馬上就有生命跡象,擺脫了死亡的枷鎖!大家在他醒來時都用「昂旺札西」稱呼他,希望叫吉祥的名字能討來吉祥!不久,他就在妙音笑大師座下受比丘戒,無獨有偶,其名也叫昂旺札西!

病後依然以超越常人的用功火候烹調燒煮,在辯論場上漫無天日地探索,以及幾近瘋狂地背書,最後成果出爐,在布達拉宮接受考試,贏得了考官的高度讚揚,全場喝采。可是他仍然不滿足,目光盯上了下一座珠穆朗瑪峰,征服它,超越自我,完成夢想!

昂旺札西二十八歲學完了顯教的經論後,下定決心要獲得密教的全盤奧義,所以請示妙音笑大師,師長歡喜地指示:「現在正是時候,去遍學所有的密典吧!學到極致。」昂旺札西覺得凡夫的心很不穩定,所以在護法智慧速救怙主、閻魔法王面前發誓「從入密院起,到完全證得生圓大疏的密義前,如有一念其他的妄想!兩位護法就取走我的性命吧!」視死如歸、勇士斷腕的決心,才能使他在無窮次與惡魔交鋒的戰場上站穩一席之地。

進了下密院後在第五十任甘丹赤巴法王根敦彭措座下廣學密法,並也在妙音笑大師座前多次聽聞密法四家註。在三十一歲修習五次第時出現了風入中脈的徵兆。同年密院立宗考試,所有的善知識都稱讚他的智慧無與倫比!三十二歲隨妙音笑大師回安多,一路上請問顯密諸多法義,並如法地承事妙音笑大師,完整地得到色舉派的所有教授。至此,十幾年來一塊塊磚頭地踏實堆砌,格魯教法的巍峨城堡,壯觀地矗立在他的心中。

三十三歲隨師建寺,啟建學制,任僧值,在同年秋天,妙音笑大師拿出以前自己在辯論場穿的布披風和帽子,交給昂旺札西說:「你就穿上這些,坐在我的法座上,為大眾授課吧!」於是在八月十一日登上拉卜楞寺的無畏獅子法座,遵從師教每天教書,在六年內開出五大論完整十三個班,全部親自授課。從三十三歲到六十一歲傳道、授業、解惑,毫不言退。近三十年令學者撥雲見日的杏壇生涯,打造出了聖教在安多大放異彩的奇蹟世代。

平常上課背課文時就非常清晰標準,廣開理路,即使在病情不斷加重的狀況下也堅持上課,甚至背課文的聲音比平時上課還清晰標準!他上的攝類學更是令人耳目一新,於是人們將各班筆記做了整理,出版了現在的《賽倉攝類學》,一直傳承至今。只要有心,教法就會在你我之間,乃至千生萬世,不斷接力沸騰,永不冷卻。

賽倉大師充滿傳奇色彩的一生,有鮮花也有荊棘,有平順更有崎嶇,然而大師以超人的意志,及過人的慧力,作出如日月不殞的修行典範,和千秋不朽的佛教事業,可謂光耀寰宇,天人共仰!

來源:《福智之聲》233 期 第 36 ~ 40 頁